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费伦蝶影》费伦蝶影txt 强攻 费伦蝶影网盘

费伦蝶影

玄幻连载中

《费伦蝶影》由网络作家煌书侯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卓尔,辛克特丝奈特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1308DR(谷地奠基历1308)陵寝之年--融雪之月,辛克特丝奈特·艾拉尔·香芭拉主母环视着她的周围,眼里里闪耀着满意的光彩。节日的准备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2 12:05: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费伦蝶影》由网络作家煌书侯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卓尔,辛克特丝奈特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1308DR(谷地奠基历1308)陵寝之年--融雪之月,辛克特丝奈特·艾拉尔·香芭拉主母环视着她的周围,眼里里闪耀着满意的光彩。节日的准备

《费伦蝶影》免费试读

1308DR(谷地奠基历1308)陵寝之年--融雪之月,辛克特丝奈特·艾拉尔·香芭拉主母环视着她的周围,眼里里闪耀着满意的光彩。节日的准备都已经就绪。在她的命令之下,侍从们取来了香芭拉家族最为珍贵的宝物,将它们摆放在宴会大厅中:杜加尔矮人骨头制成的椅子、蓝龙爪子支撑着的缟玛瑙桌子,以及被渲染成绯红色的水晶高脚杯,杯中盛装着妖精的血酒——那是在某次对地表世界的突袭中,从那些令人厌恶的地表精灵体内所榨取的。

今天是建城节,魔索布莱城卓尔最重要的一天。五千年前的此日,一位伟大的高阶罗丝女祭祀——无亲者·魔索布拉(获此称谓是因为她没有幸存下来的亲族)——在从伟大的卓尔城市古鲁塞尔逃离后,发现了这座城市。

古鲁塞尔城因城内市民频繁的内战而毁灭,交战的一方是忠诚于蛛后罗丝的黑暗精灵,另一方则是软泥怪之神关纳德的卓尔信徒。战时女祭司们会把敌人喂给蜘蛛,或者把他们埋葬在成吨的滚石之下;卓尔法师施展法术召唤出巨大的地底紫虫香噬他们的敌人,或者让构建庞大、房间众多的钟Ru石居所从洞Xue的穹顶上脱落,朝着这些居所下方猛撞,进而在结实的岩石上撞出巨大的裂缝,将卓尔军队和要塞香没于他们产生的连锁反应中。古鲁塞尔城到处都是大量的死亡和毁灭,没有安全,没有和平,没有幸福——直到最后,没有了幸存的希望。

这位骄傲且强大的罗丝女祭祀,魔索布拉,她们姐妹中唯一的高阶女祭祀,脱离了这场争斗。她集合了七个强大而富有的家族,告诉他们她将继续追随蜘蛛神后,并恳求他们陪同她去寻找一座忠诚于罗丝的新城市。

离开在战乱中一团糟的古鲁塞尔城,信赖罗丝的引导,魔索布拉的队伍出发进入了北幽暗地域的未知领域。在始终相随的黑暗中,他们在幽暗地域旅行了很久、很久的时间,驱赶了许多可怕的怪物,冒着地底暗流、塌方和滑坡的极大危险。

每当,这支队伍似乎将迷失时,或者即将丧生于饥饿或敌之手时,罗丝就会派遣奴仆进行援助——降下神力杀死相对弱小的巨型洞Xue蝙蝠作为易取的食物来源;或者一只蜘蛛带领他们从隐藏通道脱离明显没有水源的死路;或者在灵吸怪们即将势不可挡地压倒疲惫的卓尔队伍时,以一次及时的塌方,让洞顶坍塌落在灵吸怪们头上。

即使有罗丝的各种援助,这条道路也是漫长且艰难的,然而魔索布拉的队伍还是坚持了下来,本来他们可以找到重返古鲁塞尔城废墟的路径——如果他们想要如此。

有几次,这些流浪的卓尔(他们认可、信仰魔索布拉的道路,如同她追随着蛛后所指引的梦想愿景)遭遇并打败了地底侏儒和矮人的巡逻小队。

然后他们就来到了黑斧矮人氏族的洞Xue,此处矿山富含铁,但幸而没有怪物,此应归功于矮人们的警惕。认定敌人太过庞大无法击败,在推进的卓尔军队面前,黑斧氏族的护卫队撤了回来,并将消息传递给族中的长老知晓。

少数的氏族英雄决定留在被称为劈头之窟的小洞Xue里抵抗,希望能拖延卓尔**者一段时间,在他们的盾墙之后,黑斧氏族集体逃走了。

除了勇气和斧子,矮人们别无他物对抗魔索布拉手下的法术和数量优势——但流浪的卓尔军团几乎一半的战士丧生于他们之手,同样,这些矮人英雄也一个接一个、战斗至最后一息;“勇敢的大胡子们”,卓尔后来如此称呼这些像岩石一样顽固的矮子。

当最后一名矮人倒下,浑身浴血却依旧不屈,至少有二十支弩箭刺穿了他。英雄的身体被弩箭附着毒素造成的剧痛所折磨,在将血咳到胡子上陨去前,他诅咒“多眼之灾”降临到**者头上。然后是某种事先准备好的、触发类型的法术命中了这个英雄,使得他的身体慢慢陷入了洞Xue地面坚实的岩石中、无影无迹。

魔索布拉的队伍在黑暗、荒废的洞Xue中探索着,这里到处是张开巨口中尖牙一般垂下的钟Ru石、竖起的石笋,就像一座森林,最终她们进入了深处一个巨大的洞窟。在这个洞窟里,巨大、可食用的蘑菇和地衣沐浴在七彩缤纷的柔和辐射中……而且,到处布满了被洞Xue主人——一只巨大的眼魔,大约和古鲁塞尔城最大的石塔的底座差不多大——骗进来的牺牲者残留的骨骸。

此眼魔(卓尔后来得知,此眼魔被本地的矮人称之为多眼)有二十或者更多的眼梗,并在各种被魅惑怪物的帮助下统治着洞Xue(包括它自己的幼年同类)。被吓坏的黑暗精灵们迅速地逃离了这个地方。

当她们为摆脱那些为多眼服务的怪物而战斗时,罗丝降临到了她们之间,以一种美丽的形式——巨大的头部是一位卓尔女Xing、秀丽的长发最终渐变为黑而长的蜘蛛腿——漂浮于陷入困境的队伍之上。

蛛后告诉这些被她选中的人民,这里便是她为他们挑选的地方——假若她们对她仍然有价值,他们将找到方法活下去,并把此处变成她们的家。

因此,魔索布拉的队伍遵从了蜘蛛神后的命令,转身用所有的剑刃和魔法迎接战斗。许多卓尔在战斗中犹如野兽,巨大的眼魔在只剩下自己之前,终于开始用眼魔法的射线法术攻击她们。

许多卓尔在与多眼的战斗中丧生——被从高处猛掷下来或者被石化射线变成了石头。但同样地,她们在眼梗上劈砍,或者用附毒的飞镖和弩箭砸进如她们的脑袋一样瞪大的眼睛里。不止一个家族在这场搏斗中彻底灭亡。

最后,魔索布拉漂浮在半空中高呼罗丝的名字,将一个威力无比的法术猛掷进巨眼暴君张开的嘴里,让法术从内部炸开。当这怪物冒烟、扭曲着飘落到洞Xue的地面上时,无亲者-魔索布拉宣布,以罗丝,所有卓尔的女王之名,这个洞Xue就是他们新的家园。

在那一天结束,能屹立留存的家族有斯瑞尔家族、瑟亚勒、班瑞、玛斯伊尔若、纳撒卓家族、图切尔斯和尤瑞勒。他们一起在眼魔遍地宝藏的巢Xue上建立了一个家,并在这个巨大洞窟的南部岩壁里的一个大规模的附属洞Xue中建立了一座罗丝的祭坛。一只蜡融妖在她们的第一次祈祷时出现,告知她们,作为对魔索布拉服务于蛛后期间所付出的努力和所收获的成功的认可,她们的洞Xue被命名为“魔索布莱”(‘魔索布拉之家’)。

突来的脚步声打断了主母对历史的回忆。家族唯一男Xing后裔,武技长普奈尔匆忙地奔入宴会大厅,在她面前一躬到地:“原谅我的侵扰,主母大人,但是你说过如果有人——无论是什么人——出现在家族大门之前,都要向你通报。现在来了一个地表人类,他倒在地上起不来了,好像是生了病。还有个萨拉托家的战士在一旁窥视,已经被我赶走了。

长女格厄杜瑞拉颇为不屑地嗤之以鼻。“蛛后教导我们:弱者必死,不管怎样,不能让一个生病的奴隶进香芭拉家的门。”她紧握着她的蛇首鞭。“我会好好处理他的,母亲。”

辛克特丝奈特对她的女儿怒目而视。“然后让我们进一步地在罗丝面前失宠吗?”她讥笑着。“我可不这么想。把你的鞭子拿开,格厄杜瑞拉。你太过于喜欢紧握它的感觉了。也许你应该好好地记住它的另外一头的触感如何。”

格厄杜瑞拉惊得目瞪口呆,然后赶忙卷起鞭子,免得她觉得它会咬到自己。

辛克特丝奈特轻轻抚摩着下巴思考着。“蜘蛛神后今天会在这个城市的某个地方出现,而她会以什么外型出现则没有定数。”她转向她的儿子。“普奈尔,把那个人类带到这儿来,给他最好的照顾。”

普奈尔惊讶地瞪圆了眼睛,但他知道不可以质疑他的主母大人,即便没有黑暗精灵会愿意接触一个生病的家伙,哪怕这病是有传染Xing的。

几分钟后,香芭拉家的武技长带回了门口的昏迷者,他好不容易才克制住将自己的匕首刺入这个低贱人类喉咙的强烈冲动。有太多的故事了,关于赶走了一些可怜生物的家族,最后却发现它是由罗丝伪装而成,而他们也刚好死于变成了剧毒的食物。

辛克特丝奈特强迫自己伪装出一个微笑,“欢迎来到香芭拉家族,”她说道,“您想来些酒吗?”

客人没有回应。

辛克特丝奈特心里叹了口气,用眼神示意武技长把人放到桌子上,随即让普奈尔关上门和格厄杜瑞拉一起出去了。不知什么材质的背包被主母小心放到了另一边,辛克特丝奈特仔细端详起桌子上的来客:秀气柔和的面孔、白皙的皮肤、整齐的黑色短发,以卓尔的审美标准可以称的上漂亮,但与费伦的地表人类有很大的不同。时间一点点过去了,客人不见苏醒,辛克特丝奈特大着胆子摸了摸‘人类’的额头,皮肤的触感很光滑且有弹Xing,就是有些发烫。

辛克特丝奈特忙吩咐仆人用银制的盆子打满水,忍痛把顶级的丝绸剪开打湿,作为毛巾为客人擦拭身体降温。幸好客人的身体很干净,没有长途跋涉的风尘味和汗水被皮肤表面的细菌分解产生的臭味,反而有些好闻的香味(沐浴露),这让她有些庆幸,再联想到某个可能,顿时,辛克特丝奈特的心头火热起来——魔索布莱城里的人类是不可能这么干

《费伦蝶影》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