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绣外慧中》绣外慧中 蓝惜月 御姐 绣外慧中免费阅读

绣外慧中

古代言情连载中

新书《绣外慧中》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蓝惜月,主角俞宛秋,沈府,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走下乐寿堂正房的台阶时,俞宛秋差点一脚踏空,好在两边及时有人搀住。她只带了知墨一人,另一个扶她的是薛凝碧。 三个人默无声息地在走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4 00:19: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绣外慧中》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蓝惜月,主角俞宛秋,沈府,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走下乐寿堂正房的台阶时,俞宛秋差点一脚踏空,好在两边及时有人搀住。她只带了知墨一人,另一个扶她的是薛凝碧。 三个人默无声息地在走

《绣外慧中》免费试读

走下乐寿堂正房的台阶时,俞宛秋差点一脚踏空,好在两边及时有人搀住。她只带了知墨一人,另一个扶她的是薛凝碧。

三个人默无声息地在走在穿堂里,与席的诸人中,只有她们三个是住在后园的。薛凝碧的住处就在沈府的绣房,是贴着前院和后园之间的围墙修的一排房子。

眼看绣房就要到了,薛凝碧突然提议:“天色还早,去我那儿坐坐吧。”她平时颇有些独行侠的味道,总不邀人去她房里做客的,自家也很少串门,上一次如果不是俞宛秋以罕见绣品为“饵”,只怕还请不动她呢。

“好”,俞宛秋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虽然天色明明就不早了。

老太君屋里的晚饭比别处要早一点,老人家总是喜欢早睡早起的,所以府里的厨房总是先备好老太君的饭。不过等吃完,也差不多要上灯了。

“可惜我那里没有好茶点招待你。”薛凝碧朝她笑了笑,闭塞的穿堂,沉闷的气氛,因为她温柔婉转的笑容,而有了一点生气。

俞宛秋报以微笑:“刚吃了饭的,有也吃不下呀。”

才到绣房的阶檐下,齐集在一间屋里做活儿的几个绣娘全都站了起来,带着一点艳羡的口吻说:“薛师傅你回来了,听说今儿有贡品鱼吃?俞姑娘不用说,肯定是坐上席了,老太君那么疼你。”

“有师傅在,哪儿轮得到我坐上席”,俞宛秋含笑跟她们打过招呼,眼睛从她们手上扫过,只瞄了一眼那大红大绿的缎面和上面鸳鸯戏水的图案,就知道这肯定是给哪位姑娘准备的嫁妆。

沈府已届婚龄的只有一个,也只有她的娘亲有这份能耐,女儿都还没议亲,就开始请人绣新婚的被面了。要是换一个人,即便有这样的想法,也必须通过当家太太安排这些事,那人好意思开口么,起码也要等正式定亲以后吧。

趁着薛凝碧跟她们讨论针法,俞宛秋低头对身边的知墨交代:“你回去把我们前几天买的干果点心包一些来,对了,再把新茶也拿一盒来。”又看着外面渐渐暗下去的天光说:“来的时候提一盏灯笼,叫纹绣陪你一起来。”

纹绣是她身边负责衣物被褥的丫环,绣工一般,但做衣服的手艺不错。她在沈府这五年来所穿的衣裳,全都是纹绣一手裁出来的,做的时候其他人再帮帮工。如果能让纹绣认识薛凝碧,也许可以得到一些指导。

打发走知墨,薛凝碧已经让绣娘们点上大蜡,自己则拿着一只小蜡烛带着俞宛秋走回里头的房里。

在外面时还能勉强撑着,甚至笑眯眯地跟绣娘们寒暄。可此刻,坐在薛凝碧干净简朴的卧室里,望着青色床帐上跳跃的烛光,就像倒映在墙上那些不断奔走相告、窃窃私语的身影,俞宛秋突然眼眶一热,趴在铺着素白桌巾的小圆几上无声地哭了起来。

薛凝碧也没说什么,由着她哭完,才递过一块帕子道:“送给你的,要是你今天不来,我还准备给你送过去呢。”一面说,一面拉开圆几下的抽屉,里面有一叠手绢,“四种颜色四种花样,看你喜欢哪一种。”

俞宛秋朝手上那块看过去,是一副菡萏出水图,粉荷亭亭,莲叶田田,岸上甚至有垂柳依依摇曳,根本就是艺术品嘛,怎么舍得拿它擦眼泪。

于是抽出自己袖中的旧帕子擦了,眼巴巴地望着抽屉说:“要是我都喜欢,你能不能都送给我?”

薛凝碧一笑,索Xing全部拿出来放到她的膝上说:“本来就是给你绣的呀,我只是问你哪块最好看。”

“都好看,都好看”,俞宛秋一条条展开,每一条都爱不释手,嘴里还嗔着:“早说嘛,害得我都不敢看别的了,看到了就舍不得放下,却只能择其一,多痛苦啊。”

薛凝碧瞅着她泪痕宛然的眼,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你真不错。”

“什么?”俞宛秋没听明白,什么叫她“真不错”?

“你刚才明明那么委屈,眼泪都没擦干,就开始跟我开玩笑,而且,最难得的是,你只是自己哭了一会子,都没有向我诉苦。”

俞宛秋脸上浮起一抹无奈的笑容:“诉苦有什么用呢,再说当时的情形你都看得很明白,有什么好说的。”

薛凝碧点了点头,用过来人的口吻说:“你这样想很好,其实真的没什么。等你有过我这样的经历,你就会发现,被不相干的人不疼不痒地说几句,你根本不用在乎的。”

俞宛秋很想问她到底经历过什么,可那是人家的疮疤,她自己不揭,别人怎好去揭。

所以她只能笑着说:“是没什么,再难堪的往事都会成为过去,有一句话,叫‘噩梦醒来是早晨’,只要享受新的一天就好,何必再去惦记着过去的噩梦。”

“噩梦醒来是早晨”,薛凝碧喃喃念了一遍,然后赞叹道:“这句话说得真好,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俞宛秋却忍不住揭穿她:“你没有,你其实还没有。”

薛凝碧的表情有些猝不及防的狼狈,俞宛秋很诚恳地看着她说:“你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应该更开朗,更快乐一些才对,而不是这副‘波澜誓不起,妾心古井水’的样子。”

见薛凝碧低下头不吭声,俞宛秋忙道:“我不是说你这样不好,人要忘掉过去总是需要时间的,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恬淡素雅,冷静自制,在这偌大的沈府里,若要挑气质最好的女人,我首选你。”

薛凝碧笑瞪了她一眼:“你见我有心事,故意逗我开心么,你这么一点年纪,统共才见过几个人啊,就奢谈气质。”

俞宛秋举手做发誓状:“这绝对是真心话,我没说你是大美女,但你真的别具气质,而且是在人堆里一眼望过去就能让人眼睛一亮的那种。”

她在古代是没见过多少人,可是以前做广告人时见过的明星都不知道有多少,关于气质问题,她自认还是有发言权的。

薛凝碧不笑了,眼里交替闪过甜蜜、伤心、怀念、悔恨,末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当年也有人这样说过,可那又如何?最后还不是选了脸蛋漂亮的,哪怕她俗艳不堪,出身下贱。”

俞宛秋内疚地张了张嘴,很明显是她的话勾起了薛凝碧的伤心事,她很想安慰,可临到出口时才发现,在一个被所爱的男人伤透了心的女人面前,一切的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就像她当初被大老板连臻鄙弃到死时,谁又能够安慰?

薛凝碧最后幽幽地说:“所以女人还是要漂亮,像你这样的,任何男人都逃不出你的手掌心。”

俞宛秋讶然道:“谢谢你给我这么高的评价,但我这张脸,也许自己天天对着镜子看吧,真不觉得有多漂亮。”

这不是矫情,想她穿越的第一天看到这张脸时还挺失望的。因为河上的俞宛秋之灵轻盈飘逸,等她附体后对着镜子一看,整个一重症病人的样子,瘦得尖嘴猴腮的,后来病好了,也只觉得稍微圆润了一点。只能说,第一印象太重要了,第一印象不好,心里有了定论,后来就很难改变了。

薛凝碧给了她一个“我信你才怪”的眼神:“你要是不漂亮,沈府这一家子,从老到小,从上到下,一个个防你防得跟什么似的,就怕你抢走了她们的乘龙快婿。她们为什么不防别人?那程姑娘也长得不错啊。”

俞宛秋眉开眼笑地凑了上去:“你的意思是,我长得比不错还不错了?多谢多谢,我今晚可以做个好梦了,梦见自己拐到了一个俊俏郎君。”

薛凝碧忙朝外面看了一眼,然后正色警告:“你这话只能在我这里说说,到外面可千万别出口,你在这府里的名声已经够……”

“够臭了是吧”,俞宛秋很快接过话头。

薛凝碧笑了起来:“那倒不至于,就是老有人议论罢了。”

“我知道,话题人物嘛”,俞宛秋一耸肩,随口说出了一个现代名词,不过在古代用用好像也并不突兀。

从窗口远远地看见有灯笼朝这边移过来,俞宛秋心里打了个突,因为知墨实在是去得太久了,包些点心提个灯笼需要这么久吗?

走的时候,俞宛秋特意问了一下薛凝碧对那块双面绣的参悟程度,薛凝碧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俞宛秋便说:“等哪天不上学的时候我白天再来,和你一起好好地研究研究,两个人一起讨论,说不定能启发对方的思维,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薛凝碧也表示赞同:“是个好主意,那我就等着你下个旬日过来了。”

——这一章我自己很不满意,改了几遍,暂时只能改成这样了,以后也许会重修的——

《绣外慧中》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