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凶井》凶镜 69文 凶井精彩试读

凶井

都市连载中

晓白鱼新书《凶井》由晓白鱼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黄安,黄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毕竟是新婚,黄安很是高兴,拜完堂他就下来敬酒,敬酒的时候,我细看了那新娘子一眼,她真是美,粉面桃腮,红唇娇嫩,浅浅一笑勾人魂魄。黄

厦门乐创|更新:2019-08-19 12:08: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晓白鱼新书《凶井》由晓白鱼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黄安,黄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毕竟是新婚,黄安很是高兴,拜完堂他就下来敬酒,敬酒的时候,我细看了那新娘子一眼,她真是美,粉面桃腮,红唇娇嫩,浅浅一笑勾人魂魄。黄

《凶井》免费试读

毕竟是新婚,黄安很是高兴,拜完堂他就下来敬酒,敬酒的时候,我细看了那新娘子一眼,她真是美,粉面桃腮,红唇娇嫩,浅浅一笑勾人魂魄。

黄安拉着新娘子走了过来,过来高高的捧起了酒杯,人家敬酒,我就得接着,不过在接着之前狠狠攥了一下道士的手心叫他小心一些不要多事。

道士疼的哇叫了一声,惹得旁边一位大叔说,从进来我就看见你两拉着手啦,你两这小伙真有意思。

大叔的心思我不去猜度,而新娘早就将酒杯递了过来。

我连忙接过酒杯一饮而尽,而就在仰头的时候,发现新娘的脸部突然僵了一下。

这种僵不是呆板,木讷的感觉,而是僵硬,充满死气的感觉。

我有些诧异,狠劲的眨了眨眼睛,而这时候,新娘又递过来一杯酒。这次我仰起头来慢慢的喝,在仰头的时候,她的脸庞又僵了一下,不过很快的恢复了自然。

道士说的没错,她有问题!

喝完酒,我就对黄安说,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好歹也给兄弟介绍介绍新娘子啊!

黄安呵呵一笑:她叫凌惜影,桃花村的头号美女。

我举起酒杯对新娘子道:弟妹,来祝你两白头偕老,幸福一生。

新娘微笑着喝光了杯中的酒水。

她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这更加深了我心里的疑惑。

弟妹,你看哥哥还没有媳妇,你就祝福一下哥哥,让哥哥沾沾你的喜气也好尽快找个媳妇。我试探的说道。

新娘子又微笑着喝了一杯酒,并没有说话,而且她抬头的时候,脸庞又僵了一下。

好了,小宇,她比较害羞,我来祝福你,祝你被娟子搞得走不了路。黄安哈哈大笑。

我在他胸口锤了一拳,轻骂了一句。

黄安笑着去另一桌敬酒,而我对道士低低的道:你刚才看到了什么具体和我说说。

道士震惊的看了我一眼:我只是瞅见那新娘子身上有一道灰蒙蒙的气,不过那股气一闪而逝,看不真切。

气,那是什么东西,我一直猜测是鬼,可是是鬼的话,又怎么可能逃出咱两的眼睛。我轻声说道。

道士皱了一下眉:这也不能排除是鬼的可能性,道行高的鬼,以我们的能力还真看不清楚。

我很是着急,如果这个新娘子真有问题,那么黄安真有可能出事。

为了搞清这个新娘子到底怎么回事,在酒席散了以后,我和道士偷偷的溜进了他们的房间。

溜进人家的婚房是一件不齿的事情,但是为了黄安的安危我只有将脸面装进了裤裆里,抱着被打一顿的打算。

进入房间以后,我和道士就起了分歧,道士说他要藏在衣柜,我说坚决不行,衣柜我早已选中。

道士问,那他藏哪?

我指了指床底。

道士有些恼火说,他绝不窝在床下。

道士生气的时候,我率先走进了衣柜并说,赶快的,等一会人家进来你就等着挨打吧,难道还嫌没有躺够。

道士郁闷的钻在了床底。

夜黑的很快,到了十一点多的时候,我才听到了脚步的声音,于是顺着衣柜的缝隙往外望。

这个衣柜的质量不是一般的好,我望了半天竟然什么也没有看到,于是有些后悔,早知道自己趴床下了,现在也不至于连个影也瞅不见。

那两个脚步声进来以后就是脱衣服,解扣子的声音,然后就是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这个黄安还真不是一般的着急,居然连前戏都没做就进入主题。我在柜子里一阵埋怨。

床上的动静越来越大,我听得越来越是口干舌燥,心里也越是着急,难道我看错了,新娘没有问题?

不会,我刚才看的真真的,她脸上的僵硬太过的诡异,何况道士也不会看错。

如果新娘有问题,她一定会动手,在新婚之夜动手。

我就是在等她动手然后抓个正着。

我焦急的等着,谁成想这两人一折腾就是一晚,到了第二天的早上才沉沉睡去。

听到外面打呼噜的声音,我才缓缓的打开了衣柜。

我打开衣柜原想着早早的溜走,可是出来之后彻底的傻了眼。

床上的是村里的混子黑子和他的媳妇红姑,根本不是黄安和凌惜影!

怎么会这样,我连忙从床底揪出了道士,问他怎么没有发现床上的不是黄安。

道士哭丧着脸:我的伤还没好利索,钻在床底哪敢动弹,动弹一下骨头都疼。

我接着将黑子夫妇揪了起来,他俩还一脸懵逼。

我问黄安去了哪里,黑了说他怎么知道,昨天他和媳妇喝醉了,就晕晕乎乎的走到了这里然后就睡了过去。

忽然间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于是赶忙寻找黄安,可是他的家里,村子里都没有黄安的半个影子。

黄安不见了,不光他不见了,他的媳妇也不见了!

他好端端的怎么会不见了,我非常的震惊,连忙去问黄伯怎么个情况。

黄伯是黄安的爷爷,在村里他的辈分小些,按辈分黄安应该叫我小叔,不过因为年龄差不多,也就一直以兄弟相称。

我没敢将实情告诉黄伯,只是说黄安和他媳妇去娘家住几天,顺便问了一下谁给介绍的这门亲事。

黄伯说,亲事是一个平二姑的人给介绍的,她也是桃花村的,平日里以说媒为生。

他还说了一大堆平二姑这个人的事情,不过我主要的问了一下地址就赶往了桃花村。

到了桃花村以后,我一连问了五六户人家竟然没人听过凌惜影这个名字,这可让我担心了起来。

没有问到凌惜影,我就问平二姑,平二姑这个人村里的那些老少还是知道,不过那些村民告诉我,平二姑是个说媒的不错,但是脑子有些问题。

总算问到了一个,总比没有的强,于是我通过在黄伯那里得来的地址问到了平二姑的家。

我和道士找到的时候,那是一个低矮的平房,院子当中放满了破烂,在一间房间的门口还放着一个花圈。

这个平二姑到底是干嘛的啊!看着凌乱的院子,道士纳闷的说了一句。

是啊,花圈,破烂,说媒,这些根本搭不到一块几件事竟然同时出现在了这个人的身上。

这个平房只有三间房屋,为表示尊重,我轻声的敲着门,并呼唤着平二姑的名字。

我一连喊了半个小时也没有一个人出来,无奈之下爬到窗户上张望,而刚站到窗户之上,放着花圈的那扇房门咯吱一声打了开来。

进来吧!门虽开了,但是并没有人出来,只是从里面传出来一个沉闷的声音。

我从窗户上跳下和道士从那扇门里走了进去。

屋里的光线很暗,而且更加的乱,烟头,废纸,内裤,扔的到处都是。

这个屋子的味道真是难闻,我在捂鼻子的同时瞅见了最里面一个黝黑黝黑的神像。

这人到底是干嘛的,居然还有神像!

这个神像虽然小,但是凶神恶煞的,在这个小屋之中让人更感觉阴森恐怖。

高媒!现在还有人供奉高媒!道士惊讶的说道。

高媒是什么。我皱眉嘟囔了一句。

道士轻声道:人们最早供奉的媒神就是高媒,主生儿育女之神。

我哦了一句,在房间中找平二姑的身影,可是扫了一圈竟然没有。

那个平二姑没在这里,刚才说话的是谁呢?我诧异了起来。

就在我嘀咕的时候,神像的下面,一个黑影抖啊抖,抖成了一个人的模样。

不好意思,刚睡了一会觉,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原来他竟窝在神像的下面,屋里的杂物太多我都没有发现。

《凶井》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