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冷王的独宠王妃 圣水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精彩试读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

穿越已完结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作者:小透明,穿越类型小说,主角:乾木木,钟离,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我不认识他。”虽然举手之劳的放过他一次,这一次又要带着自己离开,但她确实是不认识他,名字样貌都不曾知晓。 “本王说过,最讨厌说

|更新:2020-03-19 00:06:0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作者:小透明,穿越类型小说,主角:乾木木,钟离,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我不认识他。”虽然举手之劳的放过他一次,这一次又要带着自己离开,但她确实是不认识他,名字样貌都不曾知晓。 “本王说过,最讨厌说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免费试读

“我不认识他。”虽然举手之劳的放过他一次,这一次又要带着自己离开,但她确实是不认识他,名字样貌都不曾知晓。

“本王说过,最讨厌说谎的,尤其是……女人。”刚刚脚踏实地的乾木木立马出声为自己辩解了一下,解释了不相信是冥若凡的事情,但是不解释若是等到冥若凡发怒找自己麻烦的时候,那就是自找的了。

“算上今天,我才见过他两次,上一次是在王府里。”乾木木叹了一口气,她就知道,其实说不说出来都是差不多的,冥若凡一开始就没有对自己有过信任,甚至表面看似放任,冷漠以对,实际上自己在冥王府处处都有人监视着的,出来赶路更是如此,自己目前为止只知道他们要去琳琅镇,就连冥若凡他们去办事的时候,都要把自己迷晕才行。

“机缘巧合之下救了太后一命,不认识的男人能为了你一而再的回来冒险要带你离开,爱妃的际遇是不是太神奇了一点?”冥若凡习惯性的捏起她的下巴,乾木木还没有发出吃痛的声音,呼吸就被截取,被迫张开的唇角被狠狠的啃咬着,口腔中霸道的舌在游走,轻车熟路的舞动着,乾木木认命的一动不动,任由冥若凡用这样的方式发泄怒火,他似乎……越来越喜欢占自己的便宜了。

“我不认识他,至于信或者不信是王爷的问题。”被松开的下一刻,乾木木立刻重复自己之前说过的话,表明自己的立场,该说的都说了,自己既然现在还逃脱不了他的势力范围,只能一点点为自己争取生存下去的理由,不然一个不小心真的被认定成了内奸,哪怕冥若凡不会要了自己的性命,怕也是不好过吧。

“救下太后纯属机缘巧合,这个人他要带我走,一定有他的目的……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是冲着王爷来的,就像是第一次在王府看到的时候一样。”看着冥若凡越是沉默不说话,乾木木心里就越是没底,这几天的经历,让乾木木意识到冥若凡是一个疑心很重的人,尤其冷漠,虽然现在看起来是在放任自己,还有自己有说话的一席之地,不过是因为自己的存在没有对他有什么威胁,若是有什么能威胁到他的地方,一定不会让自己好过的,乾木木再一次感叹自己说出三个月的时限,是不是太长了?

“桂花香,告诉我为什么你的血液也是桂花香的。”冥若凡不耐的抬手,打断了她要继续辩解下去的话语,直截了当的说出自己这一段时间一直派人打探却查不到任何和百花宫有联系的地方。

听到冥若凡的质问,乾木木下意识的身体一颤,桂花香?她的身体血液也有桂花香,为什么她自己从来不知道?自己不是没有受过伤,也不是没有流过血,怎么会连自己血液有特殊的气味都不知道?

“我的血……怎么会有?”乾木木反驳着,但是话音刚落手腕就被狠狠的遏制住了,下一刻指尖传来一瞬间刺痛,乾木木看着冥若凡收起割破自己手指的匕首,随即将自己的手指递到他的唇边轻轻含了进去,动作带着莫名吸引的暧昧感。

“你自己尝一下便知晓了。”下一刻带着自己血液的薄唇附在自己的唇间,充斥着铁锈气息的血腥味,带着冥若凡的气息,舌尖纠缠间带着淡淡的桂花香气,乾木木心头像是一锅滚开的水炸开来,怎么会?

“不可能……我以前也受过伤的,怎么会有桂花香?我以前并没有闻到的。”乾木木被冥若凡松开的瞬间,有些恍惚着后退,冥若凡看着她的步子一点点朝后移去,只是在距离稍微远一点的时候,手臂张开揽住她的腰身阻止她继续朝后退去的步子。

“你和他……有关系。”不说今天自己看到的一幕,不说之前在冥王府里,那个人在她院子里逃跑的一幕,就说他们血液里共同的香气,这是骗不了人的,但是看着乾木木恍惚沉思的样子,他又有些相信乾木木是今天第一天才知道自己血液有香气的问题。

孰真孰假?冥若凡眉头微微蹙起,表情神色变得有些冰冷,揽在乾木木腰间的手忽的用力,耳朵敏锐的抖动了一下,果然不远处钟离落带着一干侍卫已经赶了过来。

乾木木吃痛的清醒了一下,不过却也因为自己钻进了记忆里的死角,十岁以前的事情,她没有丝毫印象,而自己敢肯定的是,以前自己受伤的血液根本没有这样的味道,第一次闻到黑衣人身上味道的时候,她还很讶异,哪有人血液除了咸腥之外还有其他味道的,但现在自己也成了这样的人……怪不得她见那个人第一眼就觉得熟悉,明明没有见过的,但究竟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处理好了?”冥若凡看见钟离落白色衣衫上沾染了一点猩红血迹,神色恢复平静的问着,钟离落点点头,眼睛看向冥若凡怀里脸色明显有些苍白的乾木木,眉头一挑眼神示意冥若凡,冥若凡却只是淡定的摇头,而钟离落旁边的人刚要开口,却被钟离落拉了一把,带到了侍卫后方。

“出发。”冥若凡扫了一眼钟离落,又看了看后方大包小包的侍卫,淡定的一挥手,转身瞬间乾木木华丽丽的晕倒在冥若凡的怀里,苍白无血色的脸庞,紧蹙的眉头,包括死死攥着拳头的手掌,让冥若凡停顿了一下步子,眉头蹙起有些不悦,眼底闪过一丝担忧,瞬间被冰冷掩盖,手臂用力的将乾木木拖进怀里,打横抱起朝着前方走去。

怀里柔软纤细的身躯,让冥若凡明白,这个人似乎是他的正妃,圣旨恩赐,明媒正娶进冥王府的正妃,纵然她也只是棋子中的一个,但……若是能这样安安分分的带着自己身边,自己也不会亏待她的,毕竟现在看来,对她也不是那么厌恶了,至少……比起做戏的白绾音,要好上很多。

想起白绾音,冥若凡的表情更加冰冷几分,这一次回京一定要抓紧时间把她弄进府里才行,朝堂里的那些人早已经等不及要出手了,而白绾音是要到动用的安插在自己身旁的时候了,只怕到时候王府里不会再宁静了,而这个扬言要帮自己迎娶白绾音为正妃的乾木木,到时候只会处于一个尴尬的地位,不过既然敢大言不惭的开口,那么……后果自然也要自己承担才是。

“师兄,你干嘛不让我说话啊,你看王爷都把那个女人抱在怀里了!你没听到那个黑衣人说是来接她的吗?她摆明了就是那群人放在王爷身边的尖细!”侍卫后方断后的钟离落和身旁女着男装的小师妹走在后方。

“卿郁,在王爷面前休得胡闹,当心我把你送回师父身边!”钟离落挣脱被小师妹拉扯着的衣袖,面色严肃的说着话,立场坚决,周卿郁看了看钟离落,最后小声嘟哝了几句话,愤怒的话语偃旗息鼓的停歇了下来,一行人不快不慢的前进着,朝着深山里走去,断崖旁冥若凡抱着乾木木靠在一棵正在落叶的树根下,凝视着怀里人安详的睡颜,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似乎有那么一刻,身边有这样一个女人陪着也是不错的,至少生活不会太枯燥,看似懦弱的人,实则却有自己的底线,只要不触及到她的底线,她就能一忍再忍到最后,这样的人若是真心为他的话,放在自己身边一定会有很大帮助的。

“陷阱都清理好了,要不要等她醒了再跳下去?”钟离落看着冥若凡温柔的神色,有些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却还是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很和谐,很温馨,似乎这样的画面早就该存在一样,突然想起之前自己看到的一幕,或许……他冰冷的心,真的会因为这个突兀出现的乾木木而改变吧?不过……钟离落眼睛看向远处和侍卫一起忙活的小师妹,这个心系冥若凡身上的师妹,到时候要怎么办?

“不用,现在下去吧。”冥若凡摇了摇头,抱着昏迷不醒的乾木木站起身,她突然的昏迷让自己有些担忧,虽然不想承认,但那样莫名的情绪确实是担忧,或许……是因为她对自己还有用?又或许,这是第一个自己现在开始改观愿意刮目相看的女子?

乾木木说断崖下方有三颗参天大树自然形成的连结屏障,这样跳下去应该不会有危险,不过即使没有那样的大树,以他的功夫,还有有信心能抱着她安全抵达下面的。

“我先探路。”钟离落腰间系上绳子对冥若凡说了一句话转身跳下了断崖下,周卿郁看着冥若凡怀里抱着的人,咬牙切齿了一下转身拉着另一根绳子紧随钟离落身后也跳了下去。

不过一会功夫,两根绳子相继被拉动,冥若凡走上前去让侍卫将绳子系在自己腰间,一只手拉扯着绳子,一只手臂用力的拖住乾木木的身子,瞬间跳下断崖,陆陆续续的一行人都跳了下来,不过并没有打算继续前行,刚才的迷药虽然他们提前有了防备,但多少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更何况刚才还打斗了一番,天马上要黑了,大家饥肠辘辘,这样赶路很危险,倒是原地休整一下才是必须的,而且前方就是迷踪树林,晚上进去那里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