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民国传奇之红娘炼爱记》民国之小兵传奇笔趣阁 别扭受 民国传奇之红娘炼爱记全文阅读

民国传奇之红娘炼爱记

婚恋连载中

完结小说《民国传奇之红娘炼爱记》是闲雨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薛行锋,蓝悠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读完日记,蓝悠言泪目了,她重重的合上了日记本。 人常说眼见为实,可是事实证明,眼见也不一定为实,眼睛能看见的只能是局限于事情表面

|更新:2020-02-09 00:04: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民国传奇之红娘炼爱记》是闲雨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薛行锋,蓝悠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读完日记,蓝悠言泪目了,她重重的合上了日记本。 人常说眼见为实,可是事实证明,眼见也不一定为实,眼睛能看见的只能是局限于事情表面

《民国传奇之红娘炼爱记》免费试读

读完日记,蓝悠言泪目了,她重重的合上了日记本。

人常说眼见为实,可是事实证明,眼见也不一定为实,眼睛能看见的只能是局限于事情表面的东西,并不能透过现象看本质。

虽然薛行锋现在是一个冷血暴虐之人,可是蓝悠言相信,在他的内心深处,他的人性并没有完全的湮灭,此时,蓝悠言要救的不只是阿灼和整座江城的百姓,她还要救回薛行锋即将泯灭的人性。

自从林舒儿死后,薛行锋就像是一个泄了气的气球一样,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见任何人。

蓝悠言在书房中偷了薛行锋的印章盖在了她造假的信上后,连夜逃出了江城,奔着泉城而去,寻求薛家老将军薛敬业的帮助。

三日后,薛行锋下令将整个江城的人赶到城门之前,打算全部屠戮,阿灼也在其中,而此时蓝悠言还没有赶回来。

薛行锋骑着马在薛起的陪同下来到了城门口。

此时,城门口处一片凌乱,男男女女们抱头痛哭,年纪大的老人则是坐在地上,眼中充满着绝望,小孩子们更是哭作一团,或是紧紧的依偎着她们的父母……

见此情景,薛起心中一阵不忍,于是他开口道:“三少节哀 ,林小姐已经不在了,以后您是要统治整个江城的,没有这些百姓怎么可以呢?”

薛起的话说的委婉,薛行锋骑在马上,面无表情,他似乎没有听见薛起的话,只是在口中喃喃道:“舒儿,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孤单上路的,我会让整个江城的人去陪你,等我杀了成澜,我也会去陪你……”

两行清泪从薛行锋红肿的双眼流下,泪珠经过他苍白的脸,滑到他的军装上,向下一直到胸口,却被染成了红色。

“三少!你的伤口裂开了!快叫医生!”

薛起急忙翻身下马,来到了薛行锋的马前,想要把薛行锋扶下马。

薛行锋却一摆手,开口道:“无妨!只是小伤罢了!传令下去,开火!”

薛起缓慢的转过身,面对着被围困的百姓,此时,他的嗓子就好像是噎住了东西一般,“开火”二字迟迟无法出口。

“慢着!”一辆马车从远处驶来,直奔薛行锋而来。

马车停在了薛行锋的前面,车帘打开,蓝悠言急忙从车上下来,对着薛行锋道:“江城的百姓你不能杀!”

薛行锋却冷笑:“这几日不见你,原来你是跑到城外去了,我是看在你救过我的份上,才饶你一命,如果你再不让开,那就别怪我不念及情份了!”

蓝悠言恼怒道:“薛行锋,你简直就是丧心病狂,林小姐的死和江城的百姓又有什么关系,他们为什么就必须死!”

“因为我想,所以他们必须死!只要是我想要的,没有人可以阻拦我!”

“简直是无药可救!不可理喻!我不管,阿灼和今天的百姓,今天我一定要救!”

“就凭你?”薛行锋对蓝悠言不屑一顾,还是毫不留情的说出了那个词:“开火!”

突然,远处传来一连串枪响,紧接着一支队伍向着城门火速冲了过来,为首的是一个骑着马的军官。

薛行锋面色变的很是难看,怒视蓝悠言道:“你竟然去找了他!”

薛起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倏忽间,部队已经移至薛行锋的面前。

为首的军官开口道:“弟弟,几日不见,哥哥对你可甚是想念啊!你有没有想我啊!”

薛行锋此时脸色铁青,他不屑道:“薛行铎,请你注意言辞,不要一口一个弟弟的,我是我,你是你,咱们除了都姓薛,好像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关系!江城是我的地盘,劝你一句,趁早离开,否则刀枪无眼,伤了你我可不负责任!”

薛行铎并未生气,而是笑着道:“行锋你向来目中无人,可是难道就连爷爷的话也不肯听吗?”

薛行锋有些气急败坏:“你把爷爷怎么了?”

“我当然不能把爷爷怎么样,我就是就是看爷爷年纪大了,让他去休养休养身体而已!”接着薛行铎看向了蓝悠言,随后继续道:“这个小姑娘要找爷爷来管教你,爷爷没有时间,那我这个做哥哥的又怎么能做事不理呢!来人啊,请三少爷回府!”

“你!”薛行锋恼怒至极,本就身上有伤的薛行锋,在又气又急中,伤口再次撕裂,薛行锋跌下马,晕了过去。

群龙无首,薛行铎很轻易的控制了薛行锋的部队,把薛行锋也软禁了起来。

已是深夜,蓝悠言久久无法入睡,薛行铎曾亲口对她说,他只是单纯的解救江城百姓,不会对薛行锋做什么。更何况薛行铎是薛行锋的哥哥,蓝悠言便没有多想,可是谁知如今事情竟然闹到如此境地,薛行锋对薛行铎的态度竟然如此恶劣。

蓝悠言明白事情没有想像中那么简单,薛行锋和薛行铎之间一定还隐藏着秘密,想着想着,蓝悠言干脆直接起身,他想要去问个明白。

蓝悠言起身的动静惊醒了睡在一边的阿灼。

经过这几日的煎熬,阿灼变的有一些紧张过度。

阿灼紧张的问道:“小姐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蓝悠言见阿灼如此反应,便已经猜到阿灼内心的恐惧,于是蓝悠言用手轻轻安抚着阿灼的肩膀,道:“没有什么事情,我就是睡不着,想出去走走罢了!”

阿灼却一把拉住了蓝悠言的手,紧张道:“小姐去那里,阿灼也要去哪里,阿灼再也不要和小姐分开了!”

见阿灼如此,蓝悠言只好带着阿灼出了门,向着薛行锋的房间走去。

来到薛行锋的门前长廊的拐角处,蓝悠言却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儿,平日里薛行锋的门前也就两个卫兵把手,可是现在却有将近十个卫兵把守在薛行锋的门前,还不时的有军队来回巡逻。

这架势,好像不是害怕有什么人从外面冲进去,而是提防里面的人出来。

“难不成薛行锋被软禁了?”蓝悠言不由得脱口而出。

现在的事情变的更加复杂了,起初,蓝悠言只是怀疑薛行锋和薛行铎也就是兄弟之间不和,可是如今这般场景,恐怕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还要恶劣的多。

蓝悠言对着阿灼道:“阿灼,你赶快去找找薛起,看看他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听了蓝有眼的吩咐,阿灼便急忙的赶去了薛起房间的方向。

蓝悠言也只是躲在一边,在暗处观察着薛行锋房间的方向,没有轻易出面。

这时,从长廊处急匆匆走过来两个士兵,其中一个是普通的士兵,而另外一个,蓝悠言认得,是薛行铎的副官高辰。

士兵的手上端着一碗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士兵竟然出了满头的冷汗,他的手也在不自主的颤抖着。而在一边的高辰则是好像在对这个士兵交代着什么事情,最后这个士兵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对着高辰敬了一个十分正式的军礼。而高辰回礼后拍了拍士兵的肩膀,便离开了。

蓝悠言觉的这个士兵不对劲,而这个士兵手中的药更是引起了蓝悠言的怀疑。

蓝悠言自言自语道:“难不成这碗药有问题?看着这个士兵的样子,如果药真的有问题的话,恐怕问题还不小,难不成是毒药 !薛行铎要毒死薛行锋?”

蓝悠言心中生出一种冲动,想要去救薛行锋,可是那日的场景突然浮现在蓝悠言的眼前,她清楚地记得,她救了薛行锋两次,可是薛行锋非但不感恩,竟然不顾她的死活,还要拿她的命来换那个什么成澜的命。

想到这,蓝悠言想要救薛行锋的冲动顿时消减了一半:“看来我还真是死性不改,救薛行锋那个丧心病狂干什么,他就是个禽兽,他是死是活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已经救过他两次,已经是仁至义尽,如果今天我在他一次,不知道又有多少人又要遭殃了……我这正值芳龄,如果为了这种人搭上我自己的命,真是不值得!”

眼不见为净!蓝悠言干脆把脸转过去,不去看那个端着药的士兵。

可是蓝悠言的心中又突然泛起了一阵同情:“虽然说这个薛行锋可恶至极,可是毕竟也是一条人命呀!如果我不去救他,如果那碗药真的有毒,岂不是害死他也有我的一半责任……算了,如果没毒最好不过,如果有毒,就当时给自己积德了!”

经过了一阵激烈的思想搏斗,蓝悠言还是站了出去。

蓝悠言突然出现在那个士兵面前,把那个士兵吓了一跳。

“真是做贼心虚呀!”蓝悠言心中暗暗想到。

蓝悠言笑着道:“你是不是薛行铎将军的士兵啊?”

士兵脑门上一滴汗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点了点头道:“对,我是!小姐出现在这里,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那就对了,我刚从薛行铎将军那里回来!你应该认得我吧,就是我给薛行铎将军通风报信把他带来江城的!薛将军刚才临时决定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找你,你!”

蓝悠言特地把“重要”两个字着重的强调了一下。

而那个士兵则是半信半疑的望着蓝悠言。

蓝悠言害怕露馅,而变的有些紧张,于是她继续开口:“怎么,你不信我?好吧,不信也罢,那就还是让薛行铎将军亲口来叫你吧!”

“等一下!”士兵叫住了蓝悠言,开口道:“我不是不信,只是薛将军交给我的任务我还没有完成,等我完成这件事情后,肯定会去见他!”

蓝悠言看有希望,于是她继续开口道:“是不是给薛行锋送药啊!要不然我帮你吧!”

听了蓝悠言要帮着送药,士兵立刻警惕起来,他的眼神中泛起了一丝凶光,坚决道:“还是不了!”说着,这个士兵一只手摸向了他的

《民国传奇之红娘炼爱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