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三世情缠,相贱时易别时难》 别扭受 三世情缠,相贱时易别时难女王受

三世情缠,相贱时易别时难

重生已完结

经典小说《三世情缠,相贱时易别时难》由吃饱就睡觉所编写的重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夏,沈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大梁国明宣四年,沈睿被重用,担任朝堂要职。年冬,明宣皇帝萧慎之身染寒疾,其弟萧衡之担任摄政王,把持朝纲,沈睿辅佐。一年后,慕夏被沈

看书网|更新:2019-09-07 00:03:0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三世情缠,相贱时易别时难》由吃饱就睡觉所编写的重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夏,沈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大梁国明宣四年,沈睿被重用,担任朝堂要职。年冬,明宣皇帝萧慎之身染寒疾,其弟萧衡之担任摄政王,把持朝纲,沈睿辅佐。一年后,慕夏被沈

《三世情缠,相贱时易别时难》免费试读

大梁国明宣四年,沈睿被重用,担任朝堂要职。

年冬,明宣皇帝萧慎之身染寒疾,其弟萧衡之担任摄政王,把持朝纲,沈睿辅佐。

一年后,慕夏被沈睿送入青沉阁。

慕夏在青沉阁虽然总是蒙着面纱,但毕竟是美人胚子,一双丹凤眼极其妩媚,曼妙的身姿舞动起来,会让人不自觉地被她深深吸引。

仅凭这一点,她蒙着面纱的脸也就算不了什么,甚至还增添了一丝神秘,比起浓妆艳抹的那些姐妹们,她似是碧水芙蓉般清冷的存在。

沈睿心思极其缜密,时不时来青沉阁寻慕夏,一方面是整合慕夏听到的消息,另一方面是监视慕夏的一举一动。

这颗好不容易培养的棋子,他怎么舍得丢。

每逢月初,沈睿都会带来一碗药,亲自看着慕夏饮尽。每月月末,药效将近,慕夏的身体松软无力,她慨叹着自己的命运,无奈着沈睿的良苦用心。

怕是没有这碗药,深爱他的慕夏,也是说什么都不会离开他罢。

纸醉金迷的日子里,无数的达官贵人在这里寻找雪月风花的奢靡,他们不知道的是,看似无害的慕夏,竟会将他们脱口而出的用来炫耀的资本一一记录,将一条条罪证交与沈睿。

青沉阁依旧屹立在沛州城最繁华的乾安街上,风雨招摇平静依然。纵然朝堂里已掀起惊涛巨浪,也始终无法动摇它分毫。

楼阁未变,旧人不在。

慕夏冷漠地看着这一切的变化,看着曾经风光的官僚哀嚎离去,眼神没有丝毫波澜,稍有浮动便化为一支绝美的水袖舞,算是祭奠逝去的奢华。

花开花落,一载光阴悄然逝去。

这年的七月初八,慕夏孤零零地靠在床边巴望着门口,似是在等谁,可她知道谁都不会来。

这一年里,沈睿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有时候甚至只在需要慕夏喝药的时候才现身,谨慎地确认慕夏将药喝下后,便匆匆离开。

慕夏淡漠地拢了拢衣裳,今天依旧和平时一样吧。

抬眼的瞬间却看到沈睿嘴角微勾,揽着衣摆从窗台跳下。

他的衣袍上还带着匆匆洒下的月光,映着慕夏屋中摇曳的烛火,极其明亮。

闪烁的眼眸带着几分笑意,让人辨不出真假,“慕夏,我来了。”

多少次的自我安慰、自我讽刺,多少道被失望堆砌起来的城墙,全都抵不过心爱的人轻唤自己的名字,微笑着对自己说一句:“我来了。”

即便是很欣喜,慕夏也早和从前不一样,她不会将这些感情流露出来,只是回以微笑,点点头行礼,疏离地回一句:“公子。”

沈睿没说什么,随意地进屋,将怀抱里的包裹递给她,“上次来的时候看你房里装饰得太过清冷,总觉得不似女孩的闺房,回去思索了一番便给你带了些江南的锦帛丝料,这些鲜艳的颜色悬在四周格调会温婉些。”

慕夏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房间里太过规整,连少有的几道帷帐都是白色的,捧着柔软的包裹,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哽咽道:“有劳公子费心了。”

“这段日子我有些忙,不能经常来陪你,路上加急脚步,还好赶上了你的生辰,”沈睿走近将她揽入怀中,轻抚她及腰的三千发丝,“慕夏,什么时候你我竟如此生疏了?”

慕夏在他怀中挣扎着,没有回答。

“就这样让我安静地靠一会好不好?”

沈睿的嗓音里透着一丝依赖和疲惫,让慕夏不由得心疼。

“慕夏,我很久没有这样舒心了,”沈睿轻叹道,“这些年太忙碌,疲劳时连一个能踏实歇脚的地方都找不到,只有在你这里才觉得我还活着。”

“公子,你不必这样劳碌的。”慕夏放柔了声音,浸染着窗外的月色,带着她也察觉不到的情愫,“况且你还有我。”

沈睿稍稍沉默,只轻轻答了句:“谢谢你……”

慕夏知道自己很傻,即便不知沈睿的话有几分真假,她都会信,而且毫不犹豫。

为爱低到尘埃里,哪怕开不出一朵花,也好过四处漂泊,无处葬身。

第二天,慕夏的房里随风飘摇着淡紫色的帷幔,是沈睿为她选的颜色。

妖而不艳,淡而不冷。

过了几月,慕夏的嗓子唱不了曲,说话时断时续,稍稍启嗓便疼痛如碾沙。

青沉阁的郎中摇摇头,“此病源于毒,需止于毒,毒源停罢,不日痊愈。”

当时慕夏思索一番怎么也想不出是谁要加害于她,过了一阵,嗓子越来越差,直到有一日竟说不出话来。

为她送药的沈睿也是一惊,在她喝完药后,慌乱着匆忙离开。

看着沈睿的行为,慕夏才想起,自从嗓子出问题后,每月的月末她身体最差的时候,也正是她嗓子稍稍舒缓的时候……

原来所谓救她的药里,竟无形中掺了毒,一点一点吞噬着她的嗓音,再也说不出话来。

公子,是你不相信我,还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

没什么比被自己心仪的人怀疑更伤痛的,慕夏觉得,沈睿是怕她说出什么秘密,说到底还是不信她的一颗真心。

寒夜风凉,慕夏觉得自己从里到外都是冷的,比肃杀的冬风还冷。

青沉阁的郎中为慕夏开了一副药,日日服用,能减轻身体里沉积的毒素。

如果不能切断毒药药源,只能用这种办法相生相克。

是药三分毒。

长期以往,慕夏原本的身体愈来愈差,羸弱的身子跳起舞来却更添柔情,也是因此,慕夏比起之前更受欢迎。

所幸,她的嗓子倒是能说话了。只是极其沙哑,再也唱不来沈睿爱听的曲子。

沈睿没有告诉她真相,依旧是每月月初为她送来续命般存在的药。

他看向慕夏的眼神里比起之前多了一丝愧疚。

正是这份愧疚,让慕夏彻底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作为被利用的棋子,她再也不会傻傻地去思慕一个人,傻傻地去担心他的一切。

可她总是忍不住。

这样的挣扎,让慕夏疲惫得很,一点点被温暖,一点点被浸入深潭,一点点被救起,又狠狠地被抛下。

那些逢场作戏般的温暖,不过是沈睿平静生活里的调味剂,而她却被心里的爱意蒙蔽了眼睛,还挣扎着要抓住那些无根浮萍的幻影,最终伤了的也只有她自己……

《三世情缠,相贱时易别时难》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