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初访记》荷使初访中国记 免费阅读 初访记天然受

初访记

古代言情已完结

完结小说《初访记》是小莴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洛蓝,关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规则。” “啊?” “你这棋的规则。” 小竹这才慢半拍地明白了怎么回事:洛蓝失忆了,那就算她曾学过下这类的棋,也肯定是全忘了。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22 12:03:5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初访记》是小莴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洛蓝,关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规则。” “啊?” “你这棋的规则。” 小竹这才慢半拍地明白了怎么回事:洛蓝失忆了,那就算她曾学过下这类的棋,也肯定是全忘了。

《初访记》免费试读

“规则。”

“啊?”

“你这棋的规则。”

小竹这才慢半拍地明白了怎么回事:洛蓝失忆了,那就算她曾学过下这类的棋,也肯定是全忘了。

小竹才刚想起这茬,还没及向她解释规则,洛蓝却突然拾起与小竹手里始终未落下的同色的黑子,半点不犹豫的就下在了小竹意想不到的地方。

小竹先是一愣。还未及冷静地看清眼前的棋局变化,他心里首先就已生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而待他总算看清了因洛蓝下的那一步而引发的整盘棋局的变化之后,小竹便知,他的预感果然应验了。

小竹有些复杂地抬头看向洛蓝,问道:“你想起来了?”

她那一招,虽很意外,却决非随意乱下的。她定是熟悉这其中的规则,且已经算到了最后一步,才下了那一步的。勉强的,是让已经处于弱势的黑子终是与白子平局了。

“没有。”洛蓝只是看着那盘棋,眼神平静无波。

小竹没有作声,只是静静地看着洛蓝,耐心等着她的后话。

果然,洛蓝的眼睛把那盘棋来回扫视了几遍之后,才转而看向了小竹,继续之前未说完的:

“我不过是看着这个棋盘的模样、和这两色棋子的排列、还有你单独放置在两边的两色棋子的数目,——基于这些,推算出可能的规则。然后,就按着那规则算了一下你眼下能走的最佳选择。怎么,莫不是我弄错了规则?”

洛蓝说得很是平常,就好像她刚才做的只是一件很普通的事一般。但小竹听了,却是不由得一惊。洛蓝这话,分明就是在说:若是她没弄错规则,那她走的这一步就绝对没错;但若是她下错了,那就只会是她从一开始的,就弄错了规则。

这让小竹瞬间意识到:这,或许就是洛蓝真正的过人之处。她似乎很擅于通过纵观整体来发现各部分间的隐秘关联。而一旦让她看出了那底层的规则,她就能迅速推算出最终的结局,然后再反推出眼下的各部分各自能选的最佳策略。——这样的才能,用于哪里才最有优势?

再想想洛蓝的身份……小竹倒也有了自己的计较。

“说吧,你想问什么?”

小竹能肯定,洛蓝并非是真的对这棋有什么兴趣,而是有话要问,才会特地走来他跟前的。刚才显露的,不过是她恰好发现自己能做到,就想做就做了。这与她想问的,无关,也无碍。

不过,她这一时兴起的,倒也意外地助了她一臂之力,让小竹对她的可能实力又不觉高估了几分。

“把你知道的所有关于‘苏影’的情报都告诉我。你该知道,这样做,才是对你我最有利的选择。比起遭到第三者算计,让我们都沦为这场阴谋的牺牲品,让关家与苏皇自此交恶,反让那真正的谋害者渔翁得利,——先让我多了解些自己的过去,说不定,我还能助你一臂之力。

“你刚才也看到了,若只凭你自己的一己之力,你肯定想不到我刚才下的那一招。这样的你,又如何能肯定自己一定能料算到,失忆前的‘苏影’会是如何算计你们关家的?就更别提,这样的你们还能想到,还会有谁能有这般大的能耐,竟能把‘苏影’都给暗算了?

“哼,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我现在全不记得过去,但我也能肯定,不论是过去的‘苏影’,还是现在的我,都决不会犯同样的错!除非……”

说到这儿,洛蓝故意意有所指地看向小竹,挑衅道:“除非,是你想拉我陪你一起再经历一遍我曾遭遇过的算计,让我为你破这一次例。”

小竹的嘴角先是微微颤动,但很快的,就又恢复了平常。似乎,他已渐渐习惯了洛蓝对他这样的挑衅,不再会轻易动气了。只在迅速调整了情绪之后,就微抬了下下巴,用眼神示意她先坐下再说。

待洛蓝在对面与他隔着棋盘坐下后,小竹才开口说道:“我们能查到的,其他势力也一样能查到。也显然都是苏皇有意让我们知道的。做不得真的。但,也不能全不当真……”

“我知道。”洛蓝自是明了小竹刻意这般提醒的用意。

“那好,”确认了洛蓝确已有了充分的准备,小竹这才坦白相告:

“那你听好。我们查到的是:你是苏国三王爷的私生女,未被载入族谱。查不到你的生母,只知你自小就被三王爷养在身边,唤他‘父王’。但你又与三王爷其他的子女不同,你是唯一一个自小被作暗探来培养的。

“本来,你的存在并没多少人知道。但在大约一年前,你被三王爷奉旨送进了宫。自此,你就立刻从原先无人知晓的三王爷的‘私生女’,一下变成了万人注意的是苏皇身边最受宠的‘小郡主’。

“据说,你比苏皇过去最宠爱的五公主还要受宠。在宫里,连五公主都得忌你三分。宫里的人,个个都会唤你‘小郡主’。但是,你却是有实无名的‘郡主’:苏皇只是授意他们这样唤你,也确实在明面上宠你至极。却,从未正式册封过你。

“然后就是在大约两月前,我们关家的探子回报说,有个疑似那个‘小郡主’的女孩,出现在了这涡湾城内。怀疑是苏皇派来的。但那时,谁也不知,就算那人果真是苏皇派来的,她的目的又会是谁?

“再之后,你的行踪又突然消失了近一月。直到一月前,关家探子才又突然发现了一个疑似是你的女孩出现在了我们关家营帐附近。

“之后的事,就不必我说了。”

洛蓝捋了捋小竹提供的这些信息,向他确认道:

“也就是说,不管我来此的目的是否就是冲着你们关家来的,但当你们第一次在这涡湾城发现了我的行踪之后,我却又突然消失了近一月的时间?连你们都寻不到我的踪迹?你们不知我去了哪儿,经历了什么?

“你们只知,那之后,我又突然出现在了你们营帐附近。然后,关默就亲自带人出来,本意是要来抓我的?却没想,当他找到我时,我已是奄奄一息了。他这才又耽搁了一月的时间,只为确保没有找错了人。——毕竟,我的身份特殊,若找错了人,这事可大可小。弄不好,还会殃及你们关家全族?”

“嗯。”小竹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得到小竹的肯定后,洛蓝才再进了一步,“若这其中真有什么变故,那也只会发生在我失踪的那一月里。”

这句话,洛蓝不是在确认,而是在提醒。

小竹顺着她此时的视线,看回他眼前的这盘棋。想到,刚才洛蓝是中途参与进来的,却又是一招就定了这局棋最后的结局。——她,如何能做到的?

想通了这点,小竹这才了然:洛蓝是想提醒他,既然关键是在她失踪的那一月,那在那之前,与她有关联的其他所有——那整盘棋,从棋盘造就的限制,到各棋子的排布,到明面上的各方得失,再深入到这局棋背后的各层不同规则彼此间的相互影响、制衡——对这些,他们关家是否真的全都清楚了?

《初访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