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纯事录》春事录全书 BI 纯事录女体化

纯事录

婚恋连载中

经典小说《纯事录》由刍见木所编写的婚恋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纯,白纯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白纯想了又想,像是沉思了几个世纪一样,仿佛有无数的事和物如闪烁的日月星辰一般在他周围飞过。这真是个让人头皮发麻的世纪难题,他心想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14 06:03:1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纯事录》由刍见木所编写的婚恋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纯,白纯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白纯想了又想,像是沉思了几个世纪一样,仿佛有无数的事和物如闪烁的日月星辰一般在他周围飞过。这真是个让人头皮发麻的世纪难题,他心想

《纯事录》免费试读

白纯想了又想,像是沉思了几个世纪一样,仿佛有无数的事和物如闪烁的日月星辰一般在他周围飞过。这真是个让人头皮发麻的世纪难题,他心想:对于这个人,我是继续骂呢?还是接着骂呢?还是直接骂呢?

其实根本就不是他想的那么回事,现实也就过去了三秒钟而已,其实他早就有了想法。既然如此,他就这么迫切地决定了。

但是,意外发生了。正当白纯要改变自己的说话语气,转变说话的模式,好好地跟她谈话时,打电话过来的她居然主动挂断了电话。

白纯叹惊:“这是什么操作?打我电话之后一句话也不说,然后直接就挂断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在沉默中的爆发?”

没办法,白纯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郁闷,如果要让他主动回拨电话给她是不可能的,因为白纯自认为要保持自己的纯洁和先进性。

白纯心想:她临近半夜打电话过来打扰自己休息,然后接通电话后又装死不说话,最后直接粗暴地挂断了电话,难道还要我回过头来主动去舔她?这是不可能的,这个绝不能有。

白纯感到百无聊赖地放下了手机,然后伸出手,重重地按了一下旁边墙壁上的开关,并且说:“关灯,睡觉!”

就在白纯刚刚躺床上,盖上被子,合上眼,过了不到三分钟,他的手机又开始了奇怪的节奏,又开始振动了。

白纯掏出藏在被子里的一只手,快速地抓起旁边的手机,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又是你?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手中的手机还在振动,而白纯的思绪已经开始乱飞,他自言自语地说:“你还来?信不信我把你拉黑?手机的振动和屏幕的光污染,真的好烦啊……”

白纯一边吐槽着,一边伸出了他那因为情绪过于激愤而微微颤抖的手指,正当他要点击手机屏幕上的接听键的时候,刚好,在他按下接听键的一刹那,屏幕显示的是:已挂断。

搞什么?搞什么!白纯惊叹:“就差了零点一秒而已,我还没有开始教训她呢?她居然自己挂断了,就挂断了?”

电灯现在没有开,白纯在黑暗中苦思冥想许久,终于做出了一个慎重的决定。他怒气未休地说:“今天太晚了,今天就先不管这事了,明天,明天老子主动打电话问候她。”

“睡觉!”白纯说完这句,就扔掉了手机,闭上了眼睛,用被子蒙住了头。

但是刚过了几秒钟,他就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一样,立即掀开了被子,睁眼炯炯有神地盯着一个物体,就像是充满威严的监狱长在看着一个罪犯一样。

“必须把这罪魁祸首的振动给关掉。”说完,白纯立即就言出必行,伸出手,抓起手机,把手机的所有音量给关了,变成了完全无声,包括烦人的振动功能也关掉了。

然后,白纯心满意足地钻进了被子里,再不认认真真、安安心心地睡一觉,他感觉自己会疯掉的!

但是,手机刚刚离开自己的手不到三秒钟,已经把头埋进被窝里的白纯就敏感地察觉到:手机屏幕又亮了!

白纯没有多余的动作,快速而充满气势地伸出手,抢起手机,直接接通了电话。

他气势汹汹地开始说了:“风兰绮,你到底想干什么!三番五次地搞这种没有意义的操作,是不是皮痒了,欠揍?信不信我把你拉黑?”

出乎白纯的意料的是,那边的风兰绮直接回了一句:“是的,皮痒了。我浑身上下都痒,你来打我啊。”

虽然她的回答听起来有点奇怪,但白纯并不是好惹的,他没想多久,就顺着她的话说:“你的家在哪?我明天就叫一车的白村人来扁你。”

那边的风兰绮,像是被白纯的没有充满威慑力的话给吓到了,勉强用弱弱的语气哀求着说:“哎呀,我好怕啊,求求你不要这么做。”

白纯嘴角出现了奇怪的弧度,语气坚定不留情面地说:“不行,你的求饶太假太没有诚意,语气中居然潜藏着笑意,你以为我听不出来吗?所以,我必须这么做。”

“那好吧,”风兰绮像是认命了一样,不过,她还想微微挣扎一下,她变换语气说,“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白纯没想到她这么配合自己的表演,于是顺着她的话说:“什么请求?你说说看。”

风兰绮:“我把我家的地址告诉你的话,明天你能不能就一个人来,不带其他人?”

听到她的奇怪请求,白纯有点精震,但他还是认为自己应该保持自身的纯洁和先进性。于是,他充满正气地责问她:“你想干嘛?你想把这次群众集体教育你的宝贵机会,搞成我们两个人的私人约会?”

“哎呀,”白纯的话像是让风兰绮的心灵受到了伤害,她不满的说,“你这人好无趣。你就直接回答我,如果我告诉你我家的具体地址,你愿意你一个人来吗?”

搞什么鬼?她想来真格的?白纯的脸色已经变了。不过,在黑暗中,没有人发现他状态的异常,此时恐怕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自己脸色和心跳的反常。

在短短的几秒钟,白纯心中闪过无数想法,他想了又想:我是直接同意呢?还是间接同意呢?还是委婉拒绝呢?或者还有其它的选项?

不快,白纯终于定下了想法,他摆出一副公正无私的样子,斩钉截铁地说:“不行,就算你直接告诉我你家的地址,我也不会去的,更别说一个人去了。”

天哪,还好现场没有观众,不然可能会伸出拳头痛扁白纯。当然,白兰这种人是除外的。

电话那边的风兰绮似乎陷入了许久的沉默,但白纯顶得住,他还能再坚持一会,他不想主动打破这片刻的宁静。按照电话礼仪,现在轮到她说话了,必须礼貌一点,再等等。

过了一会儿后,风兰绮终于说话了,她的话中似乎带着多样的复杂的情绪,有怨,有哀,有怒,还有其它不可明确形容的东西。电话那头的她似在哭诉,似在悲鸣:“白纯,你这浑旦,你知不知道你伤害了一个人,你知不知道你破坏了一个人的第一次?”

什么!听到风兰绮的话,白纯震惊了:不知不觉中自己又当了一回恶人了?

不管了,先稳住她的情绪,其它的事以后再说。于是,白纯心平气和地说:“你先把你家的地址告诉我吧,明天我去找你。”

“不,我已经不相信你了!”电话另一头的她气愤地回了这一句话。

白纯郁闷了,说:“那怎么办?”

电话另一头的风兰绮像是在沉思,她沉默了一会儿后,用强硬而不容抗拒的语气说:“你把你家的具体地址告诉我,明天我去找你!”

《纯事录》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