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盛世商妃》盛世商妃之爱妻如命 妖孽受 盛世商妃女王

盛世商妃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盛世商妃》的小说,是作者澜悠然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让锦儿嫁过来?锦儿可是嫡女啊!”许西宁有些吃惊,就算罗家富庶,可罗松上毕竟是个庶子。锦儿也算是官家嫡女下嫁,说白了就是门不当户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16 12:04: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盛世商妃》的小说,是作者澜悠然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让锦儿嫁过来?锦儿可是嫡女啊!”许西宁有些吃惊,就算罗家富庶,可罗松上毕竟是个庶子。锦儿也算是官家嫡女下嫁,说白了就是门不当户

《盛世商妃》免费试读

“让锦儿嫁过来?锦儿可是嫡女啊!”许西宁有些吃惊,就算罗家富庶,可罗松上毕竟是个庶子。锦儿也算是官家嫡女下嫁,说白了就是门不当户不对。

许东莲点点头:“你不知道,三少爷手里的这些产业原先都攥在你大哥手里,但实际上这些产业原本就是你夫君名下的。”

“怎么会?我从来没有听夫君说过啊?”许西宁有些惊讶,她在罗府这么多年,虽说掌握不到罗府真正的账本,可她在罗傅益一旁听常山回报各地的生意也听了许多年,若是江宁这边也是他手下的生意,自己不会没有印象的。

许东莲拍拍她的手:“这事已经是罗家老爷子那时候的事了,我也是听你姐夫说起的,你不知道也在情理之中。当年罗老爷子及其偏爱小儿子,也就是你夫君。老爷子病逝的时候言明要将罗家所有的产业都交给小儿子,你嫂嫂自是不愿意,去老爷子病床前大闹了一场。这老爷子倒也硬气,愣是把江宁有头有脸的人物都给叫了过去,作为证人当场立下遗嘱将罗家家产全部交给了你夫君,你大哥那一个子也没有。当时江宁还流传着许多说法,有的说你大哥并非老爷子亲生,还有的说是你大哥犯了不能饶恕的罪过,所以老爷子才对他这么绝情。但真相到底是如何,已是无人可知了。”

“那后来怎么江宁这边的产业又都到了大哥手里?”

许东莲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润润嗓子接着说:“老爷子病逝之后,你嫂嫂又去灵堂上闹了一场,非说老爷子不公平,死活都不肯让他按时下葬。你夫君倒也算有魄力,当即决定把江宁这边的生意都交给他大哥,这你嫂嫂才算退让一步,让老爷子安安稳稳地下了葬。这些年,你夫君倒也说到做到,不仅完全放手将这边的生意交给他大哥,甚至连这边的盈利都没有要,你瞧你嫂嫂如今对你们的态度,这可都是用真金白银换来的。”

许西宁没想到还有这一档子事,怪不得罗傅益让自己回娘家来询问二丫头的事,看来他也定是不肯相信那位嫂嫂啊。

“也不知那边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夺回来的家产,怎就这么轻易地又给了老三?”许西宁有些疑惑,按理说当时齐氏闹得这么厉害,也不像是个在家说不上话的主,怎就如此放任夫君行事。

许东莲接着说:“你不在江宁不知道这边的事,虽说你这位嫂嫂性格泼辣,还爱斤斤计较,可是你这位大哥可是相当有义气的人。要不然你夫君也不会这么多年都还念着跟他的情义,也不会毫不犹豫就把那么一大堆家产白白送给他。不过,如今他也已经死了,他将家产全部托付给三少爷,只怕多少也怀着愧疚和弥补的心思。只是你夫君听闻了此事却也不推辞,想必是他也想趁机将这部分家产拿回来。”

“不错,这些年朝廷对经商方面增设了不少关卡,互市贸易也没以前那么顺利了,水路又有季节的限制,一到旱季或是冬天,水上也行不了船,家里的进项一年比一年少,夫君也是惆怅的时候多,轻松的时候少。若是能将这边的生意收回去,日子好歹能过的松快些。”

许东莲早就听自家夫君说过如今朝廷不喜经商之人,政策也是越发苛刻,只是没想到像罗家这样的商贾世家也会受到这么大的冲击。

“姐姐刚才说让锦儿嫁过来又是何意?”

“你如今担心的无非就是你夫君看重三少爷,怕他夺了越儿的宠爱。”

许西宁点点头:“不错,我昨日见老爷的眼神,就觉得不好,今天起来他还问了我一句,说要是把老三带回临州,让他打理那边的生意也不知会不会有些起色。我当时吓得都没敢应声。”

许东莲摇摇头,不赞同地说:“你怕什么,你越是这样,你夫君就越会觉得三少爷可用。以后再遇上这种事,你顺着他说就是了。”她这个妹妹就是没主见,一遇事就乱了分寸。

“姐姐说的是。”许西宁也有些懊恼。

许东莲接着说:“我想着让锦儿嫁过去,想着如今三少爷主管着江宁这边的生意,锦儿父亲好歹是个小官,有他护着,三少爷的生意定然有更多的捷径可走。你夫君一心想让越儿做官,不也是打着这个主意吗?你好好地跟他提一提,他若是想明白了一定会觉得这是门好亲事。再说了,锦儿什么样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她娴静温柔,样貌又不差,时间久了这夫妻二人齐心,再让锦儿吹吹枕边风,他们夫妻二人若能在这江宁定居下来,不就不会去临州威胁到越儿了。另外,若是你想知道三少爷的动向,锦儿也能帮你一把啊!她总不会不向着自己的姨母吧!”

许西宁心知姐姐说的有理,可是姐姐向来宝贝她这个女儿,如今突然想着将她送来给自己做帮手,自己多少有些顾忌,又不好问出口。

许东莲自然明白她心中所想,语重心长地说:“不瞒你说,你姐夫家是个什么样你也知道,我是实在舍不得锦儿在家里打水烧饭过着苦日子,三少爷再不济,也能守着江宁这一隅,锦儿能过上安逸的生活,我也能时常见到她,就知足了。”

许西宁这才松了口气,若是为着这样的想法,让锦儿嫁过来的确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她对姐姐说:“这件事我放在心上了,等我回去跟夫君提提,看他如何想的再说吧。另外我今日来,还有一件事要劳烦姐姐。”

许东莲见妹妹没有抗拒,心下舒畅了几分,亲切地问:“说什么劳烦不劳烦的,你尽管问。”

“江宁如今可有什么大户人家有适龄少爷的?庶子也行。”

庶子?

“可是为着你家那两个女儿?”

许西宁点点头:“采盈倒是不必着急,方姨娘整日叫嚣着我给她女儿挑的家室都不好,我干脆就撂在那儿,让她自己琢磨去。倒是襄忆,原本多好的条件啊,嫁个豪门世子都不成问题的,谁知却出了岭安王那档子事,临州只怕是不好嫁了,夫君就想着在江宁给她找一个。”

许东莲瞪大了眼睛:“怎么,那岭安王莫非调戏过后,又不打算娶了二丫头?”

“那倒不是,我瞧着那岭安王上心的很,又是托越儿说和,又是登门拜访的,很是有些诚意。不过…”她想起走之前罗傅益交待她莫要把事情说的太清楚了,只能含糊道:“不过,夫君不太喜欢他,襄忆也没有那个意思,也总不好强迫孩子。”

许东莲一听就知道这里头有隐情,罗家什么样的人家啊,利字当头别的都要让一让,如今岭安王府这么好的亲事放在面前都不要,只怕是这岭安王有什么问题,罗傅益怕殃及了罗家,这才迫不及待地将二丫头这烫手山药往外扔。

这儿虽是江宁,可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二丫头跟岭安王那点子事若是有人存心打听也不难知道。若是真就这么大剌剌地说给谁家了,最后人家又听了什么风言风语,到时候倒霉的还不是中间说媒的。她可不干这缺德事!

许东莲脑子转了转,猛地想起一事:“你家里不就有个现成的吗?”

许西宁满脸疑惑:“我不明白姐姐的意思。”

“哎呀,”许东莲拍了拍大腿:“你嫂嫂家那位少爷啊!又沾亲带故的,多好说。”他们自家的事还是自家解决的好,好歹都姓罗,又是堂亲,真闹出什么也不好撕破脸。

许西宁有些为难:“你是说燕茗?只怕老爷不会愿意的。照咱们猜想的,老爷这会儿只怕正想着怎么才能甩脱他们母子二人呢,又怎么会将二丫头主动嫁过去。再说了,老爷让找个能给罗家锦上添花的,现如今他们母子都要靠我们才能吃饱饭,又能有什么别的能耐?”

“怎么没能耐啊?你想啊,二丫头那相貌可是一等一的好,那位燕茗少爷我倒也听说过一些,之前也有不少人上门说亲的,可是他都嫌人家姑娘长得不够好看,你那嫂嫂当时气的只骂他,还要将他撵出门去呢,如今既然二丫头来了,正是一物降一物的时候,以那位少爷的性子,到时候二丫头嫁过去还不是说什么算什么。她一个姑娘家,心里自然是向着母家的,到时候调教着夫君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你们岂不是就不用担心他再打家产的主意了?这难道还不算锦上添花?”

“这……能行吗?”若是燕茗真是个成事不足的,老爷又哪能看的上他。

“行不行你回去试试不就知道了?江宁老一辈都不在了,小一辈刚接手生意,哪有什么出挑的,让你们那天仙似的二丫头嫁过去,岂不是辱没了她。”

许西宁有些忐忑:“那……我回去再瞧瞧吧。”

《盛世商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