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囚凰:稗官千岁录》凤囚凰 小攻 囚凰:稗官千岁录紧缚

囚凰:稗官千岁录

古代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囚凰:稗官千岁录》是暮光沉城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夏章滕,章滕,书中主要讲述了: 猫崽最后取了名,为“比目”。 原本是想叫“鱼目”来着的,太叔妤嫌弃这货眼瞎,错把鱼目当珍珠的被暮朝歌一张画皮蛊惑,可惜实在太不含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10 18:09: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囚凰:稗官千岁录》是暮光沉城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夏章滕,章滕,书中主要讲述了: 猫崽最后取了名,为“比目”。 原本是想叫“鱼目”来着的,太叔妤嫌弃这货眼瞎,错把鱼目当珍珠的被暮朝歌一张画皮蛊惑,可惜实在太不含

《囚凰:稗官千岁录》免费试读

猫崽最后取了名,为“比目”。

原本是想叫“鱼目”来着的,太叔妤嫌弃这货眼瞎,错把鱼目当珍珠的被暮朝歌一张画皮蛊惑,可惜实在太不含蓄,于是刺笔之时脑子一抽,就成了“比目”。

更难听更不含蓄了。

然而暮朝歌摩梭了一遍猫名,难得屈尊降贵地主动起了身,近了木盆里被太叔妤压着泡鲜花澡的某小只,伸出掌心,竟是任那猫崽小心翼翼地探上了肉爪。

又让太叔妤觉得,他似乎挺喜欢这个名字?

既然喜欢,就保留了下来。

投其所好,总归不会错。

第二日朝议暮妤两人罕见地迟到了。

不仅如此,太叔妤脸上还罕见的顶了三条淡红的抓痕,在白腻清薄的肌骨上清晰可见。

兵部侍郎瞧着两人姗姗来迟的步伐,和那三道怎么都透着暧~昧的小爪痕,与同僚对视一眼,目光可疑的深了。

他就知道,骤然横插进一个小妖精,两人怎么可能不闹腾!

哈、哈、哈,呵。

帝王竟然会恼怒这种小事,是真爱无疑……兵部侍郎瞧着太叔妤就眼疼,再想到一时还不好将人给掰下来踩,更眼疼了。

下了朝议后按习惯,太叔妤本该要出宫继续她的从九品实际没品的事业,然而今日她在岔路口顿了一秒,直接转脚回了帝宫。

不愿意出门折腾。

如此过了小半个月的清淡日子,啃书,逗猫,摆弄果酒。

期间楼仪来过一趟,送了一半酬金,一方面感谢她免去了她弟弟楼宣与其他世家子因为不夜城花魁起的争斗,一方面也是来委婉地提醒了她:她的画像已经被有心人流传了出去。

至于有心人是谁?太多了。

翌日,斜风细细。

太叔妤再次上职,一大早就收获了司狱司“掌门人”附送的一双大白眼。

他搬来一张藤椅,吊着只大长腿和她挨着排排坐,从身旁菜篮子里抽出根翠绿黄瓜打牙祭。

他开口就是唉声叹气:“若非这半个月来吃了不少你的菜,我是不会废话的。”

“嗯。”太叔妤摆好两盏茶,一副愿闻其详的模样。

“好男儿志在四方。”夏章滕打好腹稿,不打算在这些热爱耍嘴皮子的文官面前丢脸,“我观你行为举止颇有章程——”

“大人!我冤啊!”

司狱司还是那样,偶尔有人来,一来就是悲声呜咽或者鬼哭狼嚎,夏章滕被猝然打断,暴躁咬牙:“冤你妹啊……”

说是这样说,还是立即起了身。

临走前想到什么,他胡乱抓了一把头发,又回首双手撑上桌面,一眼不眨地居高临下注视太叔妤,本想恶狠狠恐吓她一把,但蓦然凑近,他才发现:这小子的皮肤是真的好啊,难怪可以吃以色侍人这碗软饭……

不是,重点不在这!

夏章滕长出一口气清醒了理智,长话短说:“既然有机会发挥才能,就不要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平白浪费!”

丢下这么一句后就去维持秩序了。

这一维持就连续转轴了大半天,好不容易歇口气草草塞了点饭,才找到机会又蹭到太叔妤摊上,看太叔妤还在整理上午收到的锦盒和纸条,自来熟地随手打开了旁边的食盒。

妈耶,顿时想哭。

看那精致欲滴的玫瑰糕子,看那香喷喷金灿灿的南瓜红枣粥,看那叫不出名字但一定很好吃的新鲜果子……去他的好男儿志在四方!

他也想被帝王养着,当他娇娇美美的小可爱!

但转瞬就看见了太叔妤抽空伸过来捏了块糕点的手,指甲圆润纤细柔腻,在阳光下反着光的好看,再瞧一眼自己的,默了。

好男儿志在四方,岂能憋屈自己当一只笼中雀!

太叔妤浏览完纸条部分,分类择好,才去碰更为密闭也更为贵重的锦盒部分。

这时候夏章滕一个人吃完了大部分果糕,难得良心发现,凑过来问她:“喂,虞青臣,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不?”

太叔妤正打开最后一个锦盒,顿了一下,嗓音蓦然有点哑:“嗯。”

夏章滕没想到她还真点头了!他就礼貌一下来着……后知后觉太叔妤声音不对。什么任务能把人直接给吓着了?

他扬眉,把锦盒接过来看一眼……

“擦!”

差点没把盒子给丢了出去!

锦盒里,一只漂亮柔美的手,齐腕而断!

太叔妤把盒子接了过来,仔细打量了片刻,随后伸手进去,在夏章滕不可置信的眼神中,摸索几下指骨,又往上拨弄几下打开了一个暗格,最后从里面取出一张血书。

二十余岁骨龄,指腹微有薄茧,尾指指中有道不明显的环印。

她垂眉,一时没有打开血书。

此时日光正中,从她纤密的眸羽处落下阴影,小扇面一样。夏章滕看着,觉得这实在是个太文弱的少年……他抬手准备接手,冷肃道:“这个应该移交给司狱司处理。”

太叔妤放回血书阖上盒子:“不了,既然找到在下这里,自然是权宜过了,觉得在下更为合适。”

夏章滕以为她是觉得自己的“身份”更好调动各大理寺和刑狱的人手,提醒她道:“君上自身……嗯那啥,没法帮你处理一些有的没的。”

除非确定这件事牵扯重大,不然,还真不如交给他们这些人。

太叔妤闻言沉吟片刻,问了一个似是而非的问题:“你口中的大人,家住何处?”

那个地名他太熟了不知道半夜爬过多少次墙,去传递消息,夏章滕脱口而出:“西城水荇街二百三十六号沈——不是你要干嘛!大人他不好男色!”

太叔妤:“……”

她皮笑肉不笑:“我好那口就行。”

夏章滕:“……”

随后太叔妤将摊子丢给了夏章滕守着,交换是以后的那位妇人按约定送来的新鲜菜都分他一半。

西城区,水荇街。

这一带是官僚府邸的其中一处聚集地,风格小桥流水幽静朴素。

太叔妤抱着锦盒行了些距离,蓦然停了步子,只觉得过分安静:原本身边半刻不离的锦衣卫的气息,消失了。

不知何时飘起了朦胧的细雨。

拐角处有摊贩挂了油纸伞,撑开了倒挂着,簇拥了一团。玄底梅花的、双鲤戏水的、巧弄娥眉的,工笔精美色彩艳丽。里面斜斜半卧了一身花袍子的纤美“女子”,鸦发如缎,漂亮的指骨松松掂着一杆秞彩暗红深蓝秾墨三主色的烟枪。

太叔妤目不斜视,走过去。

被拦住。

“夫君。”薛雪嗓音娇媚,捏起烟枪吐一口,烟雾缭绕间,漆黑的凤眼若隐若现,诡美蛊惑。

妖精似的。

一边唤着一边没骨头样把大半边身子骨倚她身上。

太叔妤瞧上一眼,在他又卡巴一口烟枪的时候,抽出短刃——

摊平,堵住了烟口。

……

“咳!咳咳!”

薛雪被呛住,一时咳得小脸发红,顿时怒了:“太、叔、妤!”

《囚凰:稗官千岁录》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