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兮美人》兮美人电视剧 GC 兮美人健全文

兮美人

现代言情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无结心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兮美人》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宇文歌,陆玉章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太后不敢置信地看着宇文歌,在她心里宇文歌虽然还算

|更新:2021-01-24 10:01:4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无结心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兮美人》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宇文歌,陆玉章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太后不敢置信地看着宇文歌,在她心里宇文歌虽然还算

《兮美人》免费试读

太后不敢置信地看着宇文歌,在她心里宇文歌虽然还算聪慧,可心思从来只放在与刘家那小子玩乐上。

今日他突然如此质问,着实令人吃惊。

太后年纪虽不算大,但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瞬间便冷静了下来,心想宇文歌深夜而来,必然早有打算,不如先听听他的意思。

“那歌儿到底是有何事,又是借的什么人?”

宇文歌开门见山地向太后控诉朝臣们结党营私,从不把他这个皇上放在眼里,即便沅州水患,灾情恶劣如此,流寇横行,百姓民不聊生,却依旧没一个大臣敢提。

“说完了?”太后听罢,心里其实是有些宽慰的,至少这孩子还是心系江山社稷,可到底年轻气盛,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皇上打算如何处理?”

“朕知道此事牵一发而动全身,势必要牵连太多人,所以儿臣以为当务之急是先铲除沅州一带的流寇。流寇并无根基,不过是这些大臣懒政,不愿做这出力不讨好的事。”

“皇儿既然知道此事出力不讨好,那么又有谁愿意做呢?”太后饶有兴致地问道,她本以为宇文歌不过义愤填膺地说几句,最后还是不得不从长计议,却不料此次他早已想到了这么深。

“儿臣已有人选。”宇文歌难以自控地露出得意之色。

“谁?”向来波澜不惊的太后也不禁挑高了眉毛问道。

“母后答应相助儿臣,儿臣就告诉母后。”

“皇上已经学会跟哀家讨价还价了?”太后虽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里却早已盘算了一圈,皇上亲政不久,若说能站在他身边的人也只有刘家那小子了,可那小子能成什么气候。

“母后——”宇文歌这会又收起锋芒,有些嗲意地唤到。

“你这孩子,贵为天子,怎么总是这般没个正形!”

“儿臣虽未天子,那也是母后的孩儿。”

宇文歌一双如秋水荡漾般的双眸,殷切地看着太后。“母后难道甘愿眼睁睁看着这些老东西在朝堂上为所欲为吗?”

太后苦笑,她如何甘愿?不过是十八年前那段新派旧派之争让裴家元气大伤,才会让司徒椎这个老狐狸便从中渔利,一步一步坐稳了右相之位。

“歌儿莫在与哀家卖关子了,你若计划周全,哀家自当倾力相住。”

宇文歌见太后松口,欣喜若狂称道,“母后,儿臣所说之人名叫赵孟吟。”

太后暗自思忖,却怎么也想不出朝堂之上有这么一个人。

“他是——”

宇文歌轻咳两声,面露微微尴尬之色。

“他是信国侯府的姑爷……”

太后忍不住嘲讽一笑,“难不成是沈碧玉那丫头的夫君?那人小门小户出身,在沈家做了入赘女婿,连哀家都听说他终日看沈碧玉脸色行事,皇上竟想将此重任交给他?”

......

五日后。向来平淡无奇走走过场的早朝发生了一件颇为有趣的事。

沅州巡抚陆玉章在大殿上痛诉流寇恶行,哭着求宇文歌增兵勤寇。

司徒椎一直阴着脸,冷冷地看着在大殿上痛哭流涕的陆大人。三日前,陆玉章登门求见,说是自己宠妾被贼寇头子看上了,竟在宠妾去寺里上香的路上把人截走了,可这宠妾却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陆玉章年近五十,老来得子,十分看重这个孩子,却不料出了此事,如今宠妾和肚子里的孩子生死未卜,陆玉章心急如焚便来求司徒椎相助。

司徒椎自然没有闲工夫理会这种事,不过是宽慰了几句,又言这调兵遣将哪里是这么容易的事,总是需要些时日。结果没想到这陆大人竟狗急跳墙,自己跑到朝堂上胡说八道来了。

司徒椎默不作声,冷眼观察着宇文歌的反应。

“流寇?”宇文歌故作惊讶,心里却佩服赵孟吟动作之迅速,果然是没有看错人。“之前可从未听陆爱卿提起过啊。”

陆玉章早已心急如焚,哪里还顾得上滴水不漏,只说道,“臣,臣未曾料到那流寇已经如此猖獗,只是先行靠自己的兵力压制,却不料......皇上,沅州的形势已经万分紧急,望皇上三思啊!”

朝堂上众大臣听着这话纷纷摇头,这个陆玉章此话不是在给自己挖坑么,知情不报乃是隐瞒灾情,流寇又压制不住便是能力不足,这两条无论哪个都足以让他头上的这顶乌纱帽戴不下去了。

“司徒爱卿以为如何啊?”宇文歌看着一言不发的司徒椎,暗自腹诽这个陆玉章出了这么大的纰漏,看这个老狐狸怎么应对。

“臣以为沅州兵力到并非不敌流寇,只不过要分调大半的兵力救灾抗险,所以难免会力不从心。”

这个司徒椎一句话就把陆玉章的纰漏给圆回几分,果真是老奸巨猾。

“爱卿言之有理,可如陆卿所言,情势已经如此危急,总不能等到沅州的兵力恢复再做处理吧。”

那陆玉章一听,这得等到什么时候?怕是自己宠妾早就被贼寇糟蹋了,这肚子里的孩子也好保不住了,连忙说道,“皇上,此事不能再拖了!”

宇文歌捏了捏眉心,似是一副无奈之态。“这调兵去沅州着实不是一件易事,不知陆卿可有所策略?”

陆玉章心知他此举已是忤逆了司徒右相,想来即便小妾和孩子救了回来,这官职恐怕也不保,若是再敢多嘴,恐怕连命都要没了,只好瞧了一眼司徒椎,支支吾吾地说道,“此事还是应由皇上和右相大人定夺才是。”

“唉,这确实是个难题啊......不知众位爱卿有何意见?”

司徒椎到此刻都尚未表态,众大臣皆是摸不清他的意思,不敢妄自发言。

“怎么?这满朝文武,竟无一人有办法对付区区流寇?大齐颜面何在啊!”宇文歌面起怒色,目光扫过这死气沉沉的大殿,心中十分凄凉。

这时,司徒椎缓缓开口,“陛下,我大齐北有齐甲军,东有东海水师,哪一个不是令人闻风丧胆的精兵,只不过这两支军队距离沅州实在路途遥远,实在是不适合调遣。“

宇文歌赞同地点点头,”那是自然。“

司徒椎忽而抬起头来,讪讪地一笑,说道,“所以臣以为不如在沅州附近的州县各自调派些兵力前去,最为稳妥。”

《兮美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