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娘娘诏曰:帝君你已失宠》娘娘有毒:王爷,你失宠了 章节列表 娘娘诏曰:帝君你已失宠蕾丝

娘娘诏曰:帝君你已失宠

古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叫白月湘,乌阳的小说是《娘娘诏曰:帝君你已失宠》,它的作者是上官沐沐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终是没忍住,转身之际,两道晶莹顺着眼角蜿蜒而下,心好似正被人用刀残忍割下,仍在地上狠狠践踏,从小到大,因公主身份,在乌阳国她没有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07 18:10: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白月湘,乌阳的小说是《娘娘诏曰:帝君你已失宠》,它的作者是上官沐沐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终是没忍住,转身之际,两道晶莹顺着眼角蜿蜒而下,心好似正被人用刀残忍割下,仍在地上狠狠践踏,从小到大,因公主身份,在乌阳国她没有

《娘娘诏曰:帝君你已失宠》免费试读

终是没忍住,转身之际,两道晶莹顺着眼角蜿蜒而下,心好似正被人用刀残忍割下,仍在地上狠狠践踏,从小到大,因公主身份,在乌阳国她没有姐妹,没有朋友,总是孤孤单单一个人被关在帝宫中,不知道为什么,都说血浓于水,可自父君去世后,唯一的君主哥哥便离她越来越远。

甚至不愿多看,而母后,整日的守着父亲棺椁念经,也不肯见她,一家人从不一桌用膳,更别说温情,可来到云蟒后,虽然看着像是从一个牢房走到另一个牢房,但在这里,她发现很温暖,所有人都对她很好,哪怕背了黑锅,只要她解释,她们都会信,全心全意的付出所有情感,到头来只是一场笑话。

只有帝君会宠着她,让着她,顺着她,除了帝君,全都来排斥她。

“娘娘,您别哭了,眼睛都肿了,若帝君晚上召见您,那他定会不喜欢的。”宫女佩狸万分心疼的提醒,没有问她就那么把凤印放下同样会让帝君不高兴,太过儿戏了,哎,程帝妃怎么可以这样辜负娘娘?就为了她们一句不想后宫鸡犬不宁,就彻夜不眠的去查那幕后人,无论得到什么好东西,都会想着跟这些人分享,她是真拿她们当家人看待啊。

落玉娇没有哭出声,无所谓的擦擦眼泪,嗤笑:“后宫,哪有什么真情?是咱们太天真了。”

而这边,程雪歌又坐了回去,眼睛死死盯着那拳头大小,凤凰展翅的金印不放,她是真没想到落玉娇会如此冲动,这东西是她能说不要就不要的吗?要被帝君知道,还不得雷霆震怒?尴尬的问向旁边那位:“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好像还哭了吧?

“呵,你说呢?雪歌,有些决定既然做了,那就别左右摇摆,会里外不是人,虽然我也很希望这东西落在咱云蟒自己人手里,可阿娇为了它,真挺尽心的,再说了,身为公主,为自己国民着想理所当然。”好吧,她也说不下去了,要是白月湘真从现在开始,也尽心尽责,她也认为还是她最合适。

私心,谁没有?

“难道只有让她当帝后,才能保住乌阳国安宁吗?”

穆涟依摇头:“我可不懂这些,不过乌阳国有难,云蟒是不会不管的,我想她失望并非是这事,而是你的话太伤人,算了,大印我会差人送过去,你俩先各自冷静一下,回头寻个好时机再登门致歉吧。”这事闹的,连去找白月湘麻烦的心思都没了。

程雪歌点点头,好吧,长叹一声,道别而去,阿娇未免也太敏感了,也不知是谁说哪怕再难听,只要说真话就行,如今说了,反倒来句绝交,看来实话这种东西,不能乱说,阳奉阴违,这哪里叫阳奉阴违?不都是为了云蟒国声誉吗?白月湘啊白月湘,你可真行,一天时间就将后宫给搅得鸡犬不宁。

可惜都早有约定,任何事,不能去找帝君商议,算了,说不定今夜到了玄凌殿,阿娇的心情会变好的。

然而……

暖黄色残阳余晖下的御书房此时好似富有诗意一般矗立茂密灌木中,宫殿非常宏大,仅有两层之高,里面却形如包罗万象,全国最珍贵的藏书与文房四宝皆在此楼,外表富丽,内里堂皇,且依山傍水,处处透着凉爽气息,旁侧小河中,蛙鸣虫叫,犹似仙乐。

殿内,男人正不间断批阅着来自各处的奏章,云曳则站一旁默默伺候,见又一本只被瞧过一眼的就给随意扔过来的奏本后,二话不说,乖乖弯腰捡起,并放到旁边箱子里,数一数,一百多本了,每一本都与大地亲密接触过,也第一百多次观察向男人脸色,嗯,还是不苟言笑的样子,即便看着这孩子长大,他依旧有点摸不清他的脾性。

不过他若笑了,那就代表已到怒不可赦的地步,这点是得到过证实的,帝君很少笑,可他每次见了玄尚国那位,笑得那叫一个频繁,然而谁不知天底下他最痛恨的就是纳兰流川?还未孵化出时,就已经结下天大梁子,说起来,这个纳兰流川真可谓害人不浅。

记得那时帝君差三天就可破壳而出,结果玄尚国那小子一锤子下去,便成早产儿了,导致至今还是童子身,因这事,没少给诸国嘲笑。

现在应该还不太生气,神色正常,正想着呢,又一本被无情抛掷地面,继续弯腰去捡,再怎么说都是大臣们呈上的东西,哪能真让它们一直待在地上?瞥了眼桌上的那座小山,估计有大半都得被扔,召幸帝后,就这么让人无法容忍吗?

一阵洪亮蛙鸣突兀传来,墨千寒眉梢动动,在奏章上写下最后一笔,不温不火命令:“告诉小三子,不用麻烦来跑一趟了,宣帝后今夜玄凌殿伺候。”末了随意抽过一本,刚打开,匆忙过了眼就给毫不留情的抛开。

“咳咳!”云曳捂住嘴,拼命吞咽差点被呛着的唾液,老眼瞪大,还宣?七位大臣跪在朝堂都没起来呢,而且这些奏折越来越多,外面三大箱子都没拆封,都不知道要批阅到什么时候,还不得不他亲自过目,没看整个御书房连个伺候的人都没吗?

都被他这老骨头给打发走了,就那扔奏章手势,若被传扬出去还了得?

奏章是什么?国之根本,没有比这东西更值得尊重的了,其实只要非四处灾害,每日最小多半箱需要帝君亲自批阅,皆由中书殿十多位大臣层层筛选出来的重大事件,今日却一下子堆积来四箱,几乎全和帝后有关,看来中书殿也已被收买,还聪明的故意将重要奏章给混合其中,让帝君不看也得看。

谁让他这糟老头识字不多?否则也能帮着挑选挑选。

哎,这个时候还要传帝后,那明天是不是得有八箱子?要批阅到何时?

很想劝点什么,好歹把这些批阅完再说,可看男人态度决然,只好弯腰走出。

《娘娘诏曰:帝君你已失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