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昭絮录》溪昭录 同人志 昭絮录强攻

昭絮录

玄幻言情连载中

《昭絮录》是迟卡慕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昭絮录》精彩章节节选: 煞时,屋中火光熄灭,空气中传来一股淡淡地香气,侵入玄瑾鼻中,他晕了过去。 一白衣男子周身散发着银色的光芒,从黑暗中走来,嘴角微微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6 18:04: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昭絮录》是迟卡慕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昭絮录》精彩章节节选: 煞时,屋中火光熄灭,空气中传来一股淡淡地香气,侵入玄瑾鼻中,他晕了过去。 一白衣男子周身散发着银色的光芒,从黑暗中走来,嘴角微微

《昭絮录》免费试读

煞时,屋中火光熄灭,空气中传来一股淡淡地香气,侵入玄瑾鼻中,他晕了过去。

一白衣男子周身散发着银色的光芒,从黑暗中走来,嘴角微微笑。

“哥哥!”碧寒夕惊喜万分。

赤莲手臂轻抬,碧寒夕身上的缚灵索松开了,她跳起身,一头扑进赤莲怀中,抱着他道:“就知道哥哥会来救我。”

赤莲摸了摸她的头,声音轻柔道:“小夕受苦了。”

怀中少女轻轻摇了摇头,只抱着他不松手。

“好了,我该回大都了。”

碧寒夕昂起脸,祈求道:“哥哥不再陪我一会儿吗?”

赤莲道:“小夕长大了,也该懂事了。”

碧寒夕松开赤莲,退开两步。

“我走了。”说完,赤莲身影从黑暗中消失,屋中火光又升起。

玄瑾醒来,只记得自己闻到了一袭月桂花香,似以前在哪里闻到过,却想不起来。

碧寒夕拍了拍衣服,道:“走吧。”

玄瑾疑惑道:“缚灵索呢?”

“估计回它主人身边了吧。”碧寒夕心情愉悦地走出茅屋,玄瑾看了一眼屋内,没有异样,随她身后走出茅屋。

二人在林中走着,碧寒夕哼着小曲,脚边银铃叮铃作响,玄瑾问道:“你可知你脚上是何物?”

碧寒夕道:“唤羽铃呀。”

“既然知道,为何还那么明显的戴在脚上。”

碧寒夕停住脚步转过身来,脸上微露不悦之色,道:“我喜欢,为何不能戴着?”

玄瑾扶额,他不该问她这些,于她而言,没有能不能,只有喜不喜欢。

玄瑾取出怀中的一块纸包,递给碧寒夕。

碧寒夕接过打开来看,是两块茯苓饼,感激地抬头去看玄瑾。

玄瑾见她如此神色,轻咳了一声,道:“吃完我送你回沧溟城。”

碧寒夕一听到要送她回沧溟城,感激之情立即消失了,嘟起小嘴道:“为什么又要我回去?”

“你太麻烦。”

碧寒夕指了指自己,道:“我麻烦?我哪里麻烦了。”

玄瑾道:“一,你灵力低。二,你爱乱跑。总之,耽误事。”

“我乱跑?是我自己乱跑的吗?明明是那人掳了我。刚刚听你们说金陵镜,什么金陵镜?”

“与你无关。”

“与我无关,那他为何要说用唤羽铃换。”

“可你不愿换不是吗。”

碧寒夕吃完一块饼,如玄瑾之前那般将袋子放入怀中,道:“我是断然不会换的,所以确实是与我无关。出来这么久也累了,我自己回沧溟城,就不麻烦你送了。”

最后那句话咬字极重,想要送她回沧溟城,休想!

玄瑾看着她气呼呼地渐渐走远,转过身往反方向走。

碧寒夕走出一段距离后,未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转身去看,哪里还有玄瑾的身影,于是更加快速地往前继续走。

“哼,嫌我麻烦,我自己一人也可以。”碧寒夕停下步伐,倚在树干上,双手握着茯苓饼狠狠咬了一口,似乎如此才能消气。可是轻嚼几下后,发现茯苓饼越发香甜爽口,顿时气也消了一半。

“如此你便满足了?”

头顶上方传来声音,碧寒夕抬头去看,之前绑了他的灰衫男子竟站在树枝上,半张脸被遮挡在额前碎发之下,只能看见他嘴角微弯笑着看着她。

碧寒夕条件反射似地跳开身子,离这棵树三丈之远,道:“怎么又是你?”

慕夕从树上跳下来,慢慢走近碧寒夕,道:“我一直跟着你,你不知道吗?”

碧寒夕防备地看着他,道:“你跟着我做甚?”

“自然是为了唤羽铃咯。”

碧寒夕立即转身往回跑,跑得几步回头看慕兮有没有赶上来,却发现他站在原地看着她哈哈大笑。

碧寒夕讨厌他如此放肆的笑,停下对着慕兮道:“你笑什么?”

慕兮抱臂倚靠在一棵树干上,嘴角挑起一个坏笑,道:“笑你愚蠢,你真以为我绑你是巧合。”

碧寒夕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慕兮缓步走到碧寒夕身边,道:“之前有人传信告诉我,他有唤羽铃,让我用金陵镜同他交换,可今日在大街上看见你,才知唤羽铃原来在你这,你知道这传信给我的人是谁吗?”

碧寒夕不知他想表达什么,静默着看着慕兮。

“那人就是玄瑾,他与我早就相识,知我寻唤羽铃寻了多年,今日将你带在身边,也是为了引我出现,否则以他冷淡的性子,可不会带一个姑娘在身边。”

“你胡说,玄瑾才不会如此。”碧寒夕不信慕兮所说,她在路上遇到玄瑾是偶然的,而且他一路上都是劝她回沧溟城的,才不是像他说的那样玄瑾故意带着她。

“哦?不信的话,我们就打个赌,若你与我同行,看看他是会更在意金陵镜还是你。”慕兮看了眼碧寒夕身后的方向,嘴角弧度愈发明显。

“我才不和你打这个赌。”

碧寒夕说完便转身,却看到玄瑾站在远处,目光稍一滞。

玄瑾手提着剑向碧寒夕走来,越过她身边,向慕兮的方向走去。

“金陵镜真在你这里?”

碧寒夕见玄瑾从她身边走过,神色渐渐暗淡下去,原来玄瑾真的在意得是金陵镜。

慕兮见碧寒夕此刻神色,眼里闪过一丝嘲弄,道:“玄瑾,你可真没让我失望啊。”

玄瑾拔出剑,直指慕兮,问道:“金陵镜究竟在不在你手中?”

慕兮轻蔑地看着玄瑾,嘴角笑意更甚:“金陵镜?此刻你却问我金陵镜。呵,你明知道唤羽铃对我来说多重要,难道你忘记曾答应过我的?”

“我没有忘记,只是不是现在,慕兮,相信我。”

“玄瑾,唤羽铃就在我眼前,我是不会放弃这次机会的。”

慕兮双指夹住玄瑾对准自己的剑,以灵力将剑移至身侧,轻轻一拉就将玄瑾拉至身前,剑横在玄瑾脖子前,稍一动便可划破他脖子上的经脉。

玄瑾见自己被慕兮所控,使不出一点灵力才知中了慕兮的锁灵咒,果真还是自己大意了。

《昭絮录》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