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惊鸿舞》惊鸿舞的意思 第七十四章 他将她丢弃了 惊鸿舞18禁

《惊鸿舞》惊鸿舞的意思 第七十四章 他将她丢弃了 惊鸿舞18禁

发布时间:2019-10-21 06:06:22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聖鍩 状态: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聖鍩原创小说《惊鸿舞》,主角是风中,响誉,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鹅梨帐内,弘王怀抱着南宫绾月:“这宫中传了那么久你的风言风语,竟也不见你气恼,怎就生的这样的好脾气。” “那不过是闲人的一些碎语

>>>《惊鸿舞》在线阅读<<<

《惊鸿舞免费试读


鹅梨帐内,弘王怀抱着南宫绾月:“这宫中传了那么久你的风言风语,竟也不见你气恼,怎就生的这样的好脾气。”

“那不过是闲人的一些碎语罢了,陛下不当真就好,何必与她们计较。”

“你既是孤的人,孤自是相信你的,可流言多了终是对你不好,孤废了后宫,省得那些言语惹你不开心。只是废后和小暖的孩子还小,无人照料,孤将他们送到你宫中来,由你来照看可好?”

黑暗中,南宫绾月睁着无神的眼睛没有丝毫焦距:“弘郎,值得么?”

她词不达意,弘王却听得懂。

“孤觉得值得,就值得。”

绾月一个翻身,骑坐在弘王腰上,轻解罗裳,却被弘王有力地手紧紧握住。他笑着看着这个坐在自己身上的小人儿,手指轻弹了她的脑门儿,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亲了亲眼角道:“不急。”

弘王一只手轻抚上南宫绾月的胸口处说:“绾月,这是心跳。有心跳的人的血都是暖的,孤相信你也是。”

南宫绾月整个人猛地一震,狠狠地咬住嘴,嘴唇都流了血。弘王见状,一只手伸过来用力握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张开嘴。他皱了眉,沉声道:“是谁教你用这种自残的方式表达感情?天给了人七情六欲,教会人释放宣泄,可从未有自残这一条。你曾在南宫府可以有,如今跟了孤,便不能有。”

绾月本还下意识地和弘王的手较着力,听闻却忘了使劲,她迷茫地看了一会儿眼前的男人,忽然伸出双手主动抱了他,小声哽咽起来。无数个夜晚,她被他怀抱入眠,这是第一次她主动去拥抱这个男人。

弘王扶着绾月的背道:“无论你受过什么委屈,孤不会让你再承受分毫,你只要在孤身边被孤保护就可以了。”

绾月哽咽的声音变成了大哭:“你知不知道我讨厌你,你这么自以为是,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感动吗?我就会喜欢你吗?!你做梦!自从被你强要来,我就开始讨厌你,如今......如今比以前还要讨厌你!”

弘王淡淡道:“孤知道。”

“你知道什么?!”她哭着打断他,声音粗暴骄横。

弘王任她又打又挠,忽然笑了:“你讨厌孤是你的事,孤管不着。孤专宠你是孤的事,你也管不着。”

南宫绾月讲到这里,眼中有些湿了,就连声音都带了鼻音,她自嘲地对我笑了笑说:“你看,这世上还是有人对我好的。若不是之后小梅出了事,我也许就不会回南宫府了,也许就真的这样顺从命运了。上天明明给了我重新生活的机会,可见逆天而行,总是没有好下场。”

女人是容易感动的动物,南宫绾月也是。自那日后的南宫绾月开朗了不少,偶尔出来看看莲花,喂喂鹿,再未拿起过九节鞭,也未催促过小梅回南宫府。

可是天不遂人愿,宫中忽然传来消息,南宫老爷病重。

宫中妃嫔不能随便出宫,绾月差小梅先回去看看情况。绾月的原话说的非常斯文,可若我翻译过来,大体是:若是死不了,她就不回去了。

这些年南宫绾月为南宫洛的付出,小梅都看在眼里,却看不到南宫洛的丝毫动容,如今南宫绾月好容易找到了归宿,她自然不愿意看自己小姐再跳进南宫洛的火坑里。所以绾月此话一出,估计但凡南宫老爷还能喘气,小梅就得告诉南宫绾月不用回去了。

小梅南宫府半月有余也不见任何动静,许是府上要处理的事多,所以不好回来,绾月也没太在意。可时间拖了两月不足,她开始心中不安起来,催人过问了无数遍,得到的结果是:小梅在南宫府的楼廊上失足跌下,死了。

问其时间,说是刚刚死的。

一声脆响,绾月手中的杯子跌落在地。弘王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绾月,对眼前人说:“传令下去,不日后,月妃回府省亲。”

南宫绾月在回府的轿中发现一封信,是弘王的手笔,打开后果然是弘王给她留的话。他们每日同床共枕,竟还用了写字条的方式,这样的情趣,若不是小梅的事压在心头,绾月一定会轻笑出声的。

绾月:

孤知道,如若一日你知道小梅不是死于意外,你会迁怒所有人的,孤自私,不想被你怨恨,所以孤让你回去看看。孤知道些本不想告诉你的事,平添你的烦恼,可孤看来,小梅大概也知道了这样的事,想回来告诉你,才‘意外失足’。孤让你回去,只是觉得有些事你早晚都要知道,可是无论你有多难过,孤都会在你身边。望早归。

她握着手中字条,心中半凉半暖喜忧参半,她并不知道南宫府到底有什么样的秘密在瞒着她,只道是不能让小梅含冤而死,处理完小梅的事,她就回到宫中不问世事了。就算是再强势的女人,都想要一个依靠到老的男人,南宫绾月本就想从此安顺于命运了。可命中注定,南宫府永远是她命运的转折点,当她一脚踏进南宫府的大门时,一切就已经改变了。

府上所有人跪拜,迎月妃省亲。绾月一一将人扶起,却在南宫洛这里顿了脚步。她皱眉看了看南宫洛身边这个恭敬的有些发抖的女子,从头饰到服饰。她终于知道小梅为什么会死,弘郎为什么给她留了那样的字条。

她说:“程筱筱,从给你银子葬父,将你带入南宫府,我有哪点对不住你?你就这般处心积虑,我既已离开了南宫府未曾打算再回来,可你连一个小梅都容不下?!”她一手揪起程筱筱的领子,把这个柔弱的女子高高拎起,脚离地,“我哪里对不起你,竟要你如此对待?!”

程筱筱从未料到南宫绾月还会回来,已经吓得脸都白了,如今只觉得脖子被勒得上不来气,求救地大声呜呜。

“你这是干什么?!”南宫洛马上起身,劈手过来,一掌就将绾月打退,将程筱筱护在怀中。

南宫绾月被他这一掌打吐了血,所有人都看傻了,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办,南宫洛也傻了,看着自己的手,似乎也没觉得自己会用那么大的力气。解释道,“筱筱有了身孕,经不起折腾,你有什么脾气冲我发,莫要怪她。”

南宫绾月听罢,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一众“亲人”,最后将目光停留在躲在南宫洛背后的程筱筱身上。程筱筱被她看得直哆嗦,干脆藏在南宫洛身后不出来了。

“南宫洛,我八岁寄身于你们南宫府,承蒙你们恩德养我长大,可我救过你两次,救过你母亲一次,帮你杀人无数,你们家的恩情我早就还干净了!我本可以净身出户,和你们了断得干净,可是现在不行了。”她怨毒地盯着南宫洛身后的程筱筱,戾声道,“那年我救了你,乌鸦反哺,羔羊跪乳,却不料你连畜生都不如!程筱筱,我的情太重了,你欠不起!那些你欠我的,终要还回来的!”

南宫绾月想要要回小梅的尸身,却被告知小梅早就埋了。一日前她才被告知小梅刚刚死去,如今不过三日,尸骨未寒就埋了?还是说小梅到南宫府不就后就死去了,若不是她催问,再过些时日大致要被禀成失踪了罢。

南宫绾月怒极反笑,她将身上一直佩戴的那个南宫府的玉佩摔了个粉碎,她说:“南宫洛,这是我九岁生辰时,你送我的生日礼物,说是南宫府的嫡系子嗣每人一块。可是你错了,我不是你们的子嗣。”她娇声笑起,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歇斯底里,眼中闪着危险的波光,“我有虎狼之心,会反噬的。”

惊鸿舞

惊鸿舞

作者:聖鍩类型:仙侠奇缘状态: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聖鍩原创小说《惊鸿舞》,主角是风中,响誉,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鹅梨帐内,弘王怀抱着南宫绾月:“这宫中传了那么久你的风言风语,竟也不见你气恼,怎就生的这样的好脾气。” “那不过是闲人的一些碎语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