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小兽成长日记》男孩的成长日记 XXOO 小兽成长日记强攻

小兽成长日记

现代言情连载中

新书《小兽成长日记》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洛七笑,主角童斌,俞择,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发现这个透明的钟表之后,俞择并不急着行动,只是凑近了观察它。 这个表很大,也很古朴,表盘上的数字很奇怪,像是在镜子里的倒影,全都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16 18:02:4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小兽成长日记》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洛七笑,主角童斌,俞择,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发现这个透明的钟表之后,俞择并不急着行动,只是凑近了观察它。 这个表很大,也很古朴,表盘上的数字很奇怪,像是在镜子里的倒影,全都

《小兽成长日记》免费试读

发现这个透明的钟表之后,俞择并不急着行动,只是凑近了观察它。

这个表很大,也很古朴,表盘上的数字很奇怪,像是在镜子里的倒影,全都是镜像的内容。

通过辨认,俞择发现上面的时间在正面看来应该是十一点整,和之前的那些表并不相同。

他试着伸出手,想要触碰这个钟表,却发现自己的手从表盘中间穿了过去。

俞择略一思索,再次拿出自己的灵器,用灵力催动,也没有在上面看到绿色荧光,难道这个钟表并不是灵器?那它又是什么呢?

正在他仔细观察的时候,突然有一只透明的手,堂而皇之地在大钟周围扫荡,甚至一个不小心拍到了钟面上,接着消失不见。

俞择猛然站起来,绕着大钟转了一圈,却什么都没有找到。

然后,那只手又出现了,这一次在轻微的试探之后,直接将钟表拿了起来,又发疯了一般,带着东西在整个屋子里奇怪地转圈,过了很久才停下来,接着……把它高高举过了头顶。

俞择:“……”

他挑挑眉,抱着手臂淡定地站在原地,十分好奇接下来的剧情发展。

果然,大钟并没有被扔下来,而是被规规矩矩地放在了地面上。

俞择微微一笑,蹲下身继续研究钟表。

他随意伸出手,在空气中描绘着钟表的轮廓,一不小心触到它,本以为会就这样穿过去,却惊奇地发现,自己可以触碰到这个大钟了。

迅速抽回手,俞择快速扫视一眼周围,发现没有触发其他的危险,这才放下心,继续用手检查钟表。

说是可以触碰,却也像是隔着屏幕看动画一样,只能触得到表面,其他什么都做不了。

对于这种无能为力的状况,俞择并不满意,因此他再次使用自己的特殊能力,张开双手,牢牢地抓住钟表,企图移动它……或者摧毁它。

有那么一瞬间,俞择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彩色的大钟,只要再加把力,一定可以成功的。

但就在这时,那只手又出现了,它轻而易举将钟表翻来覆去地检查,甚至在最后……调了它的指针。

这个时候,俞择的脸色十分难看,那只手不仅让他的努力功亏一篑,说不定还会把他拉入未知的危险,但是却无力阻止。

俞择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钟表消失不见,所有的线索,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

事实上,这是俞择离谜底最近的一次,因为在他的眼前,突然间所有的物品都失去了荧光,并且在一瞬间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片废墟,而在那个本该是钟表的位置,他竟然看到了一个新的破碎的钟表,和……他的父亲!

…………………………………………………………

储藏室里,三个人的脸色十分难看,对于下一步行动也有些犹豫。

这种情况下,冒然把童灵的尸体抬出来是不明智的,但是童斌也绝对不会允许姐姐的尸体再次消失,而长时间地待在储藏室里,又可能会触发里面时空的变化,导致里面的人再次消失,这是得不偿失的。

因此,他们协商之下制定了一个计划,尤佳待在门边,一只手触碰大厅,一只手触碰储藏室,而周若祁和童斌分别进入储藏室搜寻,以防万一,每人进入时间不能多于三分钟,尤佳也负责计时。

童斌第一个进去,周若祁在外面看着尤佳的姿势,忍不住笑出了声,“你现在的样子像一个护着小鸡崽的老母鸡。”

尤佳没有理他,专心计时,在这个间隙又抽空看了周若祁一眼,“你不用担心,楚宴不会有事的。”

周若祁笑容一僵,不甚在意地点点头,“我知道她不会出事,但是钟表想要认她做主人,势必会抛出许多诱饵让她就范,这些诱惑……她不一定躲得掉。”

尤佳垂下眼,“我知道。”

“所以呢,等楚宴出来了,不管变成什么样子,我们都不需要大惊小怪。”周若祁淡淡说道。

尤佳点点头,顿了一下,又抬起眼睛看他,“该你了。”

周若祁来到门边,大喊一声,“童斌同学,你的时间到了。”

童斌也没有拖延,听到声音很快出来了,只是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周若祁拍拍他的肩膀,大步走了进去,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他一眼便看到了挂在尸体身上的毛线头,那个颜色和料子,和萧楚宴今天穿的一模一样。

和萧楚宴相处久了,周若祁和尤佳都明白了一个道理,在萧楚宴的身上没有巧合,只有不小心闯的祸,和故意闯的祸。两者比例五五开。

因此,周若祁几乎可以断定萧楚宴来过这里,甚至想要仔细探查尸体,却不小心留下了自己出现过的证据,这种情况下,但凡破案人员脑子简单点,就可以当场给她定罪了。

周若祁一边叹气一边上前悄悄拿走那个“罪证”,毛线头出现在尸体的头发上,而这个料子是萧楚宴的裤子,按照这个姿势,难道是在检查头部?

周若祁也忍着恶心和不适,在尸体的头部检查,也很快发现了眼睛里的陌生背影,但是他并不认为这个人是凶手。

在他看来,一个人的穿着、肢体语言和表情,都可以表达出这个人内心的想法。

童灵穿着很鲜亮的裙子,头发也梳的一丝不苟,脸上画着淡妆,身体姿势很随性,脸上也带着淡淡的微笑,好像做出这样的选择是一件让她十分愉悦的事情。

她的神色很安详,仔细观察的话,还可以在表情里感受到隐隐的兴奋和挑衅,他在用自己的死亡来挑衅什么人,可能是她眼中那个怯懦而慌乱的背影,也可能不是,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来,她的目的似乎已经达到了。

而最重要的是,周若祁有一个猜测,如果童灵真的是被人杀害的,那么被钟表认定为下一个主人的一定不会是只打碎了死者手镯的萧楚宴,而应该是那个杀了人又逃跑的凶手。

只是周若祁一直有一个疑问,所谓的钟表的主人……真的是使用这个灵器的人吗。

不等周若祁探查更多,童斌的声音在外面响起,看来又一个三分钟过去了。

周若祁走出储藏室,和即将要进来的童斌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探究意味。

周若祁习惯性地露出和善的微笑,率先移开眼睛,和他擦肩而过。

看着他们俩的反应,尤佳低下头,并不理睬,她一直都知道,童斌隐瞒了很多事情,他们也同样有所隐瞒,大家互惠互利就好,没必要过于坦诚。

周若祁走近她,把想说的话打在了手机屏幕上,俩人共享了所有的信息。

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童斌躲在储藏室的暗处观察了许久,没有发现其他异样,这才走向角落里,翻出这里的大钟,和一个琉璃珠盒子,但是作为一个普通的人类,他并没有办法分辨家里要找的是哪一颗,便全部装进了口袋。

昨晚父母的谈话还响在耳边,那种事不关己的冷漠语气,和想要把童灵尸骨都融进灵器的残忍决定,让他惊出一身的冷汗。

童斌忍不住想,也许那两个人并不是自己的父母,他们只是在监督自己的实验品,所以不需要付出哪怕一丝一毫的感情,而小时候那些仅有的温暖记忆,也许只是梦吧。

记得姐姐曾经告诉过他,如果可以找到那个琉璃珠,她早就摆脱那些恶魔了。可是继而她又神经质地怀疑自己,一个劲儿地说“是琉璃珠吗?是不是啊,我……我好像不记得了。”

童斌抿紧嘴唇,再一次拍了拍口袋里的东西,为了姐姐,也为了他自己,他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些都毁掉!

走到童灵身边,童斌蹲下身体,给了她一个拥抱,也不知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空间,竟然完美地还原了童灵死的瞬间,血液还在流动,甚至身体还有一点点的温暖,他恍惚间差点以为,姐姐还活着,还会在偶尔精神正常的时候抱着他,温柔地告诉他“小斌,快跑,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可那个时候,他为什么没有听呢?是了,他以为姐姐又犯病了,又开始胡言乱语了,却从来不会去思考她这样做的原因。

童斌惨然一笑,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割下一缕姐姐的头发,紧紧握在手里,这一次,他相信姐姐的选择,但是接下来的任务,他需要自己完成了,他相信,姐姐一定会在天堂看着他,支持他。

他将外套脱下,盖在了童灵身上,犹豫一瞬,还是没有动她的眼睛,他不想破坏这个生动的表情,那是姐姐留给他唯一的念想。

没有等到周若祁出声,童斌就提前出来了,那里面已经没有自己需要的东西了。

在踏进客厅的一瞬间,他感到手里一阵异样,慌忙抬起手,却看到手里姐姐的头发,变成了粉末。

童斌嘲讽一笑,注定要失去的,果然留不住。

他又摸了摸口袋里的东西,还是原样,不禁觉得荒谬异常,果然是祸害遗千年吗……

周若祁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抬脚就要进去,却猛然听到被他们忽视许久的大门口,传来扭动把手的声音。

三个人神色一凛,都没有动,却默默做好了一切反击的准备。

他们不是没有考虑过躲起来,但留下的破绽太多,还不如直接摊牌。

门开了,逆光下一个削瘦的身影慢慢出现,看到这里的情况,似乎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愣在了当场。

周若祁微微一笑,果然,就是这个身影。

《小兽成长日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