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第二歌》第二个字是然的成语 HE 第二歌直人

第二歌

古代言情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五月酒W原创小说《第二歌》,主角是陆青,何妃,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圣上和陆青刚走,却听对面一位身着蜜合短衫的女子捂嘴一笑,道:“郡主,你这哥哥对你照顾得紧,生怕我们欺负了你。” “何妃妹妹不要乱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2 18:09: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五月酒W原创小说《第二歌》,主角是陆青,何妃,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圣上和陆青刚走,却听对面一位身着蜜合短衫的女子捂嘴一笑,道:“郡主,你这哥哥对你照顾得紧,生怕我们欺负了你。” “何妃妹妹不要乱

《第二歌》免费试读

圣上和陆青刚走,却听对面一位身着蜜合短衫的女子捂嘴一笑,道:“郡主,你这哥哥对你照顾得紧,生怕我们欺负了你。”

“何妃妹妹不要乱说,我们怎会欺负郡主。”另一个着丁香裙的女子看了王皇后一眼,才轻轻开口。照这称呼,她应该是息妃。

何妃看上去约莫十五、六岁,身形玲珑有致,芙蓉般粉嫩的脸上,一双又圆又大的眸子骨碌碌地滚动着,整个人妩媚又俏皮。相比之下,息妃面容瘦削,身段纤细,显得有几分单薄。

我咧了咧嘴角,笑道:“姐姐说笑,陆青哥是怕我礼仪不全,得罪了诸位姐姐。”

何妃柔夷轻抬,捂着嘴儿,媚眼弯弯道:“陆青公子风姿如玉,一向从容不迫。据说,他唯一变了神色,就是妹妹不小心掉进湖里的那次。”

她眼眸转了转,“陆青和妹妹如此要好,真令人羡慕。”

我点头赞同:“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陆青哥待我和亲妹妹无二。”

何妃娇嗔道:“我们姐妹闲聊,又没有外人,妹妹怎地还在装傻……”

“何妃!”上座的王皇后突然出声打断,她面色一沉,犹如结了一层冷霜,不过片刻,气势就与刚才的样子判若两人。

“我和郡主玩笑。”何妃快声辩解。

“宫中非市井之地,如此言辞轻浮,招人笑柄。”皇后眼睑一敛,语气也不同于刚才的婉转低柔,冷冷道:“你学了许久规矩,还是没长进。”

何妃眼中恼意一闪而过,但很快做出恭敬的样子颔首,“皇后娘娘教训的是。”

我在旁暗自叹气,原来这才是后宫之主的真面貌。

.

本以为圣上一走,气氛多少会轻松些,如今看来,还是要小心应付。

王皇后坐正了身姿,目光上下打量着我,幽幽道:“不过是赏赏菊,妹妹这一身打扮,倒比我还要正式了。”

我心中一紧,默默叫苦,原本怕衣着随意被扣个不恭不敬的罪名,才顶着全套圣上所赐、繁琐至极的端庄衣饰,如今反倒有了逾越的嫌疑。

“回皇后娘娘,幸蒙您召见,且歌丝毫不敢怠慢。”我忙低下头解释。

“原来如此。”不置可否的声音淡淡道:“妹妹抬起脸来罢。”

我闻言照做。

她两只玉指捻起盏盖扇了扇,低声道:“圣上在的时候,也不见妹妹如此羞怯。现在都是姐妹,更别生疏了。”

不适的情绪从我心头涌过。

“听闻妹妹喜欢看书。”她语气平平接着说道:“说来羞愧,我虽出身书香门第,这些年来也没读过几本。”

“皇后娘娘为君分忧事务繁多,自然分身无暇,且歌不过是无所事事罢了。”我佯装笑意回道。

“读书,对姑娘家算不上什么正当事。不过,我跟随圣上多年,极少听见他夸赞女子,还当面嘱托我好生照顾……妹妹确有过人之处。”王皇后吃了一口茶,语气意味难辨。

原本还不解她对我的态度为何如此变化,话中也绵里藏针,但听到这儿,又瞟到对面何妃脸上飞快掠过的一丝嘲讽,我竟然在电光火石间,突然开窍——这是妒意。

呵,我心中无奈又好笑。

且不说,我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再不说,一夫多妻,我的现代道德观无法接受;就单单与圣上相处次数的现实状况,我实在觉得,她嫉妒陆青都比嫉妒我有根据。

不过,话说回来,我看过宫斗剧,知道后宫女子的多疑和猜测有多可怕。眼前这位除了有些不太高明的伪善,更有着过于敏感的侦探雷达。不过因为圣上随口一句话,她居然生出妒意,转眼就开始刻意针对……真不知何妃和息妃如何走到今天的。

虽不屑于这等无稽之谈,但问题在于——她是皇后,若任她自顾自地心怀猜疑下去,我多半会吃不了兜着走。

心思瞬间百转千回过后,我拿定主意,立刻耸拉了眉眼,声音带着几分失落,道:“许是陆青哥无意说了我的事,圣上仁厚,着意安抚。”

王皇后轻轻眯了眯眼,“妹妹有什么事?”

我叹了一口气,半真半假地说道:“不知皇后娘娘是否知晓,我之前常年生病卧榻,礼仪教数可谓荒废,要不是进宫后,我在张嬷嬷教导下仓促学了些皮毛,恐怕今日小聚也会让诸位姐妹笑话。这便罢了,我没什么天赋,手脚笨拙,不但琴棋书画拿不上台面,就连寻常女子做的花红也不会。从前在家中不出门就算了,如今进宫来,我总是自惭形秽,是故不愿见人,只好看书解闷。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以来未曾拜见皇后娘娘和两位姐姐,还请姐姐们不要怪罪。”

说着,我声音渐微,慢慢低下头去,好似真的低人一等、抬不起头来,而其实内心里却在给自己疯狂点赞,真是天赐演技啊哈哈!

这番话说的实实在在又楚楚可怜,任是谁也不能不信。宫中身份显贵的女子向来都是自视甚高、相互攀比,唯恐被瞧了短处惹人取笑,我偏偏反其道而行,自甘揭短,还是些皇后派人打听也挑不出问题的短,就不信她还觉得圣上能瞧上我。

再抬眼时,王皇后面色果然柔和多了。她轻轻一叹,放低了声音说道:“我听得出,妹妹说的是心里话。难怪你总是闭门不出,也不来与我们走动。”

我举起袖子假装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泪。

见此,皇后果然出声宽慰:“妹妹以后尽管放自在些,你既是郡主,没人敢说闲话。”

我缓缓抬头,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继而又踟蹰道:“这些话,平日也是埋在心底,不知今日怎的,就跟娘娘说了出来。且歌斗胆,还请娘娘和诸位姐姐为我保密,毕竟……”

“这是自然。”王皇后点头,一旁的息妃也赶紧微笑应承,倒是何妃,一双柔媚的眼睛在我脸上流转,饶有兴致的样子。

“圣上今天还提到肃玦。此人我也见过,人称玉郎,模样才能均是一等。”王皇后眼眸一转,换了话题。

真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她定然是对圣上今日那句没头没脑的话犹疑揣测,可我同样也是一头雾水啊。

我谨慎答道:“肃太师和我父亲是老友,听说我常在书阁消磨,便嘱咐肃公子指点一二。肃公子确实品貌非凡,令人望而生敬。”

她目光在我面上流转片刻,终于淡淡一笑,随意客套了一句,就此揭过。

.

也许是听了我真情实意的自贬,妒意得解,没多久,王皇后终于卸下了防备,同时,也终于失去了“赏菊”的兴致。

她扬手捂嘴,极其文雅地打了一个哈欠,倦倦道:“今日坐的久了,我有些累,先回宫歇息了。妹妹以后有什么事,只管来找我。”

我连忙起身应承,悄悄舒了一口气,露出了本次聚会上最发自内心的笑容。

王皇后端庄起身,目不斜视地起身离开。息妃也赶紧站起来,对我轻轻一礼,自觉地跟在皇后身后。

倒是何妃,象征性起身行礼后,又坐了回去,不慌不忙地喝着手里的茶。待那二人走远,我刚要拜别离开,她突然走过来,在我一旁坐下,转着滴溜溜的眼睛道:“你倒是不笨嘛。”

《第二歌》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