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惊鸿舞》惊鸿舞歌词解释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知道的事(2) 惊鸿舞娘受

《惊鸿舞》惊鸿舞歌词解释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知道的事(2) 惊鸿舞娘受

发布时间:2019-10-21 06:06:57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聖鍩 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惊鸿舞》是聖鍩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风中,响誉,书中主要讲述了: 钟离说,他无法理解南宫洛的做法,若他有这样一个他爱且又爱他的女子,一定会终其一生将其呵护妥帖,精心收藏,免她四下流离,无枝可依。

>>>《惊鸿舞》在线阅读<<<

《惊鸿舞免费试读


钟离说,他无法理解南宫洛的做法,若他有这样一个他爱且又爱他的女子,一定会终其一生将其呵护妥帖,精心收藏,免她四下流离,无枝可依。可他没有经历这样一个女子,并不知道仓颉造的字中可以拼凑出一个词叫“身不由己”,不知道有种命运叫“有缘无分”。

钟离虽从未尝得人世情爱,说出的这番话却很讨小姑娘欢心。只可惜他这样一番话几乎将天下男人刨除殆尽,这世间有太多不得已,才造就了如此同是一番豪情壮志的男子,也皆会落得各种颠沛人生。

戏码,本就不都同出一宗。

南宫洛的后续故事要数到五年后,那本不是与我有关的事情,可我是一个追逐戏本的忠实看客,有需要看到故事结尾的强迫症,即使番外层出不穷,也要追到番外的番外至死不休。

再听到南宫洛的动静时我已为秦汐诞下子嗣,初尝为人母之欣喜,不闻外事。又到每日睡前故事的时间,秦汐此次讲的却是姜国一则旧闻,说是旧闻,因得白天秦汐上朝时,钟离就穿着他那身比大红喜袍还要喜庆多许的金丝鸽血袍子飘进正阳宫,届时我正在逗一只西域进贡来的白羽大鹦鹉,钟离抬手制止了一众给他请安的宫人,给自己倒了背清茶,喜形于色对我说:“夙夙,你猜怎么着,南宫洛失踪了,留下信函将位传给南宫宗亲的一位弟弟。新即位的姜王出动了整个姜国的兵将都未曾找到他!”钟离本就觉得情爱之事劳心伤神,不喜接触,接触为数不多的几次中又巧见了南宫洛这样的例子,对之十分咬牙切齿,恨人不死,“你说,他是不是终于良心发现,想不开自杀去了?”

果然......

我将孩儿递给乳娘,拨开一颗葡萄:“不会的。”

“为什么?”

我笑而不语,不为什么,南宫绾月用命留给他两样东西,江山,玉蟾。所以,南宫洛他凭什么死?

秦汐伸出手臂把我往怀里捞了捞:“我就猜得王舅已同你讲过,但王舅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哦?”我来了兴致,从床上一滚,趴起来,用双肘支着床看他,碎发扫过他脸颊。

“南宫洛早先未传位于堂弟的时候已经失踪过一次,君王失踪,王室死守消息不得外传。别人不知道,我却有方法知道。南宫洛他出家了。”

“你先别着急,”见我已经把嘴长得可以塞下拳头,秦汐道,“他虽想要出家,却未能出成,因为接待他的那位僧人以‘红尘未了’的借口将其拒之门外。”

“为什么?多明显的借口啊!”我不得解,难道现在的和尚都爱国?觉得国不可一日无君,所以宁肯随便扯谎欺骗,也不能让国君剃度不理朝政?

秦汐幽幽一笑:“因为那个僧人是姜国先君,姜弘王。”

姜弘王?!南宫绾月刺杀的人?!

秦汐说,南宫绾月当日一把大火烧了姜弘王寝宫,火势之大,待宫人将火扑灭后,只得一具烧得露了白骨的男尸。而真正的姜弘王,早已被南宫绾月安排的人秘密带走。弘王曾表示不介意绾月音容皆毁,想带南宫绾月一起走,并承诺一生一妻,却被南宫绾月一句话拒在千里外:“你我今生缘分浅薄,弘郎优好,叹绾月无福见弘郎于洛先。绾月此生愿不得了,心念巨灰,郎勿劝。盼郎惜后世岁岁朝朝,勿再念。”说罢九节鞭抽下,弘王昏厥,醒来便已是姜宫千里之外。

姜王没有死,不仅没死还叫同样想出家的南宫洛看着了,还让同样想出家的南宫洛没出成,够狠,十分之狠。

得知姜弘王下落的第二日,我就将一直保存的南宫绾月那缕断发飞鸽传了过去,得回来一封言空法师只有一个字的回信——“谢”。

墨汁透纸,用了很大的力。

秦汐同我想法雷同,认为南宫洛此次并非彻底失踪,他只是心中郁结罢了,想明白了,还要回来照看他的孩儿,守住他的江山。

南宫洛的弟弟在位十数年崩,年岁掐得很巧妙,正执玉蟾弱冠之礼,南宫玉蟾水到渠成即新姜王位。

南宫洛这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又活了四十载,先后共纳了十七位妾侍,皆不得临幸,摆在后院当花瓶看,四十年无一所出。据说南宫洛纳这十七位妾侍时皆只说这样一句话:“卿类小月。”

四十年后南宫洛病逝,事情彻底告终。不知南宫洛带着什么样的心情喝下孟婆汤,走过奈何桥,悔恨?解脱?人这一辈子,能坚持下来的事不多,能坚持下来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南宫洛毁了南宫绾月,南宫绾月何尝没有报复得淋漓尽致?一生相残到底谁胜了谁?不重要了,那个为他生,为他死的女子早就转生,他们再不会有缘遇见。

只是南宫洛,你到底是怎样看待她的?你打造的利器?至亲的妹妹?深爱的女人?她那么想知道,穷其一生,明明那么想知道。

姜国之行结束比我料想早了许多,我与钟离并未直接回晋宫,而是顺路拐去曼珠山,起因是我忽然记起老头有一宝物——指魂灯。不知这宝灯能不能指出轮回了百八十次的白上仙的魂魄,我将这事同钟离一提,他也觉得可以一试。如是一念间,我们已经站在曼珠山山脚下。

“你虽还在自己的身体中,可如今你自己的形态已变得和神殿中躺着的那位无二,我探过你气息,虽未复原完整,也已具备上神的大部分神力,你怎却连个瞬间转移的咒术都使不出来?”钟离握着下巴上下打量我。

回到曼珠山,我便将面上的银箔面具收入怀中,面具再精致,终不如什么都不带舒服。

我对钟离的提问表示不知怎么回答,我没有任何上神的记忆,此生又不曾修行,对于如何运用这一身气力不得窍门。

“你这样不行,你现在灵气逼人,我在百里之外都能感觉到你的气味,你若不学会如何封闭自己外泄的神力,日后很危险。”

“你来教我?”我引钟离朝山中走去,一路景色熟悉得有些怀念。

“才不要!太麻烦了,而且就你现在的资质,一百年也不见得都能学会。这世间能唤醒人生前记忆的人不多,我恰巧知道有人能帮你。在你这茫茫数生中,有一段你似乎并不愿提起,这个能帮助你的人正好可以帮你选择性记起,剥离掉不好的回忆。若你恢复了上神的记忆,对你日后也有许多好处。”

我认为可行,自己所剩时候本就不多了,若能恢复神力也许能提高寻魄的工作效率,便托他回到晋宫后为我引荐,钟离满口答应。

走进曼珠山腹地,眼见再拐三个弯儿就到老头住所时,钟离却顿住脚步皱起眉头。

“你怎么了?”我被他茫然的表情蒙的不明所以。

“啧啧”他习惯性咋舌,“你之前同我说,这曼珠山中住着的人是谁?”钟离从未来过曼珠山,我便在之前将曼珠山的情形大体对他讲过一遍。

“是位迂腐到冥顽不灵的老头,年岁不祥,除了须发皆白,长得倒很年轻,姓墨,人都尊称一声墨先生。怎么?是你认识的人?”我以为是钟离故人,故特意将老头详细描述了一番。

钟离在脑海中搜刮了好久道:“我不觉得我认识这么个人,山中可还有其他人?”

“老头儿有很多弟子。”

钟离摇头:“这仙气很熟悉,是为熟悉的人,奇怪,就溜在脑边儿,怎就一时想不起了。”他抓耳挠腮,面色很急切。

他这样一说,我也感觉到曼珠山隐匿这一股巨大的仙气,之前我只是个身体中种植了曼珠沙华的异物,整日在曼珠山中游荡也感觉不出来,如今全身皆是上神神力,就算不会运用,也带给我感受常人所不能感受到的事物的福利。

“不急不急,你若想见此人,等我们见到老头儿,问问他卧虎藏龙的众弟子中藏了谁,又或者是不是有位高人朋友在此不就得了?”

惊鸿舞

惊鸿舞

作者:聖鍩类型:仙侠奇缘状态: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惊鸿舞》是聖鍩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风中,响誉,书中主要讲述了: 钟离说,他无法理解南宫洛的做法,若他有这样一个他爱且又爱他的女子,一定会终其一生将其呵护妥帖,精心收藏,免她四下流离,无枝可依。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