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腹黑老公,好闷骚!》腹黑老公好闷骚免賛 字母文 腹黑老公,好闷骚!最新章节

腹黑老公,好闷骚!

豪门已完结

六妹儿新书《腹黑老公,好闷骚!》由六妹儿所编写的豪门风格的小说,主角靳南,沈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杜时咬牙怒道,“沈阮你这人怎么这么狼心狗肺?你被他们带走靳南他会事先预料到?还是他希望别人带走傅太太来去威胁他?” 他冷笑道,“

|更新:2019-11-10 12:07:5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六妹儿新书《腹黑老公,好闷骚!》由六妹儿所编写的豪门风格的小说,主角靳南,沈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杜时咬牙怒道,“沈阮你这人怎么这么狼心狗肺?你被他们带走靳南他会事先预料到?还是他希望别人带走傅太太来去威胁他?” 他冷笑道,“

《腹黑老公,好闷骚!》免费试读

杜时咬牙怒道,“沈阮你这人怎么这么狼心狗肺?你被他们带走靳南他会事先预料到?还是他希望别人带走傅太太来去威胁他?”

他冷笑道,“看来我们还过来错了?是不是要怪你没事干嘛跑来酒吧给靳南添麻烦?哦,还有,这事我估计跟你弟也有关系,上次靳南教训那群欺负新宁的人,当中有个是里面那家伙的的亲弟,你弟不是跟他玩在一块么?你怎么不去找你弟发脾气?”

沈阮一窒,仿佛被人当头泼下一盆冷水般,刚才积压了一堆惶恐厌恶烦躁的情绪,在里面没敢对着那二少发出来,因为怕死,出来之后倒是敢不管不顾地朝着杜时发泄了。

她在看到傅靳南的那刻心中滋味复杂交织,有喜有怨,在听到杜时说傅靳南会为她做主的刹那沈阮心中极是难堪,她不想和傅靳南的女人划等号。

沈阮想到了傅靳南为段新宁‘做主’的事,想到了沈聪那血肉模糊的伤口和青紫的面颊,心中无不嘲讽,难道傅靳南也要对里面那个二少,像对待沈聪一样给她复仇?

沈阮冷不丁地被傅靳南训斥了一通的事情她还记得,当下觉得自己十分犯贱没事去掺和别人什么事,也算是一种恼羞成怒的心态,然而,当下今天的事情冷不丁地被杜时归纳到傅靳南羽翼下面的事。

沈阮一颗高傲的心感觉自尊受到了蔑视与轻待,她着实不屑与傅靳南和段新宁并排在一块,才会尖锐地出口同杜时说那些话,完全就是发泄与牵连。

他傅靳南与她有什么关系?沈阮想。

然而杜时的一通话却也是对的,这件事情错处也不在于傅靳南,沈阮发怒发的好无理由,对方跑来关心帮助自己,末了还要接受她无理由的冷嘲热讽。

她冷静下来,心中有些羞愧起来,为自己恼羞成怒的那些话,沈阮闭了闭眼,同他道歉,“对不起,我话重了,谢谢你们能过来。”

杜时哼了声,却是不领情,冷冷地道,“很勉强就不用说了,我又不需要你的道歉,你是他老婆你俩爱怎样怎样,关我屁事。”

沈阮面上掠过一抹难堪,僵硬地抿了抿唇,再次道歉,“不是勉强,对不起,诚心道歉,刚才情绪没控制好,所以说话重了。”

杜时偏头瞧着楼下没说话,心中却是嘀咕着,这女人还算有点良心。

两人对立站着,沈阮想走,又觉就这么离开莫名的尴尬,杜时并未回应她,显然还是一副不接受的样子,要是她现在说完转身就走,指不定杜时要认为她真是勉强道歉的。

犹疑间,口袋中的铃声传了出来,沈阮取出来看见叶倾的来电,她舒了口气,走到边上接听电话。

趁这她转身的时候,杜时将视线移了回来停留在她背上,听到沈阮泠泠动听的嗓音对电话那头回应着。

“我在楼上。”

“二楼这边。”

“嗯……有朋友。”

“不用上来,我马上下去。”

哟呵,看来是和朋友一起过来的,那她怎么会被易丛那家伙给单独带到包厢去?

沈阮接完了电话回过身来,杜时靠在栏杆上抱臂扬眉道,“你还有朋友一起过来?”

她点头,“在楼下。”

“那你怎么会自己一个人被带上来?”

“上洗手间的时候被拦了。”沈阮不想在这上面继续多留了,她道,“真心跟你们道谢的,不管怎样总算没让我在里头受苦,还是谢谢你们了,我先下去。”

她转过身时,忽听身后杜时喊了句,“哎,沈阮,其实靳南这个人很好,你别把他想得那么坏。”

沈阮停住脚步,回头古怪地看了他眼。

傅靳南是个好人?关她什么事,她没将傅靳南想得多坏,也没将他的形象设定得多好。

叶倾和沈聪在舞池里玩了一通下来发现沈阮不在座位上了,他们不知,就在刚刚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沈阮在楼上的狼虎窟走了一趟。

要是傅靳南认为她不重要不过来,易丛今天必定不会轻饶她。

找不到人,叶倾才打了这通电话,不一会儿沈阮便回来了,两人都没瞧出她的表情有些不对劲。

叶倾道,“你怎么跑楼上去了?”

沈阮却是不答这个,反道,“叶子,我有点不舒服,我们先回去吧。”

沈聪一愣,上前来学着她之前的动作,探手要触上她额头试试温度,“姐,怎么了?”

她歪头避开,“没生病。”

叶倾以为她依然是不喜欢这边的环境,虽然还没玩得尽兴,但是她放假了想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玩都行,并不急于这么一时。

现下听沈阮说要走,她二话不说便俯身去拎沙发椅上的衣服,套了上去,将拉链拉上,下巴一扬道,“那好,我们走吧。”

三人刚出酒店门口,沈阮的手机便又响了起来,这回是傅靳南打过来的。

沈阮没有存他的号码,但是这个号码近一段时间出现的次数有点频繁,她记住了尾数。

犹豫片刻,沈阮还是接了起来,“你好。”

“你在哪?”傅靳南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吵,第一遍她没听清楚,于是他又问了一遍。

“你在哪?我有话跟你说。”

“酒吧门口。”

“好,等我一下。”

挂了电话,沈阮抬手抚额,忽然不懂为什么最近这短时间她和傅靳南的牵连会莫名其妙多了起来。

“谁啊?你朋友?”叶倾问。

沈阮看了眼沈聪,“是傅靳南,他要过来让我在这等等他。”

叶倾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傅靳南这个隐约有些熟悉的名字是哪位,倒是边上的沈聪吓得面色猛地变了,结结巴巴道,“他!!他也在这里?”

“嗯。”沈阮拍了拍他,“不用怕,这回不是过来找你麻烦的。”

沈聪的表情犹如吞了一只鸡蛋在喉咙间般,不上不下的,简直要噎死他,现下要说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傅靳南排第一,那就没人排第二了。

这个让他又恨又惧的姐夫啊……

叶倾想着这个傅靳南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好像是……?

好像是……

她一脸震惊地抬起头来,脱口而出道,“傅靳南!!!你户口本上那个配偶?”

声音过大,都引起了一些路人回眸看了过来。

沈阮差点没上去捂住她的嘴,“对,小声点,别嚷嚷啊!”

边上的沈聪撇嘴十分不屑地嘟喃道,“算什么老公。”

叶倾嗅到了一点不对劲的气息,凑上前来问道,“什么情况?你和傅靳南不是没有来往么?”

沈阮现下没法跟她详细解释,只得道,“等过两天我再跟你仔细说,现在不方便讲这事。”

看来还真是有点事啊,叶倾眉头蹙了蹙,“好。”

她对沈阮这个法律上的配偶还真没半点好感,她同沈阮认识都快十年了,然而就在四年前,某次的新闻报导mk的总裁傅靳南与妻子出席XX慈善,当从电视上面看到沈阮的身影时。

叶倾才知道她结婚的这件事,她当即便炸了,叶倾的脾气火爆起来也不是开玩笑的。

沈阮只好将前后原因仔仔细细地讲给她听,叶倾这才作罢,沈阮自小失去了双亲,后来在傅家一直住到了上大学十八岁之后才搬了出来。

这叶倾也是知道的,但她并不赞成沈阮就要因此拿自己的婚姻去报恩,但沈阮那时候坚持,因为这是傅爷爷临终前的一个心愿。

并且她同傅靳南只是一份法律上的关系而已,甚至连履行夫妻责任这块都不需要,她和傅靳南私下协商过,日后他们若是各自找到和心意的伴侣可以立刻离婚。

但公公傅历城似乎早就猜到他们的心思,特别地对他们是说明了,他坚决不允许他们两个离婚。

叶倾听沈阮讲这事的时候还特别气愤,恨不得到傅家找那傅老头子理论去。

但这也只能想想而已,沈阮都没动作,她也不能越俎代庖地去将她推至不义的地步,而已她也没立场去插手沈阮婚姻的事情,最多也只能提她打不平外加出谋划策如何离婚。

只是后面她换了一家航空之后便跑得愈发的忙起来了,再加上傅靳南也几乎不出现在沈阮的生活,沈阮虽说是结婚了,但跟单身没什么两样。

过后要是不提叶倾都不太记得傅靳南这个人是谁了,只是今天让她有点意外发现的是,她离开的这两三个月时间,一直以来似乎都没交集的这两人好像有了什么变化?

他们在酒吧门口没等多久,傅靳南的便从里面出来了,身后跟着杜时,他出来往右循望,一眼便看到了沈阮所在。

傅靳南与杜时大步走了过来,沈聪看见他就是面色一紧,不着痕迹地后退了步,心中直犯怵。

他认出了傅靳南身后那个男人,在傅靳南压着他要砍掉他的手的那天,这个男人也在场。

真是没有比此刻更加尴尬而狼狈的时刻了,沈聪心想,仇人是自己姐夫,并且自己还不敢将他怎么样。

《腹黑老公,好闷骚!》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