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国师嗜宠之邪妃难驯》国师有毒嗜宠小狂妃免费阅读 第四章 暗中下手 国师嗜宠之邪妃难驯立场倒换

《国师嗜宠之邪妃难驯》国师有毒嗜宠小狂妃免费阅读 第四章 暗中下手 国师嗜宠之邪妃难驯立场倒换

发布时间:2019-08-24 06:30:09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殇祭zrdlql 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国师嗜宠之邪妃难驯》是殇祭zrdlql所创作的一本架空风格的小说,主角夜夕,纳兰,书中主要讲述了: 奢侈而又不失优雅的阁楼内,夜雪薇姣好的面容上闪过一丝阴冷,夜夕颜,你就等着下地狱。 “夜姑娘,你的交易额决定了我们完成的速度和质

>>>《国师嗜宠之邪妃难驯》在线阅读<<<

《国师嗜宠之邪妃难驯免费试读


奢侈而又不失优雅的阁楼内,夜雪薇姣好的面容上闪过一丝阴冷,夜夕颜,你就等着下地狱。

“夜姑娘,你的交易额决定了我们完成的速度和质量。”略显清冷的声音从屏风内传出。“

五十两白银如何?”夜雪薇问道,“白银?姑娘说笑了,‘暗杀’的价姑娘会不知道?”玄墨的声音带着几分低沉的诱惑。

“五十两黄金,帮我除掉那个贱人。”夜雪薇咬牙道,为了除掉那个贱人,她也是拼了。

“画像。”玄墨懒懒道。夜雪薇将画像递了过去,玄墨将画像打开。

视线落在那张容颜时,手在瞬间僵掉,画像应声落在了地上。阁主?“大人,有什么问题吗?”屏风外的夜雪薇闻声问道。

“无妨。”玄墨淡淡道,但若仔细听,会发现他声音中的一丝颤抖。但夜雪薇完全未注意这些,付了金额,她便转身离开,

却在刹那间,一口鲜血自嘴里喷出,那张妖娆的容颜在瞬间自脑海中闪过,那天,她究竟做了什么?为何丝毫的记忆都没有?

竹林内,雾气还未完全消散,夜安一张小脸冻的通红,“女人,这就是你要教给我的东西吗?”夜安板着一张脸,眸中有淡淡的怒意。

不知道这女人是不是故意的,连续三天,教给他的只有蹲马步!

夜夕颜抬眸懒懒道:“我是你师父,女人两个字是该你叫的吗?”

夜安不满的撇撇嘴道:“身为师父,就不能教给徒弟一些有用的东西吗?笨蛋女人!”

“哦,小屁孩,你想要学什么?”夜夕颜的玉手将花汁倒入了药剂,一双诱人的眸,并未看向夜安。

夜安嘴角抽了抽,自动的过滤掉“小屁孩”三个字,以及夜夕颜不屑的口吻。

思考了那么一两秒钟,夜安认真道:“我要学用毒。”哼!待他学成,一定会制服眼前的女人。

闻言,夜夕颜眸中闪过一丝讶异,但随即释然,眼前的小屁孩倒是挺聪明。“我既收你为徒,你就不可违背我的意思,更不可背叛我。”

夜夕颜低声道。夜安汗颜,他怎么有种被拐入坑的错觉?

殷红色的液体在药皿内荡出一圈涟漪,迷人的香气愈发浓郁,夜夕颜有刹那的失神,愈是美丽的事物,愈夹杂着剧毒。

门被推开,夜雪薇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走了进来,惊醒了正在闭目养神的二姨娘。“怎么回事?”

二姨娘揉了揉眉心,疲惫的问道。夜雪薇将上午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的告诉了二娘。

“什么!你竟然拿了五十两黄金去买夜夕颜的命!若被丞相知道,你…”

“够了,娘,你眼中到底有没有我这个女儿!你关心的竟是你的钱和那个贱人的命,而不是我为什么吐血了?”夜雪薇失望道。

二姨娘顿时语塞,“雪薇,娘只是担心你。”

“娘真正担心的是怕事情败露后,会牵连到你吧?但,事倩是不可能败露的,夜夕颜那个小贱人,必需得死!”夜雪薇一双眸中盛满了阴狠。

二姨娘不由的心中一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这个女儿越来越陌生?也许,她从来都不了解这个女儿。

暗杀内,气氛透出淡淡的诡异。

“副阁主,您确定要亲自去?”暗杀的杀手略有吃惊的看着正在拭剑的玄墨。

暗杀内,气氛透出淡淡的诡异。

“副阁主,您确定要亲自去?”暗杀的杀手略有吃惊的看着正在拭剑的玄墨。

“她在,无论如何我都要去的。”玄墨的眸中浮现出淡淡的悔意,“是我没能看住她。”

一把长剑指向他的脖劲,散发出的寒意,使玄墨微颤。“你终于承认是你的错了。”

榆木浑身散发出和剑一样的寒意,使人望而生怯。

“你们能不能别闹了!”一条白纱卷住了剑柄,雪舞怒视着眼前两个怄气的男子。

“还在为阁主的事吗?两个大男人,遇到问题只会争执,却不知道想办法解决。”

“雪舞,你闭嘴。”榆木冷冷道。

“榆木,你够了,阁主的事,我会负责的。”玄墨的声音中染上了一丝怒意。

“你们根本什么都不懂。”榆木拾起剑转身离开了。“这个榆木……”玄墨头上青筋突起。

“罢了,他对阁主的感情可谓刻骨,反应过大也正常,是我唐突了。”雪舞垂眸淡淡道。

感情若能理智,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痴爱了。

“事情都办好了吗?”夜雪薇看向跪在地上的丫环。“二小姐,都做好了夜夕颜马车上的熏香已经被换过。”

“哼,夜夕颜,从此我们就阴阳两隔了。一路好走,妹妹我就不送了。”

一抹阴冷的笑在夜雪薇脸上浮现。

“小姐,马车已备好。”落衣朝着软榻上的夜夕颜轻声道。

“嗯,你跟着我就好,让蝶衣看好夜安,别让他跟来了。”夜颜夕颜懒声道。

夜安给她,夜安给她的感就是……她养了个孩,额,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但很像啊!

“小姐……”蝶衣在夜夕颜耳边低喃了几句。夜夕颜挑眉,勾起一抹邪魅的笑。

既然某些人人闲不住,那她就好好陪他们玩一下。

马车徐徐前行,几片叶子掉落发出沙沙的声音,马车内熏香的气味越发浓郁。

夜夕颜的眼皮越来越沉重,最后缓缓闭上。一枚暗器悄无声息的穿过车厢。一个人影钻了进去。

待玄墨看清了车内人的容颜时,他的手顿时僵住。虽然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但心却狂跳,根本无法停下。

真的是阁主漠兮。他抱紧了夜夕颜眨眼消失在车厢内。

落衣掀开车帘,空荡荡的车箱,让她有一瞬间的心慌。

但小姐告诉过她,无论发生什么,她都得按原计划行事。她需要相信小姐。

夜夕颜的双眸半眯,抱着她的男子有一张上等的容颜。对她似乎并没有杀意。但为何要劫持她?

难道他不是夜雪薇找来的人?耳边是风刮过的声音,此时她貌似被那个莫名其妙的男子抱在空中飞,轻功吗?

这男人到底要带她去哪?

思索之际,他们已经到了目的地,夜夕颜感觉她被放在软榻之上,然后,玄墨就出去了。

放着她不管?夜夕颜睁开双眸,打量了一下房间,挺奢华的。只是,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白色,难道古代人不都喜欢白色?

“榆木,阁主就在里面。”玄墨对着一脸不相信的榆木道。“你们真麻烦,推开门自己看一下不就行了?”

雪舞略有不解的说道,他们已经在门口僵持了很久。“你不懂,如若不是她,我该怎么办?”榆木的声音有一丝的颤抖。

怀了巨大希望,若这希望碎了,打击不是他所能承受的。“那么我来帮你。”雪舞猛然间推开了门,房间内空空如也,没有半个人影。

“你捉弄我!”榆木生气的揪住了玄墨的衣领。“榆木,你冷静一些,我怎么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玄墨不禁汗颜。

榆木在所有有关阁主的事上,都成为了一根筋的榆木脑袋。

屋顶上,夜夕颜的眸中闪过一丝困惑。她…到底是什么身份?“想知道吗?”一只修长的搭在了她的香肩上。

夜夕颜转头对上了那双银灰色的眸子,一丝恼意从倾城的面容中闪现。“阁下每次都如此轻浮吗了?”

离尘微愣,随即勾唇笑道:“娘子不必吃醋,为夫只会对娘子一人这样。”夜夕颜严重怀疑,眼前人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你是不是特喜欢屋顶?”不然,为什么两次他都出现在屋顶上?

“不是,为夫只是喜欢你。”离尘笑道。妖孽啊!这男人的笑有毒。

夜夕颜抽了抽嘴角,他们才见两次而已,“为夫”说的挺顺畅啊。“以后不要再跟踪我了”夜夕颜冷冷道。

“娘子,这是心有灵犀,而不是跟踪。”离尘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夜夕颜一脸黑线,她可以拒绝和神经病说话吗?

隐藏在暗处的暗影看着自家主人,不禁扶额。

高冷,出尘的国师形象呢?他都有点怀疑眼前人到底是不是国师,哪来的冒牌货,还我家主人。

其实真相,陷入爱的怪圈中的人都成为了傻瓜。

“你知道我的身份?”夜夕颜猛然想起离尘开始说的话。

“当然,你的身份就是本国师天定的娘子。”离尘的表情十分认真,一双丹凤眼里看不出半丝开玩笑的痕迹。

这是夜夕颜第一次从离尘口中听到“本国师”三个字。她可以选择一脚将他踹下去吗?

别告诉她眼前这个神精病就是传说中颜值爆表,武功爆表,高冷出尘的国师离尘。

这丫除了一双银灰色的眸子带着淡淡冷意,精致的容颜、性感的薄唇外也无其他。

一身血色红衣更显他的气质,拿十里红妆孽如骨,红颜如火骨如荼来形容再和适不过。

好吧,她承认,第一次见他时是犯了那么一下下花痴。但这丫除了一副好皮囊外,与国师形象完全不沾边。

高冷出尘这四个字能用在他身上吗?他分明就是个无赖加被驴踢坏了脑子的神经病!

离尘看着夜夕颜倾城的容颜上变

化莫测的表情,越来越觉得她好可爱。

“既然你说我是你天定的娘子,那么你喜欢我吗?”

夜夕颜没来由的一句让离尘愣住,他点了点头“当然喜欢。”

“那爱呢?”夜夕颜追问道。“不爱。”离尘连一分犹豫都没有。

夜夕颜翻了一个白眼,所以啊,她就说这人脑子被驴踢坏了,正常人不都应 该说爱吗?

“娘子喜欢为夫吗?”离尘一张妖孽夜的容颜上满是期待。“不喜欢。”

夜夕颜自动的过滤掉了离尘话语中的暧昧成分,才见过两次的人,她会喜欢吗?

“为什么?”离尘一双丹凤眼里满是受伤。“因为对于我

国师嗜宠之邪妃难驯

国师嗜宠之邪妃难驯

作者:殇祭zrdlql类型:架空状态:连载中

火爆新书《国师嗜宠之邪妃难驯》是殇祭zrdlql所创作的一本架空风格的小说,主角夜夕,纳兰,书中主要讲述了: 奢侈而又不失优雅的阁楼内,夜雪薇姣好的面容上闪过一丝阴冷,夜夕颜,你就等着下地狱。 “夜姑娘,你的交易额决定了我们完成的速度和质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