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拒嫁豪门,萌宠老婆小神仙》拒嫁豪门错惹天价总裁 H文 拒嫁豪门,萌宠老婆小神仙穿越文

拒嫁豪门,萌宠老婆小神仙

婚恋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拒嫁豪门,萌宠老婆小神仙》的小说,是作者耳东梓欣创作的婚恋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深夜降临,窗外的城市渐渐退去繁华与喧闹,柔美的月光透过窗帘撒进房间大床上的人儿,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种似梦如幻的光芒中。 季锦川

|更新:2019-09-02 00:13:2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拒嫁豪门,萌宠老婆小神仙》的小说,是作者耳东梓欣创作的婚恋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深夜降临,窗外的城市渐渐退去繁华与喧闹,柔美的月光透过窗帘撒进房间大床上的人儿,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种似梦如幻的光芒中。 季锦川

《拒嫁豪门,萌宠老婆小神仙》免费试读

深夜降临,窗外的城市渐渐退去繁华与喧闹,柔美的月光透过窗帘撒进房间大床上的人儿,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种似梦如幻的光芒中。

季锦川斜靠在床头,低头深深望着已经昏睡过去的赖嘉潼,他认识她这么久,这是第二次看见她哭成这幅鬼样子。

还都是为了她老公。

他见识过她那位专政强势的父亲的手段,商界名流间联姻为利的戏码,他不是没有见过。

不过他最担心的,是她嫁的那个男人难道只是名声在外,实际对她一点也不好。

季锦川只要一想到这个可能,就担心得眉头紧蹙,床上的赖嘉潼倒好,抱着被子翻了个身,整个人仰躺在床上,小嘴嘟囔囔地念了一句话,季锦川凑过脸去听,又听到离婚两个字,还顺便看见了她嘴角和身上未干流淌的酒液。

他一把撩起她的被子,果然看见她胸前抱着一只酒瓶不肯撒手,没喝完的酒液倒了她一身,和他可怜的被子。

“我去你的!”

季锦川恨恨地骂了一句,翻身从床上起来,手忙脚乱地从阳台扯下一条毛巾,将湿透的被子拉到地下,一把拿走赖嘉潼怀里的酒瓶,替她擦身。

让她就这么睡,明天一早不着凉才怪。

季锦川怕惊醒赖嘉潼,动作特地放轻,从她尖细滑嫩的下巴,一点点往下擦。

门外突然“砰”地一声巨响。

龙锐祺根据手机上的定位位置气冲冲地踹开门,看见的是这样一幅场景。

整个房间一片凌乱,被子酒瓶胡乱扔了一地,他还没来得及过门的妻子躺在别的男人的床上,睡着的姿态诱人,白皙的脸颊带着一抹不正常的潮红,而被她口口声声称比他这个丈夫还要亲的男子,正半蹲在她身边,一只手捻着她的衣领往外翻,另一只手则放在了她裸露的肌肤上,轻轻移动。

他看见了季锦川那只手里还拿着毛巾,却没看清他到底在做什么。

龙锐祺只觉得一股怒火飞快地往头上涌,将他所有理智燃烧得一干二净。

“季锦川——”

暴怒的低吼声传来,季锦川抬起头来,龙锐祺三步并两步冲到他面前,不等他任何反应,挥拳朝他的脸砸去。

季锦川脸上挨了重重一拳,头偏过去,身子直接倒向床底,嘴角渗出血丝。

他愣神的瞬间,龙锐祺一步冲到他面前拎起他的衣领,咬牙警告,“你刚刚在做什么?她是我的妻子,你他妈想坐牢?”

季锦川错愕地望着眼前这个浑身布满滔天怒火的男人,赖嘉潼抱着酒瓶哭得又委屈又难受的画面还在眼前消散不去。

季锦川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攥成了拳,正想一拳砸过去以示报复,龙锐祺却突然重重地推开龙锐祺,下意识看了一眼床上因为吵闹而蹙眉翻身的女孩,朝门外的方向走去。

他挥拳的手一僵,用手背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渍,没有犹豫地跟在身后出去。

灯光晦暗的客厅,龙锐祺双手插在裤袋里,天生的王者气质彰显,再加上如画的容颜,竟然隐隐泛着清冷如月的光辉。

他看见季锦川出来,眼底掠过一丝狠意,阴冷而不屑地盯着他,“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龙氏近来准备开发的城郊公路建设案,听说季氏有意分一杯羹,这件事对我而言,不过几个电话就能搞定的事,但从我带着我的妻子离开这里之后开始,你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

方才赶到这里,他吩咐萧旸最快速度查清了季锦川的资料,他一个东城有名的纨绔富家子弟,滥交的新闻铺天盖地,他总算能理解为何赖嘉潼会从一个在她外公严格管教下知情达理的女孩,变成现在这般模样。

全都是拜他所赐。

季锦川冷笑一声,如果方才他还因为龙锐祺的贴心对他有所改观,现在却是完全笃定了他纯粹是一个嚣张跋扈自视清高的男人,原本想解释的话到了嘴边,季锦川索性咽了回去,“像你这种只会欺负嘉潼,置她的性命安危于不顾的混蛋,有什么资格说她是你的妻子,等她跟你离婚,你才应该再也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呵——”

这回轮到龙锐祺嗤笑一声。

“你这是跟我示威?”

他语气轻笑,眼底却毫无笑意,一边迈开修长的双腿,一步步走到他身边,龙锐祺冷冷睥了他一眼,目光锋芒如利剑,“看在这四年里你是她唯一的朋友的份上,我这次放过你,若还有下次,我一个电话,季氏少东私下滥交的新闻会遍布东城,你也会以猥亵他人妻子的罪名被关进监狱,扫尽季家名声。”

说完,龙锐祺再次抬脚从他身边侧身而过,季锦川眼底生出一抹恨意,转身横扫一腿踹向龙锐祺。

龙锐祺是刑警,平日是故意掩藏,真实身手怎会输他?当下反应过来,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侧身一躲,借力打力,飞起一脚朝他踹去,季锦川一个弯臂挡住,却没有预防到他突然一记力度狠厉的重拳,成功击中自己的腹部。

季锦川下意识弯下腰,疼得额际冒出冷汗。

龙锐祺不再理会他,径直要往卧室里走,季锦川一个咬牙,突然像只猎豹一样朝他扑去,“龙锐祺,你欺负我妹妹,我非替她教训你一顿不可!”

龙锐祺修长的身子在听到妹妹两个字时一僵,季锦川已经将他扑倒在地,在他挥拳的瞬间,龙锐祺立刻翻身一滚,反过来扣住他手臂往背后一剪。

两人很快扭打成一团。

季锦川身上也很快挂了彩。

可龙锐祺却一点伤口没有,脸不红不喘气的,只有身上的衬衫在扭打间凌乱了一些。

他一个用力,将压在身上的季锦川狠狠推开,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盯着季锦川,向他伸出了一只手。

季锦川想都不想就打掉了他的手,恶狠狠地瞪着他,正想开口骂他,嘴角的伤口却扯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龙锐祺清冷的眸光暗了暗,将手伸回,这次头也不回地走进卧室。

还好床上的人并没有被吵醒。

只是翻了个身,娇小的身子蜷缩成一团,怀里抱着一团布不肯撒手。

龙锐祺的目光,在看到这一幕时,生出了一股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动容,脚步也不由自主地放轻,走过去将她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她手里还抱着那团布。

龙锐祺嘴角无奈地一勾,伸出手去,稍稍一用力,将那块沾着酒味的毛巾扯了出来,露出了衣襟处一大片未干的水渍。

他这才想起方才进来时撞见季锦川拉着赖嘉潼的衣领时似乎就拿着这条毛巾,难不成就是在替她擦干?

想起自己对他下手时的狠厉,龙锐祺心里突生出一丝愧疚,下一秒,他抱着赖嘉潼往门外走,看见了还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季锦川,英俊如神的脸庞扯了扯,“我问你,你为什么给她擦身体?”

季锦川正疼得直吸气,一听这话,咬紧牙关瞪了他一眼,恨不得在他精致的脸上瞪出一个洞来,“废话,你穿着湿衣服睡觉不难受?”

龙锐祺面色一滞,冷冽地反问,“那你为什么脱她衣服?”

季锦川的怒火是喷了又喷,立刻吼了起来,“谁脱她衣服了?我只是帮她敞开点擦干表面,又没真的打算伸进去,她可是我妹妹,你龌不龌蹉?”

这一次,被骂龌蹉的龙锐祺反倒沉默了。

好半响,季锦川正好奇他怎么突然消停了,一张反泛着金光的银行卡被扔到他面前,声音细弱如风,但还是用了季锦川能听到的声音,“去医院看一看,记在我账上,随便刷。”

季锦川一个错愕猛地抬头,脸涨成了猪肝色,一双眼睛拼命往外喷火,恨不得立刻爬起来掐死他,本来就受伤,却因为起得太猛,眼前一阵眩晕,人又倒了下去。

龙锐祺已经抱着赖嘉潼走出门口。

季锦川恶狠狠盯着他的背影,声嘶力竭地大嚎出声,“龙锐祺你个王八蛋,给个巴掌赏颗枣,老子用不着你的臭钱施舍看医生,老子去你的!”

龙锐祺抱着赖嘉潼在门口一僵,一双乌眸回头冷冷扫了一眼他气急败坏的脸,目光透出丝毫不掩饰的鄙夷,紧紧抱着怀中的娇躯,突然脚步加快地走出门,一阵风似地没了踪影。

龙锐祺怀里抱着赖嘉潼,步履稳健地走进门,将她放在自己的床上,然后站在床边,一动不动地盯着她微微紧蹙的眉头,以及用双手环抱住自己的睡姿,仿佛很是不安。

在季锦川的床就睡得那么香,连他们打架的动静都听不见,一回到他的床,她反倒睡不好了?

龙锐祺长眸一眯,修长的身姿往下俯,缓缓朝她靠近,唇角一弯,唇瓣几乎贴上了她的脸,低声呼唤,“赖嘉潼?”

他清清楚楚地瞧见她柳叶似地眉头又是一蹙,蝶翼般的睫毛轻轻地颤了颤。

“龙锐祺……”

却原来只是无意识地嘤咛,酥酥软软的声音在沉寂的夜色中格外魅惑。

龙锐祺的眸色陡然加深,喉咙动了动,眼底难堪而隐忍的情绪一晃而过。

龙锐祺猛地将身体支起,作了个深呼吸,转身准备往浴室的方向走,身后却再传来一声又软又媚的呢喃,“龙锐祺,离婚……”

《拒嫁豪门,萌宠老婆小神仙》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