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邪魅养父,放开我》养父天搂着我睡 Mary 邪魅养父,放开我耽美狼

邪魅养父,放开我

豪门连载中

《邪魅养父,放开我》为积年花开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乔一生躺在警视厅单独的拘禁室里,刺眼的灯光打在她脸上照得人尤为不舒服,可就是这种不舒服压抑着囚禁者的心理,以达到刑逼的效果。警视

|更新:2019-08-12 00:13:1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邪魅养父,放开我》为积年花开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乔一生躺在警视厅单独的拘禁室里,刺眼的灯光打在她脸上照得人尤为不舒服,可就是这种不舒服压抑着囚禁者的心理,以达到刑逼的效果。警视

《邪魅养父,放开我》免费试读

乔一生躺在警视厅单独的拘禁室里,刺眼的灯光打在她脸上照得人尤为不舒服,可就是这种不舒服压抑着囚禁者的心理,以达到刑逼的效果。警视厅为了让她说出铜雀台的下落,可真是不遗余力,又是电击又是光照,各种刑逼手段都使了上来,在不伤害她生理情况下意图摧毁她的心理。

她靠在墙上捂着眼睛,全身肌肉依旧残留着电击之下的颤动感,轻微的刺痛在皮肤间跳跃,那刺骨的疼痛终究是过去了,可一瞬的剧痛却让她再也生不出一丝对喻一城的希望。

“乔一生,你还是什么都不说吗?”拘禁室门被推开,诸葛明亮走进来,叹了口气:“别和喻队置气了,他也没办法。沈家大少爷躺在病床上生死未明,市政厅那边也出了死亡预告,他忙得焦头烂额,唯一的指望只有你,可是你什么都不说!人命攸关你自己想想啊。”

乔一生抬头看了他一眼,说:“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让我说什么?我是铜雀台的人没错,这是我骨子里带的东西。可我却对这件事一无所知……大乔什么都不告诉我,我能知道个屁!”

她没什么力气,所以说话的时候声音不太强,至到最后一个字时她撑起身子喊了起来。

诸葛明亮脚步一顿,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喻一城不信我,你不信我,你们都不信我。我又能有什么办法?”说完,乔一生颓然地低下头,直直看着地面,心悸如雷伴随着一阵绞痛。

她捂着胸口,难过的快哭了。

“……算了,如果调查不出来什么,过几天就放你出来了。”诸葛明亮不忍心再说下去,转身出了门。

安静明亮的拘禁室乔一生一个人坐在里面,四周都有监控摄像头记录着她一举一动。她坐在地上,脑子里闪过很久以前她问过喻一城的一段话。

“如果有一天我们俩成为敌人,你会朝我开枪吗?”

喻一城当时正在整理他的西装,突然听到这个问题,他回头笑了笑,说:“放心,我永远不会让你站在我的对面。”

可谁知道,世事无常,很多时候命运总是会捉弄人们。她早已在一出生就注定站在他的对面,他的枪虽然不会为她而开,但却会开向她身后的所有人,最早是爸爸妈妈,而现在很可能是大乔,沉戟,还有她不知道的铜雀台伙伴……

那是她的家啊!他们逼迫她去对付自己的家族,对付自己的亲人,让她手上沾满自己亲人的血,他们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一次次剥夺她的家,甚至让她亲自去毁灭,这又是什么道理?善与恶,黑与白,法律为什么不能保护自己呢?

乔一生双臂抱紧自己的小腿蜷缩在角落里,微微发着抖,她逼迫着自己不要去害怕,不管这个世上多少人伤害她,她总有一天会报复回来,以牙还牙!

……

“到底怎么回事?”

“不知道,只知道提前了,时间地点不得而知,我觉得必须加强警防。”

乔一生睡得迷迷糊糊,似乎有谁打开了门,在说话讨论着什么。她被关在拘禁室两天,除了送饭的人没有谁再进来,这边的灯亮得刺眼她也睡不好,只能迷迷糊糊醒了又睡,睡了又醒,精神状态已经接近崩溃。

她睁开眼,喻一城和一行穿着制服的警员站在她面前,隔着铁栅栏静静凝视着她。

乔一生难得勾起唇角,虚弱无力地打了个招呼:“哟,劳烦……喻队亲自来,看来……是大事啊……”

喻一城捏紧拳头抿着唇不再看她,直接告诉她来由:“铜雀台在网上发布了一条死亡预告,通知最近将会办一场烟火大会庆祝回归。你清楚这件事吗?”

烟火大会?乔一生在脑海里想了想,隔她哥的性格,他说的烟火准不是指普通的烟火,很可能是……

炸弹?!

乔一生想到一个可能。

没错,这种事情大乔那种诡谲多变的性格肯定能做的出来!

想到此,乔一生瞳孔紧缩了一下,但幸亏她低着头没有人看得清她表情。

“我说我不知道……你们不信,可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又何必再来问我呢?”她抬起头,表情又恢复如常。

喻一城自顾自道:“我们怀疑是炸弹,但时间地点尚不可知。乔一生,请你了解这是关乎M城上百万人的性命,你想好再回答。”

乔一生油盐不进,淡淡道:“我说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可以了,和她没关系。下午放了她。”喻一城不再追究,命令下去转身就走,根本没一丝留恋。

乔一生像是看陌生人一样打量着喻一城离开的背影,然后哈哈的笑了起来,笑了很久她忽然发现自己眼角有些湿润,才发现,自己笑着的时候居然已经哭了。

下午时分,有人来给她打开手铐带她出了拘禁室,并交换她的包和手机等电子设备。她知道她所有的这些东西里面不是装了监听就是装了跟踪器,警视厅的人是真的不打算放过她。那既然如此,就这样吧。

乔一生穿好衣服,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妆容,苍白地脸上嘴唇毫无血色泛着白皮,眼眶深陷眼底发青,色泽憔悴地可怕,头发油腻腻地粘在额头上,整个人都看起来毫无神色。

有小警官领着她出了警视厅,说了声‘再见’便转身回去了。

乔一生站在警视厅大门,恍若隔世。

她慢吞吞走在路上,人声鼎沸,车水马龙,好像一切都没有变化一般。这个城市繁华却也贫穷,有乞讨的老人家背着布袋慢吞吞捡着垃圾品,也有开着法拉利呼啸驶过街道掀起一片尘土的富二代,这是个鲜活的世界,也是个充满犯罪的世界。

一辆车停到路边,对着她鸣了几声笛。

乔一生望过去,沉戟从驾驶座走出来,他满脸严肃,眼神里却全是担心与愤怒。

“小乔!他们有没有对你怎样?”

乔一生看着他,忽然有种前所未有的委屈涌向胸口,她抬起手沉戟一把拉过她搂紧了怀里:“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那一刻,乔一生有些恍惚,不知道眼前的人是沉戟还是以前的喻一城。

以前也是这样,她难过的时候,喻一城就像天降神兵一般出现在她面前,抱着她说“对不起没照顾好你。”

而这么多年过去,身边的人却早也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

乔一生轻轻推开沉戟,有气无力的笑道:“还好,没什么事。沉戟哥,接我回家吧。”

沉戟点点头,一把抱起乔一生将她抱到副驾驶座坐好,系上安全带,全程一言不发眉头紧蹙。然后自己走到驾驶座,启动了汽车。

乔一生能感觉到他的愤怒和担心,可这时候她太累了,刚坐在车上,她就睡了过去。

跟在他们车后的一辆奥迪车里,诸葛明亮开着车,侧头问沉默不语的喻一城:“在想什么?”

喻一城眼神暗沉,没什么光彩,面无表情道:“好好开你的车!”

“不是我八卦啊,是我在想,你真的舍得把乔一生送回铜雀台?她不是你的宝贝吗?”

喻一城没去追究‘宝贝’这个称呼是怎么回事,只是说:“她从来都不属于我,我只是让我们俩走回正确的轨道。”

“我看老喻你真是一根筋,有很多办法能避免你俩对立啊。可你看如今是好,她本不想离开都被你推得越来越远了。她电击时候你那快杀人的样子,我又不是没见过。人家在拘禁室你天天瞅着监控盯着,有这些时间还不如把她接过去继续当小公主一样照看好。”

“……”

诸葛明亮见喻一城没接他的话,自讨没趣的撇撇嘴安安静静开他的车跟他的人。喻一城过了很久忽然说:“不行。”

诸葛明亮:“啊?什么不行。”

喻一城语气怅然:“如果注定这场战争会死亡,还不如从头就不要抱有期待。”

诸葛明亮眨了眨眼,叹了口气:“所以我说还是我这种单身光棍好,从来不会被着些事情所烦扰。”

喻一城不再开口,只是看向窗外,脸上带着些看不透的复杂。

乔一生醒来时,沉戟已经开车上了高架桥,她迷茫地看了看四周似乎有点没回过神:“怎么回事?我们去哪啊?”

“后面有人跟着,前面过个桥我们得甩开那辆车。”

乔一生想扭头去看看,沉戟猛地一扭方向盘:“坐好,我要拐弯了!”

这句话吓得乔一生连忙抓紧了扶手,沉戟脸色沉重,有条不紊地一扭方向盘,直接从另一条桥上拐了出去,后面那辆车猝不及防直直行驶了过去上了高速,再想掉头已经来不及了。沉戟神色不变握着方向盘继续加快车速,通过另个分叉口时下了高速直接驶向市区。

“哇,沉戟哥,你怎么这么熟悉这里啊?”乔一生忍不住问了出来。

沉戟笑了一声,指了指耳朵:“有人告诉我啊。”

乔一生反应过来,直接对着沉戟耳朵吼了起来:“乔晓夭我去你大爷!!!!!”

《邪魅养父,放开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