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三生三世,一醉方休》三生三世小说全集 NP文 三生三世,一醉方休网盘

三生三世,一醉方休

穿越连载中

经典小说《三生三世,一醉方休》由醉以诺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梦外,月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疏影站在江岸,清冷的月光洒在她的身上,给她单薄的身子披上了一层薄纱,那份傲然混合着不自然流露的柔情,在月夜下她仿若是那个孤高冷清

|更新:2019-09-09 12:09:4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三生三世,一醉方休》由醉以诺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梦外,月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疏影站在江岸,清冷的月光洒在她的身上,给她单薄的身子披上了一层薄纱,那份傲然混合着不自然流露的柔情,在月夜下她仿若是那个孤高冷清

《三生三世,一醉方休》免费试读

疏影站在江岸,清冷的月光洒在她的身上,给她单薄的身子披上了一层薄纱,那份傲然混合着不自然流露的柔情,在月夜下她仿若是那个孤高冷清的月神。

她在思索着什么,又似乎再为妖月和疏湘的离去而感伤,她突然很想哪个叫她小影的人,那个他唤做师父的英俊男子。

转身,离去,向着林中的小屋走去,孤寂落寞的身影配合秋日的枯败,是如此的入景。

“月我开始想你了,你可知道。”

简单的清洗了番,和衣躺在床上,她开始回忆童年的美好。好久都每在去想以前的事了吧,最快乐的一段日子怕是和月在一起的,最温馨的时光怕是和师父在一起的。月,出现了,可是师父又在何处…….

“那时真好……”月爬上了树梢,床杨上的人儿翻来覆去,她睡的并不踏实,似乎被什么困扰着。逃不开的纠缠,于是成了生生世世的痴迷。是对或错全然没区分的重要,只是心会疼。

“为什么要哭泣……为什么要执著……难道我错了吗……”她看到一个女子泪流满面,那泪水仿佛没有止境般不停的从女子模糊的容颜上滑落,成串的滴落,“啪,啪”,落在地下的确事一颗颗璀璨的珍珠,渐渐的,渐渐的淹没了她的脚踝,困住了那抹冷清的红,可是泪水没有停止的意识,珍珠不断的堆积,她想要摆脱,却发现,她动不了,只能僵硬的听着女子的哭泣。

泪,湿了枕巾。泪花了妆容,梦外的疏影惹人疼的哭着。

“为什么哭泣……为什么执著……难道我错了吗?”

柔和的笛声扬起在红叶林中,如歌如诗般安抚着梦中的人儿,那样的轻柔,仿佛情人间的细语,给冷清的月夜带来了一处温情。

梦中的女子停止了哭泣,珍珠泪消失了,女子消失了,只有那悲伤的哭声缠绕在耳边。梦外的疏影停止了流泪,伤感的美眸挂着泪珠睁开在月色下。疏影茫然的立起身子。怔怔的在那里听着。那笛声……

疏影从床上跃起,来不及穿上鞋子慌忙的向着门外跑去,泪又重新开始止不住的从她那凝脂般的脸上滑落,她打着赤脚在林中疯狂的寻找着,“师父是您吗?您来看小影了吗?师父您出来啊!出来啊!小影好想您!”疏影的声音划过天际,林中未眠的寒鸦扑打着翅膀飞向月亮。她的声音在空旷的枫林中显得是那样的悲渺,仿若孩子般需要人的安慰,需要人的疼。

笛声在林中戛然而止,疏影开始颤抖,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师父你不要小影了吗?”一双月牙白的布鞋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抬起泪痕满面的脸,只看到一身月牙白的男子担忧的望着她,背着光看不清男子的外貌,但是他关心的神色是那样自然的流露着。多么的真实。

疏影顾不上疼痛的从地上站起,突然紧紧的抱住男子,哽咽的说着“师父,你回来了,小影……好想你。”

男子任由女子抱着,在月色下,他的气宇轩昂,她的小鸟依人,是多么的般配,配合着飘落的红叶是那样的美。

疏影的哭声渐渐停止,可是纤细的手依旧紧紧抱着男子。

“姑娘,我不是你的师父,我想你认错人了……”

我想你了

你却只是个过客

于是我选择忘记

这样

才不会在发现

失去你的时候

感到

心疼

“姑娘,你认错人了,我……可不是你的师父。”

男子的声音在清冷的月夜显得是那样的具有温情,带着不解是疑问也是怜惜。确实寒秋中温暖的火把,给那迷失在黑暗中的心带来了光明。

疏影不禁一怔,抬起头,泪水使双眼模糊,月夜使心迷茫,当看清男子的面容当意识到自己的举止,疏影惊慌的收回了自己的手,跳开男子的怀抱,却又觉得心底丢失了什么。怔怔的站在那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怕是第一次这么和男子亲近吧,师父在的时候,也容不的她太过靠近,这次怕是太过思恋师父了。没来由的心底的伤感又重新被带起。

“我……我……”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样的情景让她不知所措,她太累了……

男子看着那张尴尬而又伤心的容颜,突然有种想要拥她入怀的冲动。可是想到这样只会让女子更为嫌弃,只好罢手。

眼角的余光看到了男子手上的竹笛,疏影回了神般的恢复了她的冷傲,她的不可靠近。“刚刚的《惜梅书忆》,可是公子吹的?”

“疏影姑娘,你冷吗?”男子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也不在意那突然的改变的冷傲。只是眼睛盯着那冷傲的而又美丽的容颜,这个怕是她的保护色吧。眼角的余光看到那雪白的小脚因为刚才的奔跑,而被石头树枝划伤而染上了血,那英挺的眉不禁邹了起来。

“公子,刚刚的……”她急切的想要知道问题的答案,自然的忽略了他的关心。

“疏影姑娘,我送你回去吧,这样你会着凉的……下次,姑娘记得穿鞋出来。”说着也不顾她是否会讨厌打横抱起了疏影,疏影也不曾想他有此举动,下意识的将他抱住,脸颊飞上了一抹红霄。

“公子,你越举了。”说着疏影伸出细若无骨的玉手瞬间点了男子的Xue道,从男子身上跳了下来,由着纤细的玉足踩在落叶上,也不顾那疼,那血,径自向着自己的小屋走去,不曾去看身后男子的无奈,以及那不加掩饰的心疼。

“公子,下次如此轻薄可就不会这么简单”疏影走到小屋门口像是想起什么,使力抛出一枚石子解开了男子的Xue道,便进了屋,关了门。男子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怕是自己沉沦了。

看着关起的门男子也收起了刚刚关怀的表情,脸上恢复了不容人靠近的冰冷,“疏影,你注定是我的……”

他顺手拿起笛子,悠扬的笛声再次布满树林……给那飞舞的红叶带来了伴奏。

在透着月光的房间中,疏影不停的流着眼泪。失去那份孤傲,她只是一个灵魂需要安慰的女子,“师父,您真的走了吗?真的不要小影了吗,小影好想你。”

一夜她无眠,一夜都泪流满面,一夜她都伤心在那曲《惜梅书忆》中。

一夜他都无眠,一夜他都带着那冷冷的表情,一夜他都为她吹着那曲《惜梅书忆》。

《三生三世,一醉方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