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朝凤辞》朝凤路小学 Twink 朝凤辞小说TXT

朝凤辞

古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朝凤辞》是醋果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姬子月,云澜,书中主要讲述了: 有那么一刻,姬子月觉得自己周遭的空气仿佛静止不动了,气氛静谧到极致。 啪…… 啪…… 棋局诡异,纵横交错。云澜耐心地自顾自地把玩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16 00:04: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朝凤辞》是醋果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姬子月,云澜,书中主要讲述了: 有那么一刻,姬子月觉得自己周遭的空气仿佛静止不动了,气氛静谧到极致。 啪…… 啪…… 棋局诡异,纵横交错。云澜耐心地自顾自地把玩

《朝凤辞》免费试读

有那么一刻,姬子月觉得自己周遭的空气仿佛静止不动了,气氛静谧到极致。

啪……

啪……

棋局诡异,纵横交错。云澜耐心地自顾自地把玩着手中的棋子,似乎一点也不在乎姬子月此刻心中所想一般。

忽然,一抹杀气,跃然窗前,下一面便直接奔着姬子月的面门袭来。

姬子月骤然回神,蹙眉看向那抹杀气腾空而起的身影,心下一沉。

只是还没等到她看清楚,那个杀手就被一直守在门口的烈奴击杀,并扔了到了莲花池中。

“少主,勿惊!”烈奴拍了拍手,嘱咐道:“红姑,你守好西阁!”

“如今,这白日里……也有人不请自来了么?”云澜轻轻地瞥了一眼窗台,微微蹙眉。

“一直不曾间断过!只不过……前几天来的死士并不多而已!”红姑眉眼如常,说的波澜不惊,像是习以为常:“自打……焱疆九皇子到来,这些杀手变前仆后继,不死不休!”

“焱疆九皇子……”姬子月凝眉,难道……这些杀手,不是冲着她姬子月来的么?

云澜定定地看了姬子月一眼,剑眉星目之下,薄唇微抿,分外冷寂:“既然,他们敢来……那就别回去了!”

“喏!”烈奴应和之音铿锵有力。

随后烈奴便对着窗外的两道暗隐吩咐了几句,最后,还是驻守在房门外。

此刻姬子月才知道,这些天……红楼里外不知道来了多少刺杀的死士。

按道理来讲,她姬子月此时已经是除了一纸婚书,连个丫鬟,护卫都没有的孤女一枚。

要不是有人,故意出手相帮,她也不可能到现在还活着!

那也就是说,这个人……希望她活着!

至少,暂时活着!

先前她不知道,是因为焱尘,暗中解决掉所有来自于大周皇室暗隐的困扰!

而后来她不知道,是因为……有人再次出手,处理掉了这些麻烦。

而有能力,在大周皇室眼皮子底下,翻云覆雨,为所欲为的人……定然,不是寻常之辈!

“小姐……可要用羹?”红姑满眼关切。

“也好!”姬子月没有拒绝。

“银耳雪梨羹,于女子身子有益,小姐可以多饮!”

“多谢!”

说话间,姬子月面前已经放置了一盏精心剔透的晶莹杯盏。

“银耳雪梨羹,你……早就被备下了?”

“春来躁动,这雪梨汁极其美味……自然,是常常准备下的!”

“是么?”

“当然!”

银耳雪梨羹,一直是姬子月比较喜欢的汤羹。如何,这红婆偏偏就晓得她的喜好,还提前备下了?

姬子月神情有些肃穆,不由得多看了红姑两眼——

今日的红婆看上去倒是没有了往日里老鸨身上的媚骨,倒是顺眼多了。

若是不知道的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将此时的红姑,与红楼著名的老鸨红婆联系在一起。

而她自打入了这大周帝都灵城,就一直宿留在这红楼!

多少天下来,她竟然……毫发无损!

那也就是说,至少红楼出了手。

“再来一碗!”姬子月毫不客气的挥了挥衣袖,随后补充道:“红姑!”

她没有叫她红婆,而是叫她红姑。这很明显,她否认了她只是单纯红楼老鸨的身份!

“……”红姑微微一怔,随即拂去面上的伤色:“喏!”

从前的凰女,可是一直都唤她红姑。

红姑应声退下,姬子月挪了挪身子,小手不安分地附上云澜的手背,笑眼弯弯。

“你的手,很凉!”姬子月微微挑衅。

从始至终,云澜不置一词。

下一刻,云澜修长的手指瞬间按压住姬子月的玉手。反转揉入手心,一路划过棋盘上纵横交错的纹路。

棋盘上痴缠相依的手,像是要携手走遍天下棋局一般。云澜的眼睫微微低垂,仿佛没有听到殿外传来的厮杀之音,一派的华贵从容,清冷如霜。

这样的云澜使得姬子月及其不爽,那个昨天还任她为所欲为的男人……

此刻竟然,如此无视她的存在。

不仅是无视她的存在,连窗外此刻的杀伐不歇……似乎也没能入了他的眼!

“我记得前几日,大周五皇子御子欲前来红楼闹事,那时……是红姑一人出手,将其治服!想来……红婆的修为,也还是得了某人的指点了!”姬子月故意试探,轻轻抽回玉手,带着几分问询,看向云澜。

“红姑修为不高,但足以自保!”云澜举起杯盏,一饮而尽。

“修为不高,便能一一人之力,将大周五皇子给打回去?”

“大周五皇子御子欲,生来草包……这谁都知道!”

“草包?一个临灵境的……草包?”姬子月心底诽谤道——

据她所知,大周皇族乃是上古大族后裔,众皇子皆是天生便有灵根,各个修为不浅。

除了那个已经到了出尘境的御夜有些令人发指,其他的皇子也都达到了临灵境界。

五皇子御子欲,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临灵境,难道就不能是草包了么?”云澜反问道。

姬子月一时语塞,桌案上,水袖里的玉手握紧成拳头——

御子欲一个临灵境的皇子,都被云澜说成了草包。

那……她姬子月这个半分灵根都没有,一丝修为也无的人,岂不是连草包都不如!

在这个男人眼中,难道,她姬子月是废材?

姬子月再次攥紧了刚刚缓缓松开拳头,转而定定地盯着一直云淡风轻的云澜,他到底是什么人?

“的确……草包!”姬子月微微叹了口气,这话像是说给自己听的。随后,她将玉手从云澜的手背拿开:“你……知道,我是谁?”

“嗯!”云澜淡淡。

“所以……你知道,我身上……有一张世婚诏书?”

“知道!”

“可……自打我来到大周,见过……这张世婚诏书的……我记得只有当夜守城的门卫……”

“他们……已经死了!”

姬子月大为骇然,原本……她是想借着那两个守城将士的嘴,将姬王府遗女还活着这件事宣扬出去。

可后来,却是一点风声都没传来。

难道……

《朝凤辞》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