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情深案浅之反穿福妻》情深案浅之反穿福妻麒麟叶 健全文 情深案浅之反穿福妻弱受

情深案浅之反穿福妻

悬疑灵异连载中

主角叫阎煜,田九儿的小说是《情深案浅之反穿福妻》,它的作者是麒麟叶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到六月的夏季,宁远城就容易暴雨,这两天气温也越来越高,白天温度直逼30以上,只是晚上却可以降到20以下。 不过就算这样,阎煜穿着长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22 18:05:3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阎煜,田九儿的小说是《情深案浅之反穿福妻》,它的作者是麒麟叶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到六月的夏季,宁远城就容易暴雨,这两天气温也越来越高,白天温度直逼30以上,只是晚上却可以降到20以下。 不过就算这样,阎煜穿着长

《情深案浅之反穿福妻》免费试读

一到六月的夏季,宁远城就容易暴雨,这两天气温也越来越高,白天温度直逼30以上,只是晚上却可以降到20以下。

不过就算这样,阎煜穿着长袖衬衫和西装裤,在路边站了不到五分钟,他背上就开始出汗了。

街上这个点来往的人还很多,正巧两个女生走过。

“哇,你看那个男生,好帅。”

“黑色衬衫配他的发色,也太好看了吧!”

穿短裙的女生兴奋地差点举起手机要,被她朋友一把拉住了。

“别胡来!长的是好看,但是脸色这么凶,小心人家过来扁你。”

两个女生推推搡搡的走了过去。

阎煜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他板着脸的时候真有那么凶么?还是那种看起来会打女人的那种?

阎煜抬手拂过自己额前的碎发,染发就这点麻烦,没多久发根长出来就有异色了。

他在镜子里看到了极其不爽,这两天还是去弄回来吧。

***

阎煜满十八的时候就第一时间去考了驾照,只是他平时上下学开摩托车更多,阎罗王可以说从来不屑于炫富。

府里的车库有不少豪车,那些奢华款的都是宿老夫人的座驾。

阎煜偶尔开开的只有一辆黑色的SUV,至于其他的超跑,都在宁远西郊的赛车场,他有兴致的时候才会去开几圈,跟职业车手比两场。

他没有一般富X代追求豪车喜欢刺激的那种喜好。

用萧二叔的话来解释,就是他太懒了。。。。。。

这会儿阎府的司机来接人开的是宿老夫人的车,香槟色的很好认,阎煜远远就看到了。

市区停车没有那么方便,司机见阎大少已经在路边上等着了,过了红绿灯赶紧催了点油门开过去。

田九儿收到萧衍的短消息,让她回楼上公寓,她速度的吃完最后两口泡面,就从便利店里快步走了出来。

她眼角正好瞥到阎煜已经下楼了,犹豫了两秒,她脚下换了个方向,往男生那里小跑了过去。

田九儿腿短了点,但是跑的挺快的,一下就冲到了阎煜面前,只是在距离一米开外的地方站住了。

司机刚给阎大少开了车门。

阎煜半弯了身子要坐进去,就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

“阎煜。”

这声音?

阎煜没想到田九儿还会主动上前来跟自己搭话。

前面在楼上他不止“恶言相向”,还搞的她可怜吧啦的在便利店解决了晚餐。

这小女生是真的傻?!

还得纯粹为了讨好他?!

田九儿举起自己的手心,那里放着一个小盒子,四四方方的,阎煜看着很眼熟。

女生手里拿着的那盒子牛奶是阎煜惯喝的牌子,只是这一小罐比较特别,是零乳糖的。

“这个给你。”

萧衍下午没来得及,只跟她提了一句去超市时帮阎煜买牛奶,但是忘记叮嘱她阎煜有乳糖不耐。

“对不起,我前面买错了。”

小女生声音没有很响,但是足以让阎煜在车来车往的嘈杂声中听了个清楚。

田九儿表情很认真,声线也没有太大的起伏,纯粹的阐述事实而已。

一如,之前他们碰面的每一次。

这小不点,恐怕还真的是。。。一根筋!

田九儿手一直举着,视线在男生眼睛和下巴之间徘徊。

良久,阎煜被她清澈见底的眼神莫名看的开始有点不自在起来。

“少爷,这里。。。不能久停车。”

这路边虽然没划黄线,但是也只能暂停。

阎煜这会儿倒是有点感激司机打破了这份尴尬,低头再睇了一眼田九儿还举着的手心。

“你留着自己喝吧。”

说完,男生低头坐进车里,司机把门关上,然后朝着田九儿一俯身,就绕过车尾坐回去启动了车子。

车身缓缓加速,加入到车流中,很快就驶远了。

田九儿觉得,阎煜应该是不生气了。

虽然拒绝了她,没收她的牛奶,但是他刚才那口吻,真的算是他们初次见面到现在,最友善的一次。

终于啊!

以后师父不用卡在他们中间难做了。

就算她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其实还没有那么重的份量会让萧衍和阎煜反目,但就算是些微的伤和气,她也不想。

现在好了。

田九儿心情一好直接嘴角微扬起来,然后把自己手里那罐牛奶撕开,几口就喝掉了。

嗯。。。

原来零乳糖的牛奶都是这样本来就带着丝甜味的吗?

真好喝。

不枉费她在便利店里花了十几块钱高价买的。

香槟色的豪车里,阎煜四平八稳的坐着,高大的身型显得原本宽阔的空间一下子变得狭窄起来。

“陈叔。”

前排的司机听到声音,从后视镜里望过来。

“少爷。”

“我。。。刚才对那个女生,是不是太凶了?”

闻言,陈叔握着方向盘的手抖了一下。

“没有。”

“少爷你刚才。。。很温柔。”

那口气缓和地他当时都听愣了一秒。

其实,陈叔刚刚还刻意多看了一眼。

那小姑娘应该是萧家的人,之前萧二少来载少爷的时候,他看到过一次。

不过,阎煜一向不喜萧家的人,除了萧二少,还真没对其他人有过好脸色。

这其中的渊源么。。。说来话长。

现在听到阎煜乍然这样问,陈叔不光有点讶异,还有点慌神了。

他家司机的那眼神和表情的小动作都被阎煜看了个通透,不等陈叔再多有解释。

阎煜已经头靠着椅背,合上了双眸。

蓦地,他又缓缓开了口。

“一会儿回去,不准跟老夫人嚼舌根。”

陈叔:“……”

***

宁队长这边有了阎煜的提示,立马就兵分两路,他回去继续审安梓烨,刘大强那边则直接去找余琦了。如果有必要,他们会申请把余琦也带回去一起审讯。

UDC这边,陈锦升这边第二天就按照说好的,开始去给章薇做颅脑外伤的伤情鉴定。为了不打草惊蛇,他去的时候阎煜没有跟着一起。

否则章母肯定会起疑心。

VIP病房内,章薇刚刚被护士用轮椅推回来,人醒着,只是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苍白,虽然面上的伤口恢复了一些,已经拆了纱布,但是那未退的疤痕让她看起来格外的憔悴,也很。。。不好看。

自从女儿醒了之后,章母都不敢让章薇自己照镜子,好在她一直迷糊着,洗漱什么的都是由人照顾的,要不然估计她也不会这么平静。

章薇很爱美,护肤和健身一直都很坚持。

这点章母一直都知道。

她视线再次扫过女儿那张半边脸颊还有额头下巴上的疤痕,自我安慰着。

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陈法医的确也不是空有虚名,很快就发现了章薇不对劲的地方。

他看着电脑屏幕上刚整理好的报告,丝毫没有犹豫,直接打印了出来。

这报告,在交给宁队长之前,他得先拿去给一个人看。

陈锦升拿着文件袋,在办公室的落地镜前重新整理了一下衣领和头发,转身出了办公室门。

院长办公室,一般情况下,肯定是进不去的。

“麻烦跟萧院长说,章薇的伤情鉴定出来了。”

秘书于是打了个电话进去。

“陈医生,这边请。”

陈锦升看着那道枣红色的大门,挺了挺胸膛,大步走了进去。

《情深案浅之反穿福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