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论一个财迷的自我修养》小财迷 平胸小受文 论一个财迷的自我修养Basher

论一个财迷的自我修养

职场已完结

完结小说《论一个财迷的自我修养》是蹿升华上最新写的一本职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裴陆荣,陆景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直到送进医院检查的那一刻,陆景苑依旧抓着护士的手不放,嘴里说的话来回也就这么一句,“你说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没什么大问题,

|更新:2019-09-07 18:12:5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论一个财迷的自我修养》是蹿升华上最新写的一本职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裴陆荣,陆景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直到送进医院检查的那一刻,陆景苑依旧抓着护士的手不放,嘴里说的话来回也就这么一句,“你说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没什么大问题,

《论一个财迷的自我修养》免费试读

直到送进医院检查的那一刻,陆景苑依旧抓着护士的手不放,嘴里说的话来回也就这么一句,“你说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没什么大问题,但患者总是神神叨叨的,不排除脑震荡的可能,建议转神经科。”医生如是对裴陆荣说道。

裴陆荣嘴角抽了抽,拒绝了医生的建议。

走进病房,陆景苑正拉着护士愣是不肯撒手,而护士的身躯正好挡住了陆景苑的视线,因此她并没有发现有人进来。

她一脸的苦口婆心,“护士妹妹,你还年轻,姐姐告诉你的可都是用亲身实践得来的经验,你可千万得记好了。”

“姐姐我为什么会从楼梯上摔下来?还不就是……”

“为什么会摔下来你自己还不清楚?”熟悉的声音从护士背后传来。

陆景苑忙收回手,乖了下来。

护士被揪着这么久,正要同家属抱怨,但在看到这家属长得这么好看后,顿时就呆住了。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适时打破了氛围,试图将场面进行到更尴尬的地步。

“姐姐刚才跟你说什么了?不要被男人的皮相蒙蔽了双眼,几十年后不都是广场上的大爷?”

两人嘴角同时抽了抽,护士无语道:“你是患者什么人?”

“丈夫。”简单利落。

护士心碎的同时,依旧温柔着语气,“患者似乎有点精神失常,可能是受什么刺激了。”

又交代了一些事,才终于三步一回头的离开了病房,但目光始终都是停留在那副宽大的背影上。

“好了,别装了,我知道你没事。”

她当然知道自己没事,她是心里有事,“我觉得自己最近很倒霉。”

裴陆荣拉过椅子,坐在了床边,看着她认同的点头,“我觉得你最近有些肆无忌惮。”

她凝神看向他,“你就当我最近大姨妈,别跟我太计较。”

“……”

“说说吧,刚才为什么拉着护士说话?”

裴陆荣想到刚才那场景,就觉得丢脸,当时医院里这么多人的视线都往他们身上投,他向来是人群中吸引目光的那一类,可这样带着明显的看笑话的目光,让他接受无能。

“我说的都是至理名言,刚才那小护士看着跟我挺像。”她面上轻松,可心里却沉重的很。

“到此为止。”

“凭什么?!”

“因为你很丢脸。”

陆景苑就这么看着他的眼睛,目光像是无欲无求,就只是单纯的这么盯着他,直到盯的裴陆荣也受不住要叫停的时候,她忽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裴陆荣下意识的往门口看了一眼,见门并未关上,大步一迈,赶紧关上了门,有些烦闷的问道:“又怎么了?”

可她只是哭着,喊着,在这哭声中,似乎夹带着别的感情,亦或是别的事件,这些事堆积到了一起,亦或是之前她就已经撑不住,这次的事件只不过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的眼泪像是流不完似的,他不断的递纸巾,她擦干净,又不断的流下。

也不知哭了多久,终于有停下的趋势,肩膀一抽一抽,像是被他欺负了似的。

“哭什么?”他继续递纸。

她继续接纸,“没事。”

没事能突然这样伤心的大哭?

“你当我是白痴吗?没事为什么哭?”

她的声音带着哭腔,说话也断断续续,“现在是没事了,哭过就舒服多了。”

最后陆景苑还是出了院。

陆景苑坐在副驾上,相比平常的聒噪,她今晚格外的安静,然后一声不吭的看着窗外。

裴陆荣不时的瞥几眼,想要发问,但她不答,他问了也没用。

于是脑海里开始思索着医生的话,考虑着是否要请个神经科医生到家里来。

陆景苑却是主动开了口,“好吧,其实我今天很难过。你想知道我为什么哭吗?”

“为什么?”他惊讶于她的开口,所以回问也带着些耐心。

她原本不想说的,但哭过后,对这些造成她心情郁闷的破事也没这么在意了,还不如找个树洞说出来,让自己轻松轻松。

“其实,原本我回来的时候心情就不怎么好,我是说这郁闷的心情从回国就开始了。”

她也不管他是否愿意听,也不管他是否在听,她只想把这些脏水给吐出来。

“回国本身就心情不好,身上也没多少钱,还得找房子找工作,你知道吗?要不是华锐收了我,我恐怕现在还在找工作。”

“所以,我算是解救你于危难?”他斜睨向她。

她对此不置可否的点头,“是啊,所以我该谢谢你,至少你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

“原本想着当上了豪门太太,应该有好日子过了,没想到还得学做菜,再加上最近工作上一堆事,今天还一直画不出满意的设计图来。”她嘴角一抹苦笑,“所以……让你见笑了。”

他手握方向盘,“你很想要参加那个设计比赛?”

“当然啦!对于我这种刚回国的小设计师而言,要是能在一场比赛中崭露头角,总归是比我一个人在公司里默默付出时间和精力要好的多!”忽然想到了什么,她转头冲他道:“不过我想靠自己的努力去参加比赛,你别帮我啊!”

他勾唇,通常都是别人求他帮忙插手的,还没碰到过求他别出手的,他点点头答应下来。

等两人回到日荔湾,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

陆景苑想去浴室洗澡,可无奈脚崴了,只好想了个办法,搬了个椅子进去,坐着洗。

而在楼下收拾着碗筷的裴陆荣,想到叫某人洗碗时,某人骤生的怨气,他升起了一个念头。

已经洗完澡上了床的裴陆荣,似乎又听到了那一蹦一蹦的声音,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幻听了,正要躺下,那声音再次响起,而且还不轻,他这下可以肯定是某人出窝了。

出来一看,人已经跳进了书房,坐到座位上继续画图纸。

裴陆荣拧了拧眉,想要提醒她回房休息,可脑海里却是挥之不去的那张哭的精彩绝伦的小脸,一时之间,仿佛暗流涌动,似乎有什么东西开始不一样了。

陆景苑直画到第二天早上五点,才终于展开了满意的笑容,但整个人也累的头疼脑胀,趴在桌子上没几秒就睡着了。

裴陆荣这一晚上,却是没怎么睡着。

他只要一闭上眼,那张泪容就会出现在他眼前,既不叫他觉得烦闷,却也没有叫他有多高兴,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忽然跳出两个字——心疼。

大概是的。

可他为什么要心疼她?

难不成是喜欢?

这个念头刚生出,就被裴陆荣给否决了,他怎么可能喜欢她?她要相貌没相貌,要身材没身材。

看来是跟她相处太久,对她生出了怜悯的感情。

对,一定是这样,再加上她哭的的确是挺惨的,这不过是同情罢了。

想通了以后,裴陆荣还是没能睡着。

因此,第二天,他起了个大早。

在路过书房的时候,他快速通过不看一眼,晨跑完回来,下意识的往里面看了一眼,却发现她竟然趴在桌上睡着了。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拿了条毯子给她盖上,然后回房洗澡上班。

身上的毯子滑落,细微的动静将她惊醒,伸了伸懒腰,已经八点钟了。

她忽然发现,设计图上竟然涔着水印,她一下就明白了这不明液体的源头,抹了一把嘴角,叹了口气。

幸好原稿还在,照着样子重新画一幅就是了。

待她仔细画完已经八点半了,肚子饿得直叫。

想叫份外卖,想到裴陆荣这两天也在家,一跳一跳的到了他房间门口。

敲门,没反应。

再敲,还是没反应。睡得这么死?

她索性一把推开了门,床上叠的整整齐齐,哪里有裴陆荣?

在走廊上大声叫了一声,也没人回应。

看来是走了,也好,替她省了一顿早饭钱。

她乐呵乐呵的叫了外卖。

叶嘉刚到公司,正准备整理整理今天的文件,等到了时间就送到日荔湾去,却见办公室的门打开了。

“先……生?”

“今天的文件不用送过去了,给我吧!”裴陆荣伸出手。

见人回了办公室,叶嘉弄不明白先生怎么突然又不休息了?

陆景苑吃完早饭,包装袋都留在了桌上,她其实很想要提起力气去收拾收拾,但她的懒劲又上来了,怎么也叫不动自己。

后来索性一想,今天家里就她一个人,摊着就摊着吧,给自己放一天假。

只要在裴陆荣那个洁癖回来之前收拾好一切就行了。

而画完了设计图后,陆景苑觉得从头顶直到脚趾头的每个毛孔都通畅了,欢快的倒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看着看着,又开始饿了。

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裴陆荣问问他昨天点的那家好吃的外卖是哪家的。

说曹操,曹操的电话就到了。

看着手机上闪动着裴陆荣的名字,她接了起来。

“你的脚今天要用药酒揉开,医药箱在电视柜的抽屉里。”

她懵了会儿,才记得“哦”了一声。

那人听她就这么简单的应了一声,似乎有些不高兴,“我帮你记这些,你连句谢谢都没有吗?”

陆景苑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惊呼,“裴陆荣,你记性可真好!我都快忘了!”

“……”

《论一个财迷的自我修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