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故人可归矣》故人的称为 Twink 故人可归矣cj

故人可归矣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故人可归矣》的小说,是作者酒懒懒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如梦初醒。 还没睁眼迎接太阳,浑身的疼痛便尽数袭来,心里暗暗骂了那个绑她的老玩意儿十几回,她才勉勉强强撑起身子坐起来。 看着头顶

阅文集团|更新:2020-05-28 18:02:4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故人可归矣》的小说,是作者酒懒懒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如梦初醒。 还没睁眼迎接太阳,浑身的疼痛便尽数袭来,心里暗暗骂了那个绑她的老玩意儿十几回,她才勉勉强强撑起身子坐起来。 看着头顶

《故人可归矣》免费试读

如梦初醒。

还没睁眼迎接太阳,浑身的疼痛便尽数袭来,心里暗暗骂了那个绑她的老玩意儿十几回,她才勉勉强强撑起身子坐起来。

看着头顶熟悉的纱幔和屋里的陈设,苏箬笠暗暗松了口气知道自己捡了条命回来。

“也不知道哥哥怎么样了”

“哥哥……”

想起那日楚如讳在自己眼前晃的那枚玉佩,苏箬笠有些愣神,不过很快被打破。

“这怎么醒了?快,快躺好。别碰着伤口,大夫说你现在还不能随意活动”柳娘熟悉的声音灌入耳里,在这种劫后余生的时候竟有些倍感亲切。

扶着她靠好柔软的枕头又亲手为她喝下去药,柳娘这才稍稍放下些心来。

不过这温情没持续过久,便被没完没了的唠叨消解。

“小姐下回可不能在随意乱跑了……”

“这回老爷肯定是气极了,一会儿见到他要先低头认错知道么……”

“要是夫人在看到小姐这样又该心疼了……”

这些话打她记事起就翻来覆去的在她耳边说了好些年了,此刻又被翻出来心下不免有些头疼。

“柳娘。”声音里带些女儿家的嗔怪。

“好好好,我不说了”

“你现在大病初愈,需得好好养着知道么”

“哦。”语气听起来心不在焉的

“可有什么想吃的?我吩咐小厨房给你做”

苏箬笠有些木讷的摇摇头。

见她这样,柳娘以为她是想苏箬笙了不好意思开口,所以装作有些不经意的开口道

“少爷比你早醒些许时日,刚一醒来就慌慌忙忙的来看你”

“……”

此刻有关他的一切她都不想听,换言之,在知道某些真相后,她尚未想好该如何面对他。她能做的也只有把头蒙在被子里,觅一个短暂忘却。

见她如此反应,柳娘更是疑惑了,这平日里一口一个哥哥喊的比蜜还甜如今,这是怎么了。

刚想叫醒她询问怎么回事,便看见苏慰怒气冲冲的走来,还示意她噤声,她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苏箬笠后只得匆匆退下。

沉浸在自己纠结中的苏箬笠感受到上方传来的力道扯她的被子,本就有些烦躁的心里此刻更加烦躁,不耐烦的说了句

“柳娘,别扰我,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可对方似乎依旧不依不饶,末了苏箬笠终于忍无可忍的从被子里钻出来正忍不住发火却对上苏慰那张冷笑着的脸。

于是到嘴边的话又给生生憋了回去。

“爹,你怎么来了?”神情里有些惧怕。

“哼,我再不来你就要翻天了”

“让你在府里好好待着,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我看你就是活该,白白找了一场罪受。”

“我――”苏箬笠刚想反驳却发现自个儿无力反驳,只能乖乖挨训。

“说吧,这次又是因着什么出去的”

脑海里忽然浮现起苏箬笙哄骗她出府的模样,末了咬咬牙,噤了声。

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苏慰接着说道

“不用猜肯定又是你出的主意带着笙儿贪玩胡闹了”

“你说说你,什么时候才肯长进些,好让我对你死去的娘有个交代”。

“我……以后不会了”苏箬笠有些闷闷的说道。

似乎也是察觉了她的异样,苏慰也没在说下去,但也拉不下脸来宽慰她几句,一时之间父女二人相对无言。

还是苏箬笠率先打破了这份缄默。

“爹,那穿官袍老头儿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是你的政敌罢?”

苏慰叹了口气有些烦乱的说道

“他是我政敌不假,但有些事……是机密,爹不能告诉你”

“爹也只能说他是自食恶果罢了”

“那他最后如何了?以后还会来找我们麻烦么”

“除非他有通天的本事。”

“我已把他的罪状一并交于了皇上,皇上心慈,没赐他死罪”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终是落了个流放的罪名。”

“哦,这也算是罪有应得了。”

起码坏人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以后你便和笙儿好好呆在这府里罢”

“我会给你们找先生叫你们读书,至于武功么……我得空亲自教你们”

“哦。”

“怎么?不愿意”

“没什么”她淡淡的说道。

“总之没什么事别出去乱跑,你爹政敌不止楚如讳一个。”话语里有些警告的意味。

“你且先歇下吧,一切等伤养好了再说”

说着苏慰又将柳娘唤回来伺候她,自己又赶去书房处理公务了。

看着她爹远去的背影,苏箬笠生平头一次也觉得他挺不容易的,后又仔细想想,可能……她也长大了些罢。

第二个来看她的是苏箬笙。

这日她正躺在塌上晒着太阳美滋滋的喝着粥与柳娘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突然门前显出一道身影挡住了她有些灿烂的光,定睛一看,竟是苏箬笙。

猝不及防的见着他们她还有些恍惚。

“少爷来了”柳娘状似无意的朝苏箬笠说道。

谁料今日的她如此不按常理出牌,看都没看他一眼,便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一副不愿搭理的样子。

“少爷,小姐她可能――”柳娘刚想为她寻个什么理由开脱,却被他制止住。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罢”

“容我与她单独聊会儿”

听着柳娘渐渐离开的脚步声,苏箬笠又将手中的被子往怀里紧了紧。

苏箬笙摇头轻笑,逐渐朝她走去。

感受到身后的被子被人用力扯开,苏箬笠抓的更紧,她此刻心情有些复杂,委实没有想好如何面对他才是。

“怎么?就这么不愿意见到我?”

苏箬笙轻轻拢了拢眉,不过依旧是淡淡的语气。

“妹妹这是在怪哥哥了?”

小心翼翼的察觉他声音里的各种语气。

“我哪敢啊――”

她有些生气的说道,却觉得鼻头一酸,强逼着泪意退了下去。

猝不及防的被子被他扯开,她一个重心不稳便转过来直直向他怀中扑去。

感受到他怀里好闻的气息,苏箬笠一下子懵了,好久没有反应。

“还会投怀送抱呢,看来也没多生气嘛”

听到这话,苏箬笠蓄谋已旧的眼泪顷刻间夺眶而出。

她觉得她很委屈。

明明被他骗了却还要帮他说话,明明错的人是他他还总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来取笑她。

挣扎着想要逃离他的怀抱,没想到眼前的禁锢的更紧了,任凭她如何挣扎都挣扎不开。

她索性放弃了,在他怀里嚎啕大哭。

看着眼前因哭泣而颤动的瘦小的肩膀,苏箬笙安抚一般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怀里的哭声早已止住,前襟也因为她的泪水湿了一片。

他松开怀抱,她抬起头来。

一张小脸上尽是泪痕,满是委屈。

用手抚去她眼角残存的泪珠。

“不哭了?”

温柔的像天上柔软的云。

她抽抽噎噎的等着他,一时无语。

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眼里柔情似水。

终是她招架不住这一攻势,断断续续的开了口

“你……最后还回来干什么?洗清嫌疑么?”她不依不饶的说道。

“嗯……我承认,我有这方面的私心”他说这话时镇定自若,好像在同她讨论天气一般平常。

瞪着他的眼里一下蓄满了怒火,苏箬笠作势便要离去。

却在下榻的那一刻被他强制拽了回来。看着眼前骨节分明的手死死扼制住自己的腕处,苏箬笠一时不知是生气该好还是感动该好。

下一秒却又跌入熟悉的怀抱,不由睁大了双眼。

“但最重要的还是因为你啊”头顶上温柔的声音顷刻间化作风一般朝她吹来,她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你要相信哥哥好不好”

他何曾用这等温柔语气同她说过话,差一点便要陷入到他的温柔中,但理智却让她将那个好字生生扼制在喉咙中。

“那……你为何帮他骗我?”

他捏捏她柔软的脸道

“有些事情我现在不太方便与你解释”

“你只要记住从此以后我会是个好哥哥”

“全世界最好的哥哥。”

她终是一步一步陷入他眼中为她设好的温柔陷阱,陷入他出尘的气质,嘴角化开的宠溺。

“好。”破涕为笑的说道。

和着窗外明媚灿烂的阳光,伸手更用力的揽住他。

她会拥有全世界最好的哥哥。

《故人可归矣》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