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嚣张女捕悲催王》 第13章 世上只有爹爹好 嚣张女捕悲催王娘受

《嚣张女捕悲催王》 第13章 世上只有爹爹好 嚣张女捕悲催王娘受

发布时间:2021-01-22 00:05:22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咬尾巴猫咪 状态:已完结

《嚣张女捕悲催王》作者:咬尾巴猫咪,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洛依,方南逸,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分不清我是弟弟还是妹妹?呵——你整日一张面瘫欠

>>>《嚣张女捕悲催王》在线阅读<<<

《嚣张女捕悲催王》免费试读


“分不清我是弟弟还是妹妹?呵——你整日一张面瘫欠钱脸,我才分不清你是死人还是活人哩!”洛依涨红着脸,对着肖云边一番揶揄,旋即举起面前的酒坛在众人惊悚的目光下咕咚咕咚得灌了进去。

“喂……小姑NaiNai是怎么了?”大蟾蜍看了看小面瓜:“她可从来都不会对肖捕头大声讲话唉……”

“废话,小姑NaiNai心里难受着呢。”小面瓜在桌子下踢了踢大蟾蜍的膝盖。

酒坛里琼浆四溢,淋湿了洛依胸前的衣衫。她该是气性大了,半透明的束胸在单薄的麻布衣装下若隐若现却浑然不知。贾崖向来拎不清场面,竟冲自己的弟弟贾发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咬了咬耳朵:“你看我说得没错吧,要咱小姑NaiNai衣衫尽湿了才能看出来是平胸。怎么样?你赌输了——”

贾发撇撇嘴,竟从怀里掏出一钱银子递上去。

两人这一来一回,简直是把洛依的猫尾巴往火盆里塞。她气得浑身颤抖,呛啷一声匕首出手,距离贾崖去拿银子的手掌半寸距离,不偏不斜得钉在桌子上!而正对那匕首座位的正是花容失色的秋醉眉。她手一抖,筷子啪啦掉下地。

“洛依!”肖云边皱着眉头站起身来,捉住她眼看着就要招呼到贾崖脸上的手掌。

“贾崖,玩笑不要开得太过分。”肖云边一手按着洛依的肩膀,见她气急几乎发抖失控,虎口间不由得加了几分力道。

“我……我……小姑NaiNai,我嘴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您大人大量,大人大量哈!”贾崖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一身冷汗,看洛依这架势是真想在自个身上戳个把透明窟窿才算数啊。

“洛依,大家喝的高兴说几句玩笑话当不得真,你这是怎么了?”肖云边低下头,晃了晃石雕一般的洛依。

洛依一动不动,脑子里反反复复就是一句话:他怎么不叫我丫头了……

一时间场面上尴尬万分,秋醉眉站起身来赔笑道:“该是我不好,这菜做得咸了酒稳得冷了,醋又洒得多了……倒叫各位兄弟吃得心头里不爽快。”

“醉眉,你去里面拿身干净的衣服给她换换吧。”肖云边把洛依推到秋醉眉的面前。

“恩,我瞅着洛依妹妹的身形比我瘦了些,我前个月做了件衣服略偏小,还没上身呢——”

“不用!”洛依推开肖云边,逃也似得离开了酒席。

“小姑NaiNai!”小面瓜和大蟾蜍面有难色得看着肖云边。

“你们去看看她吧,可能是喝得多了,情绪不佳。”肖云边俯身为秋醉眉捡起筷子。

傍晚的风吹得洛依冷冷的,尤其是淋湿了的胸口,就好像心被掏得空空的。

“小姑NaiNai……”小面瓜冲大蟾蜍一眨眼,笨拙的男孩立刻摘下自己的外套给洛依披上。

“你们回去吧,我想一个人……”洛依咬了咬嘴唇,头也不抬。

“小姑NaiNai,你听我说。”小面瓜咽了咽口水:“肖捕头虽然武功好,脑子快,破案抓人都是一等一的。可是在这种事上,我觉得倒还不如我林满看得透彻。他是糊涂了,放着你这么好的姑娘家都不知道珍惜。我看那个秋什么的哪点也比不上我们小姑NaiNai——”

“小面瓜……你别说了。”洛依攥着手心,汗水涔涔,她迎着夜风将外套披得紧紧的。

“丫头?”听着院子里的门响,洛青柳急急跑出来:“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没跟肖捕头多聊一会?”

“我累了……”洛依垂着头往里屋走。除了一身难掩的酒气,她那低迷的情绪更是难以逃过父亲的眼睛。

“诶?丫头——还为那双靴子不开心啊?看看,眼睛都肿了。”洛青柳一跑一颠得从院子里的摇椅上拿过来一个黑乎乎的物件:“爹说话最算数了,这不马上就赔你一双,怎么样?爹的手艺不错吧!”

洛依望着手里那双刚具备雏形的靴子,结实的针脚缝得林林密密,扎纳而成的厚底一丝不苟。相比之下,自己做的那玩意只配拿去丢垃圾堆。从小到大浆洗缝补都是洛青柳为她做的,本不该大惊小怪的她今天却一反心性常态。她瞪着圆圆的杏眼,喃喃苦笑说:“爹,连你这样娘娘腔的老头子随便一动针线都能做的那么好。我想,我这样的女人,是没有人会喜欢的吧……”

“死丫头!”洛青柳在她的天灵盖上弹了一下:“爹可以这样骂你,你自己可不许这么讲!”

“本来就是么……男人不都喜欢贤淑能干,胸脯又大的女人不是?”洛依看了那靴子一眼,然后狠狠砸在地上大骂道:“真是俗不可耐,连他也不例外!”

“丫头,你等着——”洛青柳一转身又颠颠跑进屋去,不一会端出一个丑陋的稻草人。

“这是什么?”

洛青柳把一张皱皱巴巴的纸往稻草人上一贴:“鞭子拿出来,好好打他一顿出出气!”

那张纸上是个歪歪扭扭的涂鸦,墨迹简单勾勒出一张脸。标志性的飞凤眉,高鼻梁,左眉峰处有一夸张的刀疤。高发髻,紫玉冠。画得粗糙但特点突出,洛依一眼就看出来——画像正是肖云边。

“爹!你这是——”

“怎么,还舍不得?”洛青柳用手绢扇这脸,冲稻草人一努嘴。

“我是说,你怎么知道……知道是他?”洛依一把扯下稻草人脸上的画像。

“我是你爹啊,你想什么我如何会不知道?这稻草人我很早就扎好了,姓肖那小子配不上你,早看出来我的宝贝丫头早晚得为他哭一场。于是爹爹我就未雨绸缪了一下子——怎么样,先打他一顿再烧个干净!”

“爹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早知道当初,你也该逼着我好好学学女人家的活计——”洛依把画像揉烂一跺脚踩上去,头也不回得重回房间。

花狐狸难得咪了一声,凑到洛依的脚下。像它这把岁数一天大概要睡上十几个时辰,洛依已经好久没跟它有过哪怕眼神上的交流了。

“你不用安慰我了……”洛依抱起花狐狸,任它舔毛的时候弄得自己手背痒痒的。仿佛碰触了泪腺开关的敏感神经,眼泪一滴一滴掉在猫毛上。

嚣张女捕悲催王

嚣张女捕悲催王

作者:咬尾巴猫咪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嚣张女捕悲催王》作者:咬尾巴猫咪,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洛依,方南逸,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分不清我是弟弟还是妹妹?呵——你整日一张面瘫欠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