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紫陌花开盈盈》紫陌花开是什么意思 小说TXT 紫陌花开盈盈弱受

紫陌花开盈盈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苏祁,南宫瑞的小说是《紫陌花开盈盈》,它的作者是燕居绿沙州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正端坐于马车之中,约了那司空冷影前往北大街茗香阁茶楼借着喝茶之名,实则商谈要事的南宫瑞,被那惊马和骤然停下的马车颠得差点就要额头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08 00:04:4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苏祁,南宫瑞的小说是《紫陌花开盈盈》,它的作者是燕居绿沙州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正端坐于马车之中,约了那司空冷影前往北大街茗香阁茶楼借着喝茶之名,实则商谈要事的南宫瑞,被那惊马和骤然停下的马车颠得差点就要额头

《紫陌花开盈盈》免费试读

正端坐于马车之中,约了那司空冷影前往北大街茗香阁茶楼借着喝茶之名,实则商谈要事的南宫瑞,被那惊马和骤然停下的马车颠得差点就要额头撞在那天花板上,心下正是纳闷,这个阴雨时段,又是用膳时分,路上行人本就稀疏,好端端地怎么就有人惊了那马呢?

待耳边听得那一声差点惊吓到了极致的娇呼声时,他好奇地撩起车帘子,只见一身着绛紫色披风的妙龄女子,正满脸惊恐地扑向那车旁倒地在侧的一丫鬟。那女子低着头,正在探视那丫鬟头上的伤口,浑然不觉冬日的寒风吹开了她的披风,隐隐露出了里边那件初看朴素,实则华彩暗流的冰蓝色银云流霞锦衣。

南宫瑞心下好奇,能穿得上这宫内特供流霞锦衣的,不是宫内正二品以上的妃子,就该是那亲王以上的家眷,可瞧着这女子的发型,明明是未婚的模样;再看她只带了一个丫鬟奔跑在这雨中,竟是连个车马皆无,这倒是奇了怪了!南宫瑞一时好奇心起,不由眯起眼睛,探出头去,想细细打探一下。

好巧不巧,此时的苏祁,也似乎感觉到了有人从那马车之上盯着自己。她生气地抬起小脸,正碰上那南宫瑞探究的眼神,心中未曾多想,竟是冲着那南宫瑞脱口而出:“瑞王爷!你的马车把人撞伤了,难道你就端站在你那车里,视生命如草芥,不闻不问吗?”

南宫瑞闻言却是一惊,对着这张虽已被雨水打湿但仍旧眉眼盈盈,吹弹可破的凝脂般肌肤上,因奔跑和生气而染了一丝红晕,更显娇俏媚人的陌生小脸,搜肠刮肚,却实在想不起来,自己何时见识过这位一下子就底气十足、开口便冲着自己大喊大叫横加指责的姑娘?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他微微眯了眯桃花眼,心下很是不快,遂挑了下眉,冷冷道:“恕本王眼拙,不知姑娘何人?明明是你们主仆冲出来,惊了我的坐驾,怎又变成是本王草菅人命了呢?”

闻言苏祁也是一怔,突然想起,自己昨晚在宫中,正是男扮女装,又抹了一层颜料掩饰了本来的容颜,躲在那南宫瑾身后,对这昨晚一曲琴音出了不少风头的南宫瑞,自是认得。可这南宫瑞,又怎会注意一个扮作相貌平平的小厮的自己呢?即使注意了,也想不到眼前的自己,就是昨日跟在那太子爷身后的小厮吧?

南宫瑞瞧着眼前愣愣地看着自己,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突然没了声音的女子,恍惚间觉得这双眼睛,似乎却是在哪里见过,只可惜一时想不起来。他冷哼一声,一甩车帘,正欲不加理睬,吩咐那躲在一边瑟瑟发抖唯恐主子责罚的车夫,继续前行。

不想那女子竟然不管不顾,一下子拦在了马车之前,口气却是明显软了下来,大声恳求道:“瑞王殿下请留步!刚才是小女子出言不逊,请殿下见谅!本着医者之心,今日小女子出门匆忙,未带药箱,如今这丫头受了伤,流血不止,又在下雨,附近一时也没马车经过……”

苏祁说到此处,顿了一顿,见那南宫瑞缩回了正欲甩下车帘扬长而去的手,眼睛一亮,觉得大有希望,赶紧敛身规规矩矩行了一礼道:“我只恳请殿下体恤一下,能否赐给一些金创药膏,容我先止了这丫头额上的伤,再作打算……”

南宫瑞想了想,觉得这个要求倒也并不为过,心底倒也赞叹这女子临危不乱的镇定胆识,看出自己这样的马车里,一般都会备着些救急的药箱。他注视着她那满脸殷切期待的表情,看着那冰凉的雨珠,顺着她的紫色水晶发簪,一滴一滴,“滴答滴答”地掉在那青石板的地面上,在这暂时无人的街道拐角处,发出清脆又寥寂的响声,仿佛瞬间,滴进了他的心里。

他好像又看到了十六年前深宫中无助的自己。也是在这样一个阴沉沉的冬雨后的下午,听闻母妃自缢后的那个下午,周围那些自从母妃被关进冷宫后就对他不冷不热的那些宫人奴婢们,竟是一个都不见了踪迹。一直疼爱他的祥云姑姑和奶妈,也不知去了哪里。他只记得自己独自一人,饿着肚子,坐在那长长的仿佛看不见尽头的长廊下……唯一的陪伴,是那廊檐上滴答滴答的雨滴声,那么清晰地敲打着那孤独而又坚硬的汉白玉地砖……

就在苏祁以为那眼神一下子幽暗下去的南宫瑞,快要残忍地拒绝自己的时候,没想到,她却见他缓缓地点了点头,听见他的声音一下子带着忧伤和疲惫,在那里轻轻说道:“既然如此,外面雨大,你干脆把她抬进马车里来吧……”

苏祁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前后态度突然发生大转变的南宫瑞,心里一阵狂喜,也顾不得擦一下满脸的雨水,只怕那瑞王爷一时改了主意,立马就招呼车夫一起,帮着把那昏迷中的初云,抬进了马车车厢内,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那初云扶靠在了南宫瑞对面的座椅上……苏祁接过南宫瑞递过来的金创膏,甫一打开,就闻到一股滇南白药的香味,赶紧低声谢过,心下一喜:“这皇家的膏药,果不一般。”

好在那雨水,渐渐冲刷了伤口周围的那些脏东西,苏祁赶紧用袖中的帕子,小心地擦干了那伤口周围,这才挑了药膏,细心地涂上。只可惜伤口有点深,仍有那细密的血丝,不断地渗出来。苏祁看了,心下也是着急,竟然想也未想,就弯下腰去,打算直接撕开自己的裙摆衣襟,帮那初云包扎。却不曾想到,这身衣裙的料子,竟是无比厚实,任她费了许多力气,依然根本无法撕开一个小小的口子。

对面的南宫瑞看着那正在徒劳而又费劲地撕扯着自己裙裾的女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看着精明勇敢的一个人,居然也有这么糊涂的时候。他终于看不过去,清了清嗓子,从袖子中取了块干干净净的只在边角用银丝线绣了个花体瑞字的纯白锦帕,递了过去。

苏祁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愚蠢之举,看来这衣衫的面料,并不是普通的缎子。她面色一红,赶紧接过那瑞王爷递过来的帕子,小心地把那初云的额头,包扎好了。

《紫陌花开盈盈》 免费阅读章节

《紫陌花开盈盈》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