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海鸥》海鸥图片大全 免费阅读 海鸥出柜

海鸥

已完结

黑暗中的鱼新书《海鸥》由黑暗中的鱼所编写的古言风格的小说,主角苏海棋,樱红,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爹,你说什么?陷害?苏海棋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年迈的父亲,重复了一遍,目光有些紧张。苏东瀚目光紧锁,略微沉重地点了点头。是不是伪造了

武汉博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更新:2019-08-09 12:06: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黑暗中的鱼新书《海鸥》由黑暗中的鱼所编写的古言风格的小说,主角苏海棋,樱红,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爹,你说什么?陷害?苏海棋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年迈的父亲,重复了一遍,目光有些紧张。苏东瀚目光紧锁,略微沉重地点了点头。是不是伪造了

《海鸥》免费试读

爹,你说什么?陷害?苏海棋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年迈的父亲,重复了一遍,目光有些紧张。

苏东瀚目光紧锁,略微沉重地点了点头。

是不是伪造了证据?苏海棋抬眸紧紧盯着苏东翰,那皇上如何说的?

皇上苏东瀚眸子一沉,海棋,我们今生恐怕是见不着了,伴君如伴虎的道理,我们都懂,如今这样,也该认命。

来人,把她们抓起来!

官兵越来越近的杂乱脚步声传入耳朵,苏海棋的心更加不安起来。

苏东瀚和苏海棋分别被人架起来走,二人的目光紧紧的缠绕着,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远,最终消失不见。

爹,娘海棋一定会守身如玉,你们也一定要好好活着。

绿雨阁内。

客官,您想要什么样的?这绿雨阁,只要你说出你想要的,就没有我们没有的

哈哈,花娘,就连你也是我的吗?

哎呀,老身这一把老骨头了,只要公子还看得上,我自然会陪~叫做花娘的人,微微向那男子怀里靠了靠,手里熏香的手帕一挥。

虽然脸上有些细小的皱纹,但年少时的貌美还是依稀可见。

纨绔子弟笑了笑,一沓银票塞进花娘手里,找几个机灵的丫头,

见了钱,老鸨笑得更灿烂了,脸上的皱纹也更深了几分,好嘞,樱红,快带这位公子进去,给优越的位置,叫几个机灵的丫头好生伺候着!

一大队穿着黄色衣服的官兵抓着一个白衣女子走近绿雨阁,老鸨吓了一跳,随即镇定下来,笑得娇媚,兵哥哥,这是怎么了?

这是怎么了?花娘脸上露出惊诧的表情,指着被压着的苏海棋,有些不解。

陛下有令,要将她卖入青楼,花妈妈,你开个价吧。黄色衣服的官兵大哥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猥琐,显然他与这绿雨阁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哟,花娘怪叫了一声,看着低着头的苏海棋,疑问出声,是宦官之女?抬起头来,

见苏海棋没有反应,花娘伸出手,勾起她的下巴,精致白皙的脸上还挂着晶亮的泪痕,楚楚可怜的模样映进人心里,哟,这小模样还真是惹人怜爱。

对,他爹贪污受贿,惹了陛下不开心,说来也是自找的。

是嘛,花娘笑着应了一声,将手里刚收的银票随意拿了几张递出去。

送走官兵,花娘朝着绿雨阁里面唤了一声,樱红,帮我把她弄到后院去。

官兵一松手,苏海棋有些站不稳,险些跌倒在地,她扶着门框险些作呕,这青楼里的脂粉味她实在是觉得恶心极了。

樱红赶到门口,看见来了新的姑娘,既兴奋又有些惋惜,表情复杂得很,直到花娘喝了一声,她才回过神来。

愣着干什么?哦知道了。

苏海棋被她们连拖带拽地拉到了后院。

你叫什么?樱红首先开口问道,对于这个新来的姐妹十分热情。

苏海棋没说话,显然,她还没有从刚才的变化中脱离出来,也没有适应这个新的环境,虽然她也不想适应。

呵,倒是花娘不屑地笑了一下,看着倔强的胭脂,瞥了一眼她腰间系着的精美玉佩,上前拿起来,翻过,果然,后面娟秀的字体刻着海棋二字,海棋还不错,就这个名字吧,不用换艺名了。

苏海棋怔了怔,抬手夺回了自己的玉佩。

花娘的眼神有些鄙夷,刚来到青楼的姑娘,这样子的她见多了,不过这宦官之女的名头倒是很新鲜。

听说,你爹贪污,招惹了皇上?花娘睨着她,眼神有些意味不明。

我爹是遭了小人的暗算,他是清白的。苏海棋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开口,这触碰了她的底线。

那都不重要。花娘笑了笑,樱红,带她跟各位姑娘学一学这里每个人都该会的东西。

花娘,苏海棋突然开口,扬起一个微笑,你不觉得,我的特殊身份可以帮你带来巨大的利益?

花娘看着她的目光有些怪异,不过过了一会儿,还是轻蔑地笑了,语气是十足的讽刺,你?这里的姑娘都一样,你来了这儿,就跟她们没有区别,别再有优越感了。

苏海棋一怔,这个老鸨的话,极其精准地戳中自己的痛处,她阖了阖眸,对啊,自己只不过是跟这里的每一个姑娘都一样罢了

爹,我一定会守身如玉的

想到这,苏海棋对着花娘的背影叫出了声,可是这绿雨阁里,可是有能够识文断字,琴棋书画都会的?

花娘脚步一顿,苏海棋说的没错,这里唯一一个会弹琴的姑娘,前几日被一个小官迎娶了,的确暂时空缺。

但花娘嘴上还是不肯松口,那又如何,来到绿雨阁的富家子弟,哪个不是为了玩乐,他们自己都没什么知识,你会有什么用?

苏海棋沉默了。

面前的处境十分艰难,若是这样下去,自己不久就会被逼迫卖。身。

自己只能胜在技艺上了。

有琴吗?苏海棋喃喃开口。

花娘看着她,挑了挑眉,似乎也在犹豫着要不要给她这个机会,她思忖半晌,还是拍拍手,樱红,带她去。

樱红一怔,似乎没有想到花娘会给她这样的决定,不过转瞬,她还是应答,是,海棋姑娘,跟我来吧。

苏海棋跟着樱红走到了绿雨阁二楼的一个房间,是雅致的寝居,可以看出这里的主人品味不凡。

花娘眼神示意了苏海棋,苏海棋便在窗子边的古琴旁坐下,手指随意拨动几下,感受琴弦,她不禁感叹这古琴的珍贵。

苏海棋在花娘和樱红的目光下坐正,白嫩纤细的手指轻轻抚上琴弦,指尖用力。

一串串悦耳的音符就这样自她的指尖传出,流畅悦耳,不是多么华丽的音乐,淡淡如山间的小溪,沁人心脾,惹人回味。

音调骤然变幻,变得哀婉悲伤,顿时花娘和樱红二人都沉寂下来。

苏海棋安静的坐着,仔细感受着花娘和樱红的情绪变化,然后再继续拨动几下

声音戛然而止。

花娘和樱红明显一愣。

还是苏海棋首先起身,看着有些呆滞的花娘和樱红,笑得志在必得,花娘,我只是想要不卖身。

还是樱红先反应回来,花娘啊,咱们孔蓝小姐不是走了么,不如让海棋姑娘担任我们这个头牌吧。

花娘回过神,瞪了樱红一眼,示意她别乱说话,然后故作镇定,只不过是会弹了个琴,就想当头牌?歌会唱吗,舞会跳吗?

苏海棋凛然地笑笑,似乎已经看见绿雨阁头牌的位置在向自己招手,我想学也很快的。

那你练吧。花娘顿了顿,樱红,你带她去简单打扮一下吧,遮个面纱,一会儿给各位公子亮个相。

苏海棋有些惊诧,这么快?

不然呢,花娘瞬间变得焦躁,你不是还需要时间学吗?哪来那么多话,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得了。

苏海棋噤声,花娘好凶啊。

花娘出门,只剩下她和樱红,樱红给苏海棋找了一套衣服,淡淡的颜色,更衬得苏海棋脸色白皙。

海棋姑娘,你真厉害。樱红将苏海棋原本的发髻解开,帮她重新梳理了一下,然后突然笑着赞美出声,看模样是由衷地钦佩。

啊?苏海棋不解的问了一声。

虽说来到这里是谁都不想的,多数也是维持生计,走投无路,不过你能评自己的才能,为自己争取,真是为你开心。

苏海棋阖了阖眸,笑得有些苦涩。

是吗

自己最爱的和最爱自己的人都不在自己身旁,如果自己还不想尽办法保护自己,那难道要破罐子破摔,糟践自己吗?

她做不到。就算没有爱自己的人在身边,她也坚信有一天他们终会再见,那时候,她不希望让他们看见自己太过狼狈。

努力生活吧。自己都是父母给的,怎么可以不好好爱惜自己呢。

绿雨阁大厅。

花娘遣退了台上的舞女,独自站在台上,看着台下各位公子,看着他们疑惑不耐的脸色,拍了拍手,露出歉意的笑容,接着解释道,各位客官,抱歉打扰了大家的雅兴,但是现在我们绿雨阁有一个姑娘,即将成为这里的第二个孔蓝,现在特给大家一睹芳容

提到孔蓝,大家的神情多是惋惜,而第二个孔蓝这个名号,显然引起了大家的兴趣,但同时也引起了怀疑。

真的?这世上还有与孔蓝一般的女子?

花娘,你不会是在骗我们吧。

花娘自信的一笑,你们花娘什么时候骗过你们,说极品就是极品。

那你还说什么,赶紧带来给我们看看啊。一个绿袍的男子开口,本俊逸的脸庞平生一丝猥琐。

张公子,看把你急的。花娘手帕一挥,说来这姑娘也是绿雨阁的头牌,还是第一次与大家见面,这样吧没人十两银子入场费,就让你们一睹芳容!

花娘,你这就不对了,你也太黑了,十两银子,你怎么不去抢?

樱红,花娘示意了樱红,脸色有些不悦,这绿雨阁就是花银子的地方,没银子就过阵日子再来看,又没人逼你。

《海鸥》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