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归锦》归锦的意思是什么 GAY吧 归锦BG文

归锦

古代言情连载中

新书《归锦》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言束,主角余雨涵,宫氏,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余杭不知道崖顶上的人走了没有,她只知道自己快撑不住了。 突然,双手紧握住的树枝骤然断裂,她再也抓不住。 明明不是自己算计好的吗,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4 00:24: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归锦》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言束,主角余雨涵,宫氏,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余杭不知道崖顶上的人走了没有,她只知道自己快撑不住了。 突然,双手紧握住的树枝骤然断裂,她再也抓不住。 明明不是自己算计好的吗,

《归锦》免费试读

余杭不知道崖顶上的人走了没有,她只知道自己快撑不住了。

突然,双手紧握住的树枝骤然断裂,她再也抓不住。

明明不是自己算计好的吗,为何那枝干会突然断裂,明明昨日她打探那时见到的悬崖下有一小块突出的平地,为什么都没有了。

她算好的要将计就计,让原先应该死去的余雨涵死去,让她用余杭的身份重新开始,明明昨日还有的,今日却不见了,如若不然,她是绝对不会拿自己Xing命开玩笑的,究竟哪里出错了。

她的声音在树枝断裂的那一刻爆发而出,巨大的声响回荡在两壁的崖谷之间,嘶声力竭的一声惊呼,却唤不回即将逝去的生命。

视野越来越小,视线越来越模糊,余杭听不见任何声音,只是哀叹自己重活在这世间不过短短三个月。

雨越下越大,她的叫喊声混着雨声显得格外突兀,特别是宫氏的百日礼,更是让人的心寒上几分。

她不知道,悬崖顶上的她所谓的父亲,此刻正瞠目圆瞪,眸中藏有的愤恨复杂甚至一丝无奈,下令定要找到她。

白,一望无际的白,白的空洞,白的心寒。

她又回到了这个虚无世界了吗?

只是,这一次并没有余雨涵的出现,或许,她对自己失望透顶了吧,她只是希望自己能为母报仇,可她却先落得个惨死悬崖的下场。

这一次,却没有了惊恐,有的只是遗憾。

只是,耳边为什么那么吵,似乎有谁在不断说话,苍老的声音有点急促,似在殷切呼唤他。

余杭忍不住皱眉,想叫他别吵,却发不出丁点声音,隐约中感觉脑海昏昏沉沉似要爆炸。

终于忍不住低吼出声,明明是寒冬腊月,她却大汗淋漓。

这是哪。

不是茅屋,她不是掉落悬崖吗。

“你再不醒,黄花菜都凉了。”

“谁。”余杭猛然睁眼,眼前映入一幅惊悚的面容,吓得往后挪了一步。

哪知眼前的老者却不被她这反应激怒,反而摸了摸自己的脸,扬唇浅笑。

“小女娃,你说我是谁呢?”老者笑眯眯,但模样却惊悚无比。

老者虽面目丑陋,但眸中却溢满慈笑。

“你是谁。”

“老道无言。”无言摸摸胡子,丝毫不在意余杭直勾勾盯着他丑陋的面容看。

眼前之人,面容尽毁,脸上皆是疤痕与凸起,看起来好不可怕,而他的面部肌肉随着笑容一颤一颤,更添几分诡异。

余杭能举手保证,这是她这辈子见过最吓人的一张脸,还能直视着他说话已经是她的本事了。

“无言是谁。”余杭似乎要将她刨根究底,但老道却不再说了。

“这段日子你便留在这治伤吧,好了便回到你原本的轨道去。”无言道完,便起身离开。

不知痛觉是不是晚了一步,余杭这才感觉这幅躯体之重,好痛,噬骨般的痛。

先去一直有香气入鼻,余杭根本察觉不到自身痛楚,这会无言离去,那股香气也随之不见,痛楚随之欲出,他到底是谁。

她坠入悬崖,本以为便会渡入轮回之中,哪知竟会被救。

虽捡回一条命,却是身受重伤,怕是不养上几个月是恢复不了。

只是她很奇怪,为什么会有人住于悬崖之下,而且他面目疮痍,却身怀奇香。

想起昨日探查之时那突起的平地还在,今日却不在,她才会直直落入这崖底,这让她不由得怀疑,这究竟是有人所为,还是她真的运气不太好?

她不知道她的消失会带去什么结果,她只知道,自己受不了卫国公府囚禁般的生活。

养好伤,她便回长安,她还有未探知的秘密,宫氏之死,余雨涵的嘱托,七氏的陷害,她绝不是心善之人,别人伤她的,他日必定数倍相还。

***

悬崖上峭壁横生,让人看着都不由得心颤,崖下却别有一番天地。

不大不小的地方,却有一面湖,一间树屋,身周环绕着各种奇花异草,葱葱郁郁一片自然,加之天空辽阔湛蓝,鼻尖芳香环绕,恍惚让人进入了世外桃源。

屋外摆放着一套石桌椅,石桌上摆放着不多不少五样东西,石椅上的老者正在给端坐在另一椅子上的少女讲课。

“这是血阳花籽,这是忘忧草籽,这是血参。”

“将之埋入土中,浇灌三十日,每日浇以半壶润米水,待到七七四十九天之后……”

“认真听。”

‘啪’地一下,无言将手中书本重重丢在余杭头上。

余杭吃痛捂住,揉揉困倦的双眼,嘴巴迷糊喊到:“知道了。”

她撑起自己头,集中精神听着无言所讲。

自从她伤好了七七八八起,无言便每日都会与她讲关于药理之事,一讲便是几个时辰,近日更是拼命往她脑子里输灌知识。

余杭昨夜在药房捣鼓着无言所教制作清心丸的法子,许是太过沉迷其中,竟做到天微亮才去小憩一会,只不过她头刚碰枕头,便被无言揪着来讲课。

“万物相生相克,每种毒物身周定有其天敌,唯有众生相克相生,这天下苍生才能保持一种平衡状态,正如同药理,一种毒物对应一种解药,我们作为药师,非救人,非害人,而是在我们自身基础上,利用自己所能,保护好自己。”

余杭似懂非懂点了下头。

无言见她面露倦容,无言眸中闪过一抹不快。

“你昨夜干嘛去了,怎会一脸倦容。”

“恩恩。”困虫袭来,余杭哼哼唧唧应了一声。

“我有说过让你半夜去制药吗,回去,把清心诀给我抄十遍。”

不说他也知道!

‘啪’又是一卷书落。

“师傅!”余杭委屈叫了一声。

“是,师傅。”余杭十分憋屈,无言老道昨日口中念叨着让她不能只听理论而不实践,昨夜她便实践去了,今天却因为她的实践而罚她抄写清心诀。

余杭也十分憋屈,就因为她好奇无言老道天天捧着的书是什么便好奇看了一下,却被逼着拜师,天天学着药理。

“不要睡,不要睡。”余杭嘴中念叨着,脑袋却咚地一声落在矮桌上。

《归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