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侯门衣香》侯门废妻 猎奇 侯门衣香圣水

侯门衣香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侯爷,白翠的小说《侯门衣香》此文是风雨归来兮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可是小姐,就算您提早说了,也根本不会有人相信!” 没有发生的事情,说出来谁会信? 陆心颜叹道:“祖母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3 06:13:0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侯爷,白翠的小说《侯门衣香》此文是风雨归来兮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可是小姐,就算您提早说了,也根本不会有人相信!” 没有发生的事情,说出来谁会信? 陆心颜叹道:“祖母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

《侯门衣香》免费试读

“可是小姐,就算您提早说了,也根本不会有人相信!”

没有发生的事情,说出来谁会信?

陆心颜叹道:“祖母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终究意难平而已!”

——

安静下来的海棠院,只剩江氏粗重的喘息声,看来是被陆心颜气得不轻。

周嬷嬷在一旁摇着蒲扇,“夫人,别生气了,事情不结束都已经结束了,再生气只会气坏自己的身子。”

“我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想想就来气!”江氏咬牙,“那个秦姨娘,我如此睁只眼闭只眼让她行事,结果还是没能将那个小蹄子拉下水,真是气死人了!也不知那小蹄子何时变得这般精明,如何百般算计都能让她逃脱!”

“不过夫人,这次没能算到少夫人,咱们也不算亏!既送走了秦姨娘,又发卖了三小姐身边两个亲信丫鬟,也算是出了秦姨娘这口恶气!”

“你说得没错!当年秦姨娘趁着我母亲去世,我又刚怀上羽儿,疏忽了对侯爷的管控,趁机爬上侯爷的床,怀上了宫柔!这么多年来,这件事始终是我心中的一根刺!如今终于拔去,我这心里也舒坦不少。不过正因为如此,让我高看了她,结果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空欢喜一场。”

“夫人,依奴婢之见,这次咱们也不算空欢喜。”周嬷嬷道:“少夫人那边看似一点没有折损,实则折损更大。”

“折损了什么?”

“老夫人的心啊!以老夫人的精明,怎会不知道少夫人早就察觉到了这一切却不点破?四姑娘,二小姐三小姐可是老夫人的至亲之人啊!若真有什么流言蜚语流出,可不是往老夫人心口上扎刀子?而少夫人本有机会阻止这一切却没有阻止,老夫人心里怎会一点隔阂也没有?”

江氏垂眸一想,面上乌云散去,“确实如此!只要老夫人对那小蹄子的偏爱越来越少,以后咱们行事就方便多了!”

“不过夫人,”周嬷嬷看她脸色,小心翼翼道:“二小姐那边,奴婢建议您最好去看一看,她的丫鬟采青为何会撒谎,二小姐心里不可能不清楚的,若因此对您生了更大的嫌隙,那就…”

采青之所以会撒谎,是江氏指使的,回来的时候暗地里让人叮嘱她,将一切事情往陆心颜身上推。

江氏刚刚开怀的脸上,重新浮上了愁容。

当年她得知怀上宫羽的时候,本来欣喜万分,结果没多久母亲传来噩耗,再接着秦姨娘爬床成功,心情极度恶劣的江氏,便对肚中的胎儿有了怨恨,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胎儿的出现带来的厄运!

后来宫羽出生后,在她三岁以前,江氏一直都跟她不亲近,等到有天江氏突然发现宫羽看她的眼神,跟看陌生人没区别时,才意识到这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可宫羽却再也不愿跟她亲近了。

江氏后悔莫及,可一切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即使她再有心弥补,对宫羽百依百顺小心讨好,曾经的母爱缺失终已造成遗憾,再也拉不近宫羽的心。

“嬷嬷,替我换件衣裳,陪我一起去。”江氏叹口气,“羽儿已经对我很不亲近了,我不能让她再离我更远了。”

特别是这次发生的事情,虽说是她有心想让陆心颜背锅,但事情的源头,是宫羽自己看上了三皇子,梦想与三皇子双宿双栖。

可是以广平侯府的实力,以及宫羽的相貌,想做三皇子妃,无异于痴人说梦!

宫羽身在其中看不明白,她因宫羽心怀愧疚,便默许了宫羽的痴心妄想。

等宫羽落选死心后,她再替宫羽说门好亲事也不迟!

但这样一来,却是挡了与宫羽同岁的宫柔的姻缘,秦姨娘只得一女,怎会不想方设法替宫柔谋出路?

所以才有了这次清岩寺下迷药一事!

江氏换了衣衫后,在周嬷嬷的陪同下,来到宫羽的院子,沚兰院。

白翠守在门外,弱弱道:“夫人,二小姐说累了,谁也不想见。”

“放肆!夫人是别人吗?”周嬷嬷喝道。

白翠吓得一颤,不敢说什么也不敢让开。

江氏挥挥手,“行了,你下去吧,我会跟二小姐说,是我强行闯进去,跟你无关。”

采青的事情吓着白翠了!宫羽一回来便严厉警告她,让她知晓谁才是她的主子,若再听从夫人的命令而不将她这个二小姐放在眼里,她立马发卖了她!

白翠正准备让开身,宫羽冷冷的声音从里面飘出来,“母亲,女儿今天累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

江氏早知她会如此,怎会轻易退缩?示意白翠离开后,让周嬷嬷守在门口,推门走了进去。

屋里没有点灯,就着外面天空的一点青色,能隐约看见宫羽面朝里躺在床上。

江氏亲手点上灯,屋里渐渐亮起来。

她走到床边,望着宫羽的背影,柔声道:“羽儿,阿娘知道你是为了采青的事跟阿娘置气,阿娘来看你,就是想跟你说清楚,阿娘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听闻此言的宫羽,刷的从床上坐起,满脸怒火,讥笑道:“是为了你那宝贝弟弟和宝贝儿子好吧?”

江氏忍不住皱眉轻斥,“羽儿,那是你的亲舅舅和哥哥,你怎么可以用这种语气说话?”

“女儿有说错吗?”宫羽冷笑道:“你以为你的野心,没人知道吗?你几次三番害陆心颜,想将她的嫁妆谋夺到手,不就是为了你那宝贝弟弟的官职,还有你那宝贝儿子不被降为伯爷,能世袭侯爷吗?”

侯爷世袭三代,现在的广平侯已是第三代,若广平侯再无建树,到宫田予世袭的时候,便会被降级为伯爷。

“这一次,你罔顾女儿的名节,任由秦姨娘害女儿,后指使采青说谎,一心只想将陆心颜拖下水,好借此休了她,留下她的嫁妆,让你的宝贝弟弟和宝贝儿子如愿以偿!你还说是为了女儿好?如果是为了女儿好,那这样的好,女儿不要!”

宫羽跳下床,走到门边,面容冰冷,双眼里燃烧着愤怒的火焰,“母亲,女儿累了,想休息了,您请回吧,以后没事,请不要来沚兰院,再来女儿也不会见您的!”

《侯门衣香》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