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孽缘总裁精灵妻》孽缘总裁离婚吧 别扭受 孽缘总裁精灵妻穿越文

孽缘总裁精灵妻

总裁已完结

《孽缘总裁精灵妻》是狐狸写的一本总裁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孽缘总裁精灵妻》精彩章节节选:浓雾和夜色弥漫的乡村校园里,嘉旭坐在正襟危坐的宁叔和絮儿姨的对面,不知道两个人这是怎么了。“嘉旭,苏群的伤怎么样了。”“没,没什么

掌读小说|更新:2019-09-06 00:04:3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孽缘总裁精灵妻》是狐狸写的一本总裁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孽缘总裁精灵妻》精彩章节节选:浓雾和夜色弥漫的乡村校园里,嘉旭坐在正襟危坐的宁叔和絮儿姨的对面,不知道两个人这是怎么了。“嘉旭,苏群的伤怎么样了。”“没,没什么

《孽缘总裁精灵妻》免费试读

浓雾和夜色弥漫的乡村校园里,嘉旭坐在正襟危坐的宁叔和絮儿姨的对面,不知道两个人这是怎么了。

“嘉旭,苏群的伤怎么样了。”

“没,没什么大碍了。”嘉旭吞吐的说道,真是好悬,差一点让苏群死在自己的刀下,当时自己只要装作晕倒,或许苏群就翘辫子了,嘉旭知道自己错过了杀苏群最好的机会。终究不是杀人的刀,杀不了人。

“还好!嘉旭,其实今天叫你来是有别的事情问你。”宁叔看着嘉旭好像是有点犹豫,不知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宁叔您尽管说。”嘉旭不知道为什么开始紧张起来,毕竟这里不是在晋江,而这个宁叔是不是苏群所敬仰信赖的宁叔也说不定,嘉旭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难道是两个人怕惹上麻烦想让苏群和自己离开了么?

“嘉旭,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和苏家公子很熟悉的样子了,那么你知道他都是做什么的么?”宁叔突然抛出来这样一个问题让嘉旭意识措手不及,“不……不知道,我跟他也不是很熟。”嘉旭尽量和苏群拉开距离,就是人家想要杀苏群至少也放自己一条活路嘉旭安慰自己说道。

“那你的干哥哥你了解么?”随后有牵扯进来了陆博涛,嘉旭这才想起来,好像是自己确实连人家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只知道是个兵哥哥,“也不知道。”

嘉旭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难道要一五一十的说起来,这要说上两天两夜,一个女人被绑架然后种种虐待的故事,真的要说么?而自己和陆博涛也不过是一面之缘的干哥哥,嘉旭只好简短的回答不知道。

宁叔想了想说,“那天晚上救了我们的李朝阳你认识么?”这些都是天外来客,鬼才知道呢,就算他们名气响亮一点吗,但是,嘉旭根本就对于黑社会这些东西不感冒,宁叔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宁叔,我比较笨,有什么话您就说,我很费脑子的……”嘉旭有点不好意思的强调自己的智商。

谁知道这个节骨眼,宁叔居然又什么都不说了,只是拿着这些幌子晃了一圈,然后又收了回去,好像是故意让嘉旭好奇似的,“好了,你和你絮儿姨去厨房做饭吧,我去和苏群聊聊。”

嘉旭憋了半天才说,“您不会是让我们走的意思吧?”嘉旭的悟性只能到这里结束了,这已经是终极了,但是苏群的身体还不能适应长途奔袭,而且往哪里奔袭还不知道呢人身地不熟的,而且可能还有人追杀,嘉旭想着就头疼。

絮儿姨笑了笑说,“嘉旭没事的,都是他们男人的事情,我们别管,走,跟姨做饭去。”

嘉旭点点头,还想问什么,但是看着宁叔的脸色,只好哑然,跟着絮儿姨走进厨房。

嘉旭帮着絮儿姨洗菜,“絮儿姨,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絮儿姨笑了笑说,“你就放心吧,你宁叔不会把你放任不管的。”

嘉旭摇摇头半红脸才说,“不是啦,我是想问问您为什么都让我们管您叫絮儿姨,而不是杨姨?”

絮儿姨对于嘉旭的问题差点笑出来,“那是当然了,叫絮儿姨不是显得我年轻嘛!”

嘉旭哦了一声,“那您和宁叔?”

絮儿姨说,“当然是两口子了,要不然住在一起?!”

嘉旭还想问问絮儿姨的年龄,既然宁叔都快六十的人了,那么说来絮儿姨也绝对不是很年轻了,但是从外貌看起来撑死了也就是四十几岁,一点都不像,嘉旭识趣儿的闭上嘴,关于女人的秘密还是不问的好。

絮儿姨对于这个傻丫头也很喜爱,“嘉旭,你和苏群在一起多长时间了?”絮儿姨又把话题扯到了苏群身上,那天手术室外絮儿姨是看出来嘉旭的迟疑了的,虽然自己晕血,但是绝不晕人,靠着经验和女人的感觉知道不是很简单,至少不是像嘉旭说的那么简单。

嘉旭顿了顿,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来,“我也说不清楚具体,但是我真不知道他们家是开赌场的,我也是第一次和他到那个船上,结果就发生了这一系列的事情。”嘉旭缓缓的说道。

絮儿姨倒好像是很坦诚的样子,“宁三原来就是跟着陆家的老太爷一起打天下的,一辈子风里雨里杀人无数,黑道白道都走过,不过这次把你们救了倒算是积德了。”

嘉旭突然想到那天在船上以及刚刚宁叔提到的那个人,“对了,絮儿姨,那个冷锋是什么意思?我们在船上听到的,好像他们很害怕似的。”

絮儿姨放下手里正在搅动的鸡蛋想了想说,“也没什么就是台湾地区的地下组织,用你们的话来说就是黑社会,不过你不用害怕,有你宁叔在呢。”

嘉旭又是一番感谢,大恩大德之类的,今天的嘴比每天的都甜。

絮儿姨笑笑说,“哪里,我刚一看见你就特喜欢,我这辈子就光给他生儿子了,真想找个女儿跟我好好说说话呢,要不你就当我姑娘得了。”

嘉旭洗的菜差点掉地下,自己这干亲是走到哪认到哪儿了,在这里多个干吗,但是现在又不好拒绝,而且时不时多了干嘛这层关系后,人家就不好意思赶走自己了呢?嘉旭幼稚的想到。

絮儿姨刚才最快了,现在才想起来问嘉旭,“对了,你父母呢?和苏家有关系么?”

嘉旭皱了皱眉毛,想到父亲的死亡,“都已经不在了,现在只有我还有我一个弟弟。”说到这里嘉旭突然很想宋嘉懿了。随即嘉旭想到父亲的遗书,让自己又是一阵的茫然,对于父亲可以说是又当爹又当妈,本以为这辈子只有这么个最亲的人没想到……

正说着话,突然一阵狗吠传来,絮儿姨紧紧皱眉,“有人来了!小黑是从来不咬空的。”

果然如絮儿姨所说,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院中,接着没有看见人,就听见了爽朗的小声,正眼盯着小黑看呢,小黑好像是被这个大汉震慑住了,摇着尾巴不知所措。

“宁三儿!你也真够丢人的了。”今天稍微穿的整齐一点的李朝阳推门就进,跟自己家似的,警惕中的宁叔从苏群的卧室纵身一跃跳到了李朝阳面前。

“别欺负小黑了!你怎么来了?”宁叔狠狠地瞪了眼这个不请自到的人。

李朝阳没答话,笑嘻嘻的看了眼嘉旭,“怎么许你金屋藏娇,不许我来捉奸在床了。”

李朝阳给嘉旭第一感觉就是不是个正经人,再看棱角分明的脸庞以及让人躲闪不及的目光总让人感觉不敢直视他的样子,连狗都害怕,嘉旭呸了两口这是再骂自己么。李朝阳一身黑色休闲装显得身高修长,只不过脑袋上确实一毛不拔的样子,清爽的面孔却留有一撮小胡子。

絮儿姨出来看见是李朝阳好像放下心来,“朝阳吃饭了么?”

“哪有,这不是来要饭吃了么,赶紧絮儿妹子让我凌姨多做点,对了这位小美女叫嘉旭是吧?”李朝阳的目光定格在嘉旭的身上,嘉旭扭过头不想看他,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就好像是当初看见苏群一样的感觉。

絮儿姨给了李朝阳一记爆栗,“以后别没大没小的。”

李朝阳揉着脑袋,“这不是显得你年轻么。”

絮儿姨好像很受用的样子,“进去吧,刚做好。”

饭桌上,李朝阳的目光一直盯着嘉旭大量,“对了,小美人,你老公呢,今天我可是又替你们收拾了那个小子一番,要是美女亲我一下,没准我能帮你审出来谁是要杀你们的人呢。”

嘉旭刚要说话,看了眼宁叔又咽了回去,对于这个人是什么人还不一定呢,貌似自己太傻了,这么问就这么说了么。

李朝阳没有理会宁叔的忠告,“对了小美人姓什么,以后都是亲戚,常来常往的,总不能天天让我叫你小美人吧,不过也没关系,哈哈哈……”立场朝阳端着饭大笑起来。

嘉旭吞吞吐吐的说,“姓宋!”不知道这个男人什么来头或者有什么打算,嘉旭只好简单的说了个姓氏,反正自己又不是什么大姓,无所谓的,关键是别把姓苏的暴漏出去。

宁叔打岔说道,“凌子和你嘉旭姐去在做两个菜,把我昨天带回来的鱼做了,我跟你朝阳哥喝几杯。”

嘉旭知道这是在支走自己,可是刚站起身来,就被李朝阳拉住,“别啊,凌姨你自己去,我得跟美女好好认识认识呢,不才李朝阳。”李朝阳伸出端着碗的一双大手。

宁叔端着酒杯说,“那天的事谢啦,喝酒,理这些小丫头们干什么?”

李朝阳放下停在空中的手,端起酒杯说,“我今天也不是来看絮儿妹子的,提前打招呼,那些苏家的人这次肯定是栽在我手里了,你就放心吧。”

宁叔说“好了,今天光喝酒不提那些烦心事。”

嘉旭抽空交代了凌子后自己跑进房间里,苏群早就醒了,只能干躺着,一动肩膀生疼,刚急的不行,以为外面发生了什么,看见嘉旭就说,“有人来了么?”

嘉旭点点头想了想李朝阳眉头一皱说,“好像叫李朝阳,那天在码头上救了我们的人就是他,宁叔的朋友。”

当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苏群一惊,“李朝阳?”脸色刷的一下好像是刚做完手术似的。

嘉旭疑惑的看着苏群,“怎么你也认识?”对于苏群认识不认识这个黑社会的,嘉旭不关心,认识也不奇怪,天下乌鸦一般黑。

苏群低声说,“别靠近他!”

嘉旭愣了一下,说,“我给你拿药。”

苏群接过药,“我的肩伤感觉差不多了,再有几天我觉得就能痊愈,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不对,得更早。”苏群自言自语着,加大了药量,几倍于说明书

上的用药,看着嘉旭心疼自己的样子

《孽缘总裁精灵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