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商女嫡谋》穿越商女嫡妃 冰山攻 商女嫡谋全文无弹窗阅读

商女嫡谋

古代言情已完结

弱杀之墨新书《商女嫡谋》由弱杀之墨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耿烈,赵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沉然,乐从容垂眸收回思绪,看了眼泡在浴桶里的人,别眼嫌弃的转身对一旁乐钧,吩咐道:“泡足一个时辰,就把他弄去地窖,再来叫我。”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3 12:04:2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弱杀之墨新书《商女嫡谋》由弱杀之墨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耿烈,赵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沉然,乐从容垂眸收回思绪,看了眼泡在浴桶里的人,别眼嫌弃的转身对一旁乐钧,吩咐道:“泡足一个时辰,就把他弄去地窖,再来叫我。”

《商女嫡谋》免费试读

沉然,乐从容垂眸收回思绪,看了眼泡在浴桶里的人,别眼嫌弃的转身对一旁乐钧,吩咐道:“泡足一个时辰,就把他弄去地窖,再来叫我。”

“是。”

醉仙楼,地下密室,耿烈反手被绑着,赵呈负然看着墙上的人,冷然一笑凤眼眯了眯。微然!“你说你家主子,除了能躲在这里外,还能躲到哪里去。”,耿烈被捆着嘴又堵了,没答他!赵呈一笑,“把他带走。”

“是。”,两名血影卫提人一闪便离开了。

赵呈冷眸寒凉,“你躲,我不信就找不到你了。即便是死,我也要见到你的尸体,我把你带回去,给那个老头子看看。。”,他的宝贝儿子,死了。

“去,京城里挨家挨户的找,我就不信找不到他。”,京都四处城门紧闭,关道也都埋伏了他的人,他就不信!这次他还能逃的出京,哼!

这次,他必然是要死在这里的。

“是。”

乐宅,约莫一个时辰后,乐钧、乐栋两个帮着,舒盼穿好了衣服。用木板扛着几个人,把他抬进了地窖。

乐琥看了眼天,已是日上正午了。“太阳这么高。公子,人已经送去地窖了。”

“嗯。”,乐从容沉吟了一声,负手紧紧蹙眉去了地窖。

乐存意站在台阶上负着小手,一脸嫌弃的对着坐在一边,歇气的乐钧、乐栋几个不满道,“你们几个,抬个人都累成这样,一个个还真是不顶用。。”,别嘴间见乐从容走来。

立马小脸便换了笑脸扑了上去,“哥哥,抱我!抱我一下。”

乐从容蹲身无奈的抱起他,“你呀,又在教训人了。”,“嘿嘿!”,乐存意一笑乐从容斜了眼他,“仗自己小就无法无天了。”

“没有,我只是说他们两句!没无法无天。”乐存意善辩道,乐从容抱着他走进地窖,乐存意看了眼床上的人,“哥哥,你说这人是不是惹了什么,风流债才被人家追杀的啊?你看他长的这样招人嫌的模样,一看就是一个花心大萝卜,是不?”

乐从容听了一笑,拧了拧他的小耳朵,“你个小不点,大的就知道什么是风流债了。”,“知道,阿婆说的我长的好看,将来一定会祸害人,欠下一屁股的风流债。”,乐从容无语一笑将他放到一边,“好了,你坐在这!我帮他看看。”

“嗯。”,乐存意点头,乐从容探手为舒盼把了下脉,心里微松了下!还好,这家伙自己用内力抑制了毒性,没让蛊毒蔓延到心,否则这条命是保不住的,“等他醒来,你便让他滚。”

“哦。”

乐存意点头,乐琥拧眉上前看了眼床上的人,“公子,既然是人已经没事了,那我们回书院吧。”

“嗯。”乐从容应声,转身抱起地上乐存意,对一旁合合!交代道:“地窖有些冷了,你给他多加条被子。还有,准备一碗参汤来,等他醒了给他喝,好让喝了有力气滚。”

“是。”,合合应声。

乐存意得逞一笑,死无赖,好看有什么用,哥哥瞧不上你,哼!“哥哥,你放心,我一定让他滚的。”,乐从容一笑,刮了刮他的鼻子,“他伤的有点重,一时半会醒不了,你帮我守着他,别让人给逮了他。”

“嗯。”,乐存意笑着点头,乐从容回眼看了他一下,走出地窖!那家伙昏迷着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可他的仇家也不知道,会不会找到这来。

乐从容微愁拧眉,不管了!从昨晚到现在都没人查来这,想来这厮的仇家也不会找这来,“走吧。”

“是。”

蓦然,乐存意看着乐从容走出小院,问道合合!“合合姐,哥哥走了!那厮若醒了不走,怎么办?”,合合一把抱起他扭了扭鼻子,道:“这个,还用问!公子给的那些毒药,用来干什么的?”

乐存意眼前一亮,毒药!“对哦,我知道怎么做了。”,合合一笑抱着他转身进屋。。

院外,乐从容刚要出门就见,一道黑影从各家房顶闪过,顿然,冷眸寒光微一闪,乐琥驻足不解的刚要问,他怎么了。

乐从容冷面淡然的出声!“阿琥,你去看下孙大人,在不在!我今晚请他喝酒。”,“公子,你不去书院啦。”乐琥问,乐从容冷然一笑,“不去了,昨晚没睡好!今晚在家睡。”

“哦。”,乐琥微狐疑看了眼,走进院的乐从容转身,挠了挠!不解的刚才都说要回去的,怎么一下就变卦了?

乐从容入院后,却并未进屋只是站在廊下,看着不一会乐琥便跑了回来,报道:“公子,孙大人出城办事了,他的管家孙哲说,昨晚城外死了好几百人,孙大人带人去查案!今晚不回来。”

“哦。”乐从容沉吟了一声,垂眸微忖了下!“那就算了,改日再请!他喝酒好了。”,乐琥不解的看着乐从容,他公子怎么了?

这时,几道黑影旁落无人的闪进小院,乐从容拧眉手里握着支银簪把玩,转身佯装没看到那些,忽闪瞬隐的身影,快闪如电的如魅一般的黑衣人。

“我去屋里睡一会!晚饭别来叫我。”

“哦。”乐琥应声看着乐从容进屋挠头,丝毫没察觉周遭有人影攒动,乐从容微挑开窗帘子留意着院里的动静,只见着乐琥挠头不解的转身离开,黑衣人也不伤他自顾寻找了番,闪身离开似是去了隔壁一家。

乐从容冷眉微拧,这些黑衣人都是绝顶的影卫,怎么会在京城四下找人?难道地窖那个无赖杀了皇室什么人,这些影卫是帝宫里派出来杀他的?乐从容拧眉微想了想,摇头!忖然

现在死无赖在他家,不管是谁派人来杀他,自己这个好事者收留了他,都脱不了干系!不是被灭口就是五马分尸。

与其被他们发现惹来麻烦,还不如他去看看这麻烦,到底有多大不行的话!他再想其他办法。

乐从容眉一凛,身一闪跃出了窗!偷偷的跟在黑衣人后面,若是帝宫派来的人,要杀他!她就回去把人丢了,免得做个好人还惹来一身骚。

舒盼静静的躺在床上,还不知道有人正想着,要丢了他!根本就不想救他。

是夜,京都城外,一处密林深谷中,一间不大的竹屋内,耿烈已是奄奄一息,被绑着吊手吊脚的捆在木架上。

赵呈冷然的脸悠悠的,坐在一旁握着茶盏品茗,看了眼他冷冷的一笑,“阿烈,我都给了你那么多次机会了,让给告诉我赵政他躲哪里去了?可你。。”

“我再你最后一次机会,说了我马上就放了你,不然,我也会马上让你去见,你的好兄弟朱皆。。”

朱皆!耿烈嗤然一笑,满身是伤的他扯得嘴角生疼,“三公子,你问我真不知道,我也不明白你。。少主他不是在魏都吗?你来问我做啥!”,话声未完一旁的影卫。

啪!啪!又甩了他两鞭子。抽得他的肌肉都开裂!新伤叠旧伤的,耿烈还是不说脸上鞭痕外翻,血不止的往下落样子极是恐怖。乐从容拧眉,耿烈却是仍咬着牙撑着,咧嘴一笑,“你要找少主,少主真在魏都,你大老远跑来这逼问我,可笑不。”

赵呈冷脸却是不恼了,淡淡的悠然一笑!“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吱吱的虫鸣声,呱呱的蛙叫声,月光无色,劲风急驰一道身影,栖在一旁树上,乐从容拧眉,蓝眸看着竹屋内,耿烈被吊手绑在木架上,看着他的样,那身上被血污的蓝袍!想起,昨晚抓自己的那个蓝袍人,就是他。

他被人捉了若是供出什么,乐从容拧眉采下一片叶子,想飞手杀了耿烈灭口算了,可欲飞出的叶死死不忍松手,这蓝袍人伤成这样都不愿,出卖主子!可见他是一条好汉,算了。

乐从容拧眉既然来了,便是能救就救回去吧,若是不能救再杀了他,也不迟!乐从容收回欲掷出叶的手,拿出一节骨笛借着风林虫鸣声,微微的掩盖着吹了一段奇怪的音律,不一会,就听窸窸窣窣的竟被她招来,一群子吐着长信子的毒蛇。令然!

“去,咬死他们!”

嘶嘶。。嘶嘶

啊!地下黑衣人一惊,“蛇,有蛇!”,几个黑衣人隐在前面树上,闻言急身跃下树团团护住竹屋,几个领头的拿剑砍杀着,砍死了几条响尾蛇。怒道:“怎么会?有这么多蛇。”

赵呈闻言,拧眉急身出屋!见着满地都是奔涌袭来的蛇,“这。。”,又微看了一眼四周群蛇涌聚,“这,是谁在传唤灵蛇?”

无人回答赵呈见着蛇实在太多,令道:“你们赶紧点火烧!杀是杀不完的。”

“是。”,影卫应声,纷纷去掏出火折点火。

赵呈寻眼看了四周一眼,拧眉!自问着,“这是谁,竟是会用失传的唤灵术?”,沉然,火光点燃群蛇不敢在靠近竹楼。

赵呈拧眉这才返身回了屋,却见满屋影卫东倒西歪的,竟是一会功夫全死了,连架上的耿烈也无声的消失了。

只是一会的功夫!赵呈愣然,大怒喝道:“来人。”,影卫闻声,瞬时进屋一见,“这。。”,“快给我追!”,赵呈令然,影卫见势纷纷转身去追。

赵呈恨然,紧紧攥着双拳在屋里找了一圈,是谁?竟能在他眼皮底下劫走人,这,心想着这才多一会的功法,只一转身屋里院外,满满的都是自己的人,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给我出来!”

“耿烈!”到底是谁,谁竟救走了你?赵呈恨然气得咬牙切齿,“赵政,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想不到,你还有如此厉害的帮手。”,是我太小看你了。

赵呈恨恨的返身背手出了门,自己亲自去找了,不管是谁!这次,他不会让他活着回

《商女嫡谋》 免费阅读章节

《商女嫡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