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荒隙》 腹黑攻 荒隙YD

荒隙

玄幻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荒隙》是南非溪所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伯齐,冯秋,书中主要讲述了: 【狐族·浮生府地下密室】 冯秋推开陈旧的石门,小心翼翼地朝着地底深处走去。 一路走来,脚下的石阶上长着淡淡的青苔,一看就是年代久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27 18:08:5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荒隙》是南非溪所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伯齐,冯秋,书中主要讲述了: 【狐族·浮生府地下密室】 冯秋推开陈旧的石门,小心翼翼地朝着地底深处走去。 一路走来,脚下的石阶上长着淡淡的青苔,一看就是年代久

《荒隙》免费试读

【狐族·浮生府地下密室】

冯秋推开陈旧的石门,小心翼翼地朝着地底深处走去。

一路走来,脚下的石阶上长着淡淡的青苔,一看就是年代久远的地下建筑物,在这个幽暗的长廊的两边墙壁上还镌刻着诡异的细密咒纹,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一个放置在石槽里的壁灯,微弱的火光依靠着长廊尽头飘出的几丝灵力维持着亮度,不过每一盏石灯都不太耀眼,只能依稀看清地下长廊里大概的状况,而长廊的尽头依然笼罩在一片无法预测的黑暗里。

他越往深处走去,发现温度变得越低,石阶和墙角渐渐出现些水迹,他感觉自己正在走向一个湖底下的暗穴,周围都是急速的漩涡。

过一会儿,他就到了台阶的尽头,空旷的密室内没有多余的装饰,密室中央是一个六角形的巨大石台,石台后面站着一个身穿灰褐色长袍的老人,他的眼睛笼罩在密室的阴影里,只能看见他下半张脸,他的嘴唇薄而苍白,看起来像一个失血过多的伤者。

“将军,中州人族的那位贵人,我们不去拜访一下吗?”冯秋低着头,像信徒一样的虔诚。

那个苍白的老人摇了摇头,冲着冯秋淡淡地说着:“殿下和她都有自己的命运轨迹,我们无法干涉,只能等待她们的相遇。”

冯秋不再说话,眼中恢复了深不可测的黑暗,同密室的幽冷汇聚在一起。

两人在密室里呆了很久,冯秋将一月来受命调查来的火神谷与小重天的消息全部汇报给了落石生,昏暗的光线将两人的脸都陷在阴影里,神秘莫测。

【翎歌国】

“王爷,您呕心沥血照顾了王十几年,为什么像个小孩子一样赌气不愿意见证他的婚礼。”王府花园内,管家正在老王爷耳边苦口婆心地劝着。

老人极力地隐藏着脸颊上的遗憾,他侧身斜视着管家,复杂的眼神里,痛苦、愤怒和无奈不断的交织着。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欲言又止,将强硬的拳头用力的砸向花园内的老槐树,那皱着的树皮似乎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痛苦,月光下粗壮的树身剧烈地晃动着,管家摇摇头离开了。

“只能希望王是对的……”老王爷扶着槐树坐下,看着天边的烟火,这一天,将军府出奇地的安静。

今日就是伯齐迎娶短衣的日子了。

在皇城内,此刻灯火通明。

“姑娘今天真美,王看到了一定会欢喜。”身边的奴婢一边帮短衣梳理辫子,一边谄媚地赞道这个翎歌国十几年来第一个嫁入王宫的女孩。

短衣笑得很灿烂,她庆幸能做那个陪他度过剩下的岁月的人,铜镜里,红衣覆身,肤如凝脂,宛若一朵开在盛夏的红莲,不俗艳不寡淡,美到恰到好处。

而此刻外面宾客络绎不绝,古玩珍奇堆满墙角,可即使是人山人海,老王爷的身影终究还是迟迟未来,想必还在气头,伯齐想起父母早逝,从小到大都是这个脾气倔强的王叔陪伴着,这一刻他不在身边,不由自主发出一声叹息。

王宫内的酒宴一直持续到深夜,歌舞升平,拗不过大臣们轮番敬酒,伯齐喝的大醉,直到苏白看到王摇摇晃晃的身体,瞥了眼那些正围上来敬酒的大臣,大臣们才识趣地向后退步。

苏白轻轻扶着伯齐回到了寝宫,风大了,红灯笼在琉璃瓦下被吹得摇摇欲坠,望着屋内通明的灯火,伯齐笑的明媚如阳光一般。

听见零碎的脚步声传来,短衣推开了木门,她一袭鲜红的嫁衣,提着灯笼缓缓向伯齐走来。

“王,到家了,我来带你回家了。”短衣接过醉醺醺的伯齐,苏白拂手笑着离去,她小心翼翼地扶着伯齐坐在床上,端来一盏热茶,为他醒酒。

怎料伯齐原来是假意借醉离开,只是想早点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姑娘,他笑着顺势搂住了短衣,趴在肩上,吻着她的发丝发誓一样地说着:“我不许你忧伤,不许你不快乐,我要你做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她羞赧轻咬着薄唇,浅浅笑着,酒涡深陷,慢慢解开衣衫,透过木窗的月光,左肩上朦朦胧胧露出了一只红蝴蝶,美丽精致。

他是高高在上的王,而她只是一个被丢在水榭边的女子,她很感激伯齐做的一切。倒在他的怀里,她热泪盈眶说着:听说在叙白国有一种法术能抹去一个人在过去里发生的一段记忆,如果有一天你不要我了,我就离开你,忘了你的好。

伯齐信誓旦旦地承诺着,这一生只为短衣而存在世上,他温柔为她抚平墨色长发,在他眼里,她像是月光下的百合,举手投足,花瓣轻颤,香气幽人……

然而新婚只过了半月,伯齐好像变了一个人,他对短衣越来越冷淡,越来越不耐烦和她在一起,没有过多的语言交流,也不再来到她的住处。

短衣一厢情愿地以为是最近政务烦劳,他无法分出身照顾自己罢了,依旧每天深夜提着灯笼站在走廊里等他回家,但是伯齐从未再出现过,直到那一刻忍不住跑去司雪殿才知道,那一年冬天很美,白雪纷飞,但他已经不再爱她了。

那时伯齐怀里抱着一个妖艳的妃子,妃子妩媚地笑着,笑似银铃。

看到短衣跑进来,伯齐视若无睹,仿佛就是随随便便的一个人走来,他只是冷笑一声,问:“你来这干嘛?”

短衣惊愕的表情慢慢恢复了平静,她强装出一阵笑容,离开了。

他是帝王有几个妃子算什么呢?她这么想。

之后,短衣每次去司雪殿都会远远地看到伯齐抱着那个女孩,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他不爱她了,也许是她做得不够好,短衣每天都会很努力地为他做很多事,端茶送水,在他熟睡时为他披上风衣,甚至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和那个女孩一样妩媚,那时的短衣,像一个孩子似地等他回来,可她却再也牵不回伯齐的心……

《荒隙》 免费阅读章节

《荒隙》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