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只是那时——》在那时英语 BG文 只是那时——小顶

只是那时——

现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只是那时——》是潘珵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谭琳,周怀民,书中主要讲述了: 在谭琮的轰炸下,宋管家答应一定把他的话转达给楚冉。挂了电话,谭琮依然闷闷不乐,谭琳知他最近压力太大,经常半夜睡不着,起来查看欧股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21 18:05: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只是那时——》是潘珵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谭琳,周怀民,书中主要讲述了: 在谭琮的轰炸下,宋管家答应一定把他的话转达给楚冉。挂了电话,谭琮依然闷闷不乐,谭琳知他最近压力太大,经常半夜睡不着,起来查看欧股

《只是那时——》免费试读

在谭琮的轰炸下,宋管家答应一定把他的话转达给楚冉。挂了电话,谭琮依然闷闷不乐,谭琳知他最近压力太大,经常半夜睡不着,起来查看欧股情况。

她开解他说:“别怕,公寓的安保状况很好,方程他们就算知道你亏了这么多,也不能半夜摸上来收拾你的。”

“姐,你这是在安慰我,还是吓唬我。”

“会所应该有房间,要不你在那住两天,先休息好再说吧。”

“对啊。”谭琮握拳一拍,“我干脆躲到老大回来,这不就解决了?”

“可是你亏的钱不会回来,他们总会发现的。”

“这是我的责任吗?不全是啊。对对对,老大也有责任,有锅一起背才是兄弟嘛。”

谭琮开始念个不停,给自己催眠,缓解连日压力。

到了郊外会所,是个清净的地方,白墙与木质墙面构成的后现代风格建筑,随着坡地起伏,低矮宽广,矗立在新绿的草坪上恍若恬静的处子。这是周怀民推荐的,谭琳跟在他的车后面进了会所。

王雨倩和Sara Rush随后也到了。她们带来了协议文件,张建德已在上面签了名,谭琳他们签过就可以生效。Sara Rush坐没多久,突然接到另一个委托人的电话,就先行离开,跟助理处理新案件去了。

官司虽说以和解结束,实际上却是谭琳跟周怀民赢了,王雨倩却比他们俩还激动,不停重播谈判现场,她多次谈及张建德的表现。曾经对她们不屑一顾的张建德,输了官司反而变得和颜悦色,还说跟她们不打不相识,改天要请她们吃饭赔罪,这还真是个让人意外的变化。

谭琳记起最初认识张建德时,他也是表现得十分知礼,只是后来面具被层层揭开,最终跟她反目成仇。如今他又回到那副模样,只怕不是真讲礼,而是有所图谋罢了。她看了眼似笑非笑的周怀民,调侃道:“周生,你说他到底是想请我跟雨倩吃饭呢,还是想借我们搭上你呢?”

雨倩说:“周生不用怕,他要是敢骚扰你,我还可以再为你打一场官司。这次我跟Sara可是学了不少东西。”

周怀民一个人说不过她们,只好道:“那就麻烦你们了。”

谭琮在旁边摆弄着一把复合弓,只有四个人的聚会有些冷清,他提议比比箭术。这间会所本身就有射箭项目,他们所在的长方形包间有一整面的落地窗,打开后外面就是草坪,30米外放着几个箭靶。周怀民便让人取了几把弓过来。

谭琳性格浮躁,跳脱好动,她母亲为磨炼她的耐性和专注力,逼着她从小练习箭术,时间长了也小有成就,中学时还代表过学校出去比赛。当时的团长是周怀民。

谭琮和王雨倩是生手,他们用的是较容易使用的复合弓,周怀民则用他寄存在会所里的反曲弓,也即是比赛用弓。谭琳也要了反曲弓。她隔了好长时间没摸过弓箭,还担心自己不会用了,打开箭盒之后,长时间练习形成的肌肉记忆犹在,双手自己就把弓组装好了。装完她拉了拉,把弓的细部调整好。

现代弓的开弓姿势会将弦拉到贴住口鼻,谭琳一向只用自己的弓,好在这把弓是新的,不用介意弓弦的“kiss button”位置被其他人亲过。

既然是竞技项目,总要比一下才带劲。周怀民显然练习的时间比较多,于是谭琳他们三个对抗他一个。每组6支箭,射完3支箭后轮换,一共限时在2分钟内完成,也就是谭琳组每人平均有60秒来发射一支箭,而周怀民只有20秒。

装戴好护具,比赛开始。

先射出3箭的谭琳组:王雨倩脱靶,谭琮得4分,谭琳7分,一共用时1分16秒。谭琳组的计时暂停。

王雨倩花了不少时间瞄准,没想到还脱靶了,这时间花得毫无价值。谭琳跟她说不需要瞄得太准,准星对上就可以了。

轮到周怀民了。

20秒的时间内,他必须完成搭箭,握弓,举弓,拉弓,定箭,瞄准,放箭这一系列动作,然后马上接下一箭,如此三回。谭琳他们屏气噤声,不敢打扰他。

噈!噈!噈!

不到1分钟,3箭已发射完毕,整个过程无比流畅,那把弓就跟他的手臂一样行使自如。

“还要比吗?”王雨倩还没看成绩就想认输了。

谭琳用望远镜看了下,三支箭的得分是8、9、10。她说:“总要有点体育精神嘛。”

比完下一轮,周怀民赢了。王雨倩不想再跟他比,但仍想继续玩,谭琮也是玩得开心,而且越练成绩越好,满足得舍不得放下弓。几个人玩到天色转暗,才想要正经吃点东西。

包间的门被人敲开了,一个穿着休闲装的男人进来笑道:“Y,见到你的车,就过来看看你是不是在这。”

周怀民替他们介绍说那是考文。

考文拉他们加入他的聚会,他们四个人正嫌冷清,打算吃完饭就散了的,这下正合谭琮的意,就一起去了另一个更大的房间。

这房间就热闹多了,灯红酒绿,衣香鬓影。憋闷多日的谭琮很快就找到个小圈子融进去,王雨倩也很快有了自己的谈笑对象。谭琳并不热衷结识新朋友,也没有太大的社交热情,就跟周怀民一块,与考文的朋友们聚在一道。

场内气氛逐渐在酒精的催动下变得火热,有两名女子趁兴热舞,越跳越火辣,挑逗得一名男子面红耳赤。谭琳眼见各种暧昧滋生,就想走了,可她左右看不到王雨倩,便想去找她。周怀民将她拉回沙发,说:“都喝了不少,今晚就住这吧。”

他喝了好几杯烈酒,看她的目光有些迷离,令人心悸。

“我认床。”

“去旅行时怎么办?”

她一时无语。他笑道:“下次找个好点的借口。”

“你配合点,别揭穿就行了。”

她又去找谭琮,很快在另一头发现他正跟人掰手腕,看他这样子,大概是不愿离开的了。周怀民跟考文说了几句,过来勾住她走向外间,说:“你先去休息吧。”

“可是雨倩不见了。”

“风流快活去了。”

“什么?!”

“没看到吗?”

“她在哪?”

“去打扰别人的好事,这种事我做不出来。”

她揪住他衣领道:“她有老公的!”

他淡漠道:“那也是他们两口子的问题。”

《只是那时——》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