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以酒乱天下》功成天下酒 Mary 以酒乱天下健全文

以酒乱天下

武侠连载中

火爆新书《以酒乱天下》是往事秋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江余,白岚,书中主要讲述了: “卢先生,学生有一事想要请教。”一位书生打扮的年轻人跪坐在卢博闻身前,恭敬道。 “江余,你我年纪本就差的不多,我都说了多少次别叫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27 18:06:0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以酒乱天下》是往事秋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江余,白岚,书中主要讲述了: “卢先生,学生有一事想要请教。”一位书生打扮的年轻人跪坐在卢博闻身前,恭敬道。 “江余,你我年纪本就差的不多,我都说了多少次别叫

《以酒乱天下》免费试读

“卢先生,学生有一事想要请教。”一位书生打扮的年轻人跪坐在卢博闻身前,恭敬道。

“江余,你我年纪本就差的不多,我都说了多少次别叫我先生了。”卢博闻打趣道。

“规矩方圆,不可乱。你既然是书院的先生,我作为学生,自然要以礼相待。”江余严肃道。

“好,请问。”卢博闻也不再一副玩笑的样子,坐正了身子,认真道。

“先生为何离开朝堂?”江余直接问道。

“不愿苟同。”卢博闻简洁道。

“先生当初可与这天下学子一样?欲报国,强社稷。”

“是。”

“可如今先生失败了吗?”江余顿声问道。

“没有。”

“那先生如今为何在此?”江余不解道。

“教书育人。”卢博闻笑道。

“先生可是失望了?”

“不,我看到了希望。”

卢博闻看出江余的疑问,伸手指向不远处的学堂,随后又看向身前的江余,“你们,就是希望。”

“先生当初也是别人的希望。”江余摇头道。

“我不适合在那里,我更适合在这里。”

“我把我的所见所闻,所学所解,都教给你们,虽然我对你们抱有希望,但我也不会要求你们去做什么,因为...”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卢博闻看着江余,这天下可以多几个这样的人,一个两个越来越多,总有一日可以带出燎原之火。

“我要去参加会试了。”江余站起身,随口道。

“我当年可是会元出身。”卢博闻笑道。

“现在不还是在这当教书匠?”江余打趣道。

“濂玉书院有我自己就够了。”卢博闻玩笑道。

“当年王事秋以士子案坐上丞相位,天下士子去其四五,就连书院都所剩无几,你可要好好守住这里啊。”江余叹息道。

“放心好了,咱们那位老先生可不是好惹的呀。”

“这话不错,这天下还有几人当面骂过王事秋?”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接着都哈哈大笑起来。

“士子案,王事秋做的没错。”

“如果是我,我也会那么做。”卢博闻说道。

“你失心疯了?”江余骂道。

“当年的圣上需要坐稳那把龙椅。”

江余直直的看着卢博闻,久久不能言语。

“你知道先生为什么给你取名江余吗?”卢博闻站起身,笑问道。

“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放心,给我机会,我就是南朝第一儒将。”江余坚定道。

卢博闻挥手一笑,转身离去。

“朝白翳?”

依旧一身白衣的朝白翳,紧张的看着眼前这个老人,不敢放松。

说话的老人看着朝白翳这个时候还在护着身后那个孩子,不禁微微一笑,“这孩子,看着和我们故北差不多大啊。”

“东阿派的那个女的是你杀的?”逍遥老祖笑问道。

“是我。”朝白翳也接到了消息,只不过当时的他确实不知道那名女子的身份。

他右手将白岚护在身后,左手已经紧紧握住腰间的长鞭。

“为何?为了这个小女孩?”

“看她不顺眼而已。”朝白翳无奈道。

“武林大会在即,你这样做事,我很难做啊。”老人头疼道。

“要打就打,别废话。”

“你?别人会说我欺负人的。”

“那你就让开啊。”朝白翳这次是真的无奈了。

“不行,我总得要个说法。”

“那我就给你个说法。”朝白翳将白岚向后推开,腰间长鞭猛地抽出,一袭白衣瞬间弹出。

逍遥老祖站在原地,右手长袖无风自动,地上落下不断卷起,老人轻盈挥袖,树叶长剑径直飞向朝白翳。

朝白翳心中一惊,这人有点东西。

朝白翳手中长鞭挥舞,一甩而出,长鞭与树叶凝成的长剑凌空对峙,朝白翳竟然丝毫不占上风。

远处老人身形一闪,朝白翳暗道不好,还不等他做出反应,老人已经来到他的身后,以指做剑,点在朝白翳背后。

朝白翳猛地一震,树叶飞剑终于溃散,可他自己也没了后路。

“晚辈见过逍遥老祖。”朝白翳背对着老人客气道。

“功夫不错,可惜是个北人。”

“前辈这是要拿晚辈当个说法?”朝白翳笑道。

“这小姑娘也是北朝人?”逍遥老祖答非所问道。

“是。”

“真是可惜。”

“前辈,可否饶她一命?”朝白翳低声道。

“你要是能打过我,就不用在这问我了。”

“所以说,你们这些人,不好好待在你们北国,跑来这找什么死?”逍遥老祖摇了摇头说道。

“快跑!”朝白翳用北朝方言大声喊道。

“反抗?”逍遥老祖右手紧紧拉住朝白翳眨眼间发起的夺命一击,一脸笑意的问道。

朝白翳并没有心思关心这个老头说什么,只是看向刚才白岚的位置,发现那个小女孩还是站在那里,一动未动。

“哈哈,重情重义,真是太可惜了。”逍遥老祖身影一闪而逝,下一刻就出现在那个小女孩面前,朝白翳一个踉跄,看到这一幕心里突然紧张起来。

“前辈,她还是个孩子!”

“孩子?我周朝有多少尚在襁褓的孩子死于你们的手上?”逍遥老祖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孩子,饶是他现在也有点意外,因为这个小女孩太过冷静了。

“你们就跟我一起走吧。”老人缓缓抬起右手。

白岚并没有看这个奇怪的老人,只是看着那个拼命像自己冲来的朝白翳。

“哎,老人家,欺负孩子就不对了!”一柄漆黑长剑铿锵落入老人与孩子之间,朝白翳趁机掠到白岚身旁,并迅速后撤。

“恩?我南朝什么时候有人为北蛮子求情了?”老人不为所动,朗声问道。

“我就是看不惯为老不尊的老东西。”一个体型微胖的中年人骑着一匹黑马从林中出现,刚刚还插在地上的长剑像有意识一般,飞回了剑鞘。

“杨忘?”退到一旁的朝白翳心里惊道。

“多管闲事可就不好了。”

“尤其是管错了闲事。”逍遥老祖依旧云淡风轻的道。

“你若是欺负欺负那个穿着白衣服的娘炮我也就不管了,怎么,小孩子都不放过?”乔装打扮过的杨忘连夜赶路,好不容易快到临山镇了,准备好好休息休息,结果碰巧遇到这么一桩事。

在认出朝白翳后本打算装看不到的杨忘,在看到那个老人准备对那个孩子出手的时候,索性潇洒一次,当一回见义勇为的大侠。

“这人杀了东阿派的掌门夫人,这个女孩是原因,有人要我给个说法,我来拿说法,怎么,有错吗?”逍遥老祖缓缓道。

“男的,你随便,小的,你别想了。”杨忘干脆道。

“哈哈哈,我做事,还需要听你这等小辈怎么说?看看你有没有本事能拦的住我了!”

杨忘其实有点紧张,他刚刚碰巧看到老人的身手,绝不简单,自己刚才那一手本以为能吓唬吓唬他,没想到没啥用。

“我跟这个朝白翳还真他姥姥的有缘啊。”杨忘看着不远处的朝白翳和那个小女孩心中抱怨道。

正当杨忘抱怨时,逍遥老祖不在耽搁,一闪而出,远处朝白翳如临大敌,推开女孩,长鞭绕体旋转,正好挡开老人一掌。

“哎,好人当到底吧。”杨忘拿起腰间酒壶,一饮青梅酒,荧惑剑出鞘。

杨忘脚下轻点,瞬间来到老人身前,荧惑击出,老人长袖迎招,袖藏内力,竟是直直卷住荧惑。

见杨忘难以招架,朝白翳也抓住时机,长鞭击出,老人只能分心抵御,杨忘以内力御剑,荧惑猛地一震,老人长袖纷纷碎裂,紧接着,杨忘和朝白翳一远一近,一长一短,相互配合,竟是也没落下风。

“不错不错,玉宗山的人?”老人不容易的摆脱两人的颤抖,轻轻落到一旁,问道。

“你管?”杨忘没好气的道,这个老头子也太厉害了点,这么半天不过是破了点袖子?

“要是李儒道出来,还有的说,可惜他不在。”逍遥老祖惋惜道。

“你配吗?”杨忘荧惑横指,浑身气势不在隐藏。

“我刚想找个抗揍的出出气,就是你了。”

“他是逍遥老祖!”

刚准备杀出的杨忘硬生生收回的脚步,看着一旁的朝白翳,一脸吃惊。

“你认真的?”

“是,你没听说?逍遥老祖几日前,两步入城,恐怕如今已经在一品之上了。”朝白翳轻声道。

“你怎么处处惹麻烦?”杨忘突然骂道。

“你怎么还没死?”朝白翳反问道。

“好了,时候不早了,该走了。”逍遥老祖缓缓迈出一步,远处的朝白翳和杨忘突然感觉周围一震,四周压力陡然加大。

他们两人都难以承受,更何况才九岁的白岚,已经无法支撑晕倒在地。

“跑吧?”杨忘赶紧说道。

“跑!”朝白翳以内力相抗衡,换来短暂的时间,抱起白岚,疯了似的逃走。

“他娘的,跑的真快。”杨忘看着准备迈出第二步的老人,一瞬间也疯狂后撤。

“我能两步入城,这可是你们自己说的。”逍遥老祖微微一笑,第二步轻轻落下。

朝白翳和杨忘此时的绝望恐怕只有他们两个能懂了。

“瞬间移动?你在逗我?”

《以酒乱天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