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冷君的弃妻》冷君的弃妻完整版txt 诱受 冷君的弃妻LOLI

冷君的弃妻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左言霜,安严的小说《冷君的弃妻》此文是敛心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娘,娘!” 一声娇弱的惨叫,一个穿着华丽

|更新:2021-01-25 00:03: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左言霜,安严的小说《冷君的弃妻》此文是敛心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娘,娘!” 一声娇弱的惨叫,一个穿着华丽

《冷君的弃妻》免费试读

“娘,娘!”

一声娇弱的惨叫,一个穿着华丽的女妇人跟着倒地,刺目的血染红了地上的杂草,属于血的味道在空气中漫沿而开。

“娘……”用力的掩着嘴巴,看着一地的尸首,才十岁出头的女孩惊红了眼,只能直觉的不断往后退,双脚因为害怕而颤抖,双眸闪过绝望的光芒。

“将这个女孩跟剩下那个仆人也杀掉,不能留有活口。”走有前面的黑衣人冷冷的命令,走到马车上开始翻找着贵重的物品。

“不要。”

锋利的剑光让左言霜从梦中扎醒,汗水湿透着她的发端,宛如那梦已历练了一夜之久,泪水早已淹盖那黑白分明的大眼,像冰霜一般刺痛着她的心。

“娘?”望着一房的宁静,左言霜痛苦的将头埋到被祸内,记忆刹那如狂潮涌来,一幕幕景象钻进她脑海,叫她痛苦不堪。

她叫左言霜,父亲是富甲一方的商人也曾是在朝为官的大臣,却因多年前娘亲的惨死辞官而回。刚才的梦她已经很久没有再梦起了,只是当梦再度出现时,她才知道心仍然在痛。

七年前,那是一个她永世不忘的日子,一个让她惨失娘亲的大日子。

当日她幸得活命是一个路过的大哥哥救了她,只可惜她至今都没有机会见那个大哥哥一面,也不曾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小姐,你是不是又发恶梦了?”门突然推开,进来的丫头看见了她额上的冷汗,不禁担忧的冲了上前。

“没事,现在什么时候了?你打点温水给我洗脸吧!”回神看了看丫环婉儿,左言霜慢慢的坐床上走下,拿起一旁的衣服穿上,看了眼窗外微弱的光线,知道已到天亮了。

若不是天亮了,相信她还能在梦中看到那大哥哥的笑脸吧!

‘妹妹,你不会有事的,你的下人会把你带回家去的。’

大哥哥当时是这么说的,还拍了一下她旁边那吓坏了的下人的肩。

之后,她便傻傻的看着他消失的身影,最后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她才跟当时唯一幸存的下人财叔带着娘亲的尸体回到家来。

“小姐,你已经很久没有发那恶梦了,是不是最近心情不好啊?要不要婉儿陪你出去散散心?”婉儿微笑,将早已准备好的暖水放到一旁,再侍候左言霜换衣。

她跟了小姐的时间不长,也只是七年左右吧!因为之前一直跟随小姐的下人在那次遇上山贼的途中也不幸丧生了,她便从那时候一直侍候小姐,也眼看着小姐如何晚晚受恶梦的折磨,好不容易这两年少了发那恶梦,他们才总算安心一点。

夫人死的时候小姐才十一岁,那太小了,又怎能承受着亲眼目睹娘亲的死那种凄惨的打击呢?真是可怜。

“你想去哪里散心啊?”左言霜看了眼旁边的丫环,微笑着问。

“小姐,你知道吗?今天家里来了个客人,老爷可是盛情款待呢!”婉儿是个嘴巴从不会闲下来的人,每天总有话题供她一直的说个不停。

“什么客人?”左言霜顺口的问,其实不是真的好奇。

她爹是个好客之人,从来客人便不在少数之中,就算有什么客人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好像是安什么来的,也是经商的吧!我刚才听财叔说那人很有钱的,到处都有他们的生意,可是比我们老爷有钱得多。”婉儿慢慢的回想,可就是想不起那人是谁。

“姓安的有钱人?会不会是来自京城的安严?”左言霜微笑摇头,对于婉儿的可爱只能一笑置之。

“对,就是他,他还带了个儿子来呢!他那儿子长得很俊俏的,家里的女婢看到他都红着脸低下了头。”婉儿用力的点头,为左言霜系好腰带后走到盛着温水的盘里慢慢的扭着毛巾。

“他那儿子叫安堪,也是在朝中做大臣的,听说他人长得是很不错,而且很有才华,甚得皇上的器重,跟孝亲王还是好兄弟,你们会心跳脸红看上人家也是应该的事。”左言霜微笑嘲弄,以湿巾抹去脸上的冷汗,以玩笑化解心中因梦魔而引起的痛苦。

“小姐,你这是在开人家玩笑吗?我才没有看上他,而且我都没有看见他是怎样的便来待候小姐你。”婉儿脸上一红,白了左言霜一眼。

淡淡的笑,左言霜也没有多说什么,走到椅子前坐下,让婉儿为她梳头。

“小姐,你今天想梳成怎样的?”婉儿习惯性的拿起梳子便问。

“随便就行,你知道我喜欢简单一点的。”头发戴太多的饰品只会让头更重而已。

“嗯!”

“小姐,老爷说要小姐出去一下大厅,说有客人来了。”这时一个看上去比婉儿更小的丫环走了进来,看向梳妆台前的左言霜恭敬的笑说。

“行,我一会就去。”低下眼睑,左言霜淡淡的应声。

“小姐,老爷找你出去做什么?家里经常有客,也不见他叫你出去啊!”婉儿不明白的问,手上的动作可是不曾放慢。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左言霜淡然的弯起唇。

今年她已十八,自十五岁及笄以后上门提亲的人不少而她却一再的拒绝,所以爹爹现在才会这么紧张。

若安堪真如传言中那么的好,他又怎会不想趁此机会将女儿泼出去呢?

“什么意思?”婉儿不解的看进铜镜中的小姐,却只看到她但笑不言的动人模样。

他们小姐不算得上什么倾国倾城之人,却绝对是一个漂亮动人的女孩子,气质超然,学识高而且品德好,都不知有多少富家子弟想要得夺得了,只是小姐一直不肯嫁而已。

眼看着婉儿为她配上最后一件发饰,左言霜才慢慢的站起,转身微大厅而去。

她当然明白爹爹的用心在哪里,可是她向来是孝顺之人,娘死后她便跟唯一的亲人爹爹相依为命,如今爹爹想要她去,那么她就去见一下那个安堪又何防?

又不是见一下便得要嫁人的。

越过左府的长廊,她们很快的便来到了大厅,左言霜慢步进入,先走到她的爹爹跟前微微欠身:“霜儿向爹爹问早。”

《冷君的弃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