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田赐良缘》田赐良缘戎言 娘受 田赐良缘强攻

田赐良缘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金苓,向树林的小说是《田赐良缘》,它的作者是戎言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呼、呼……静谧的深夜里,金苓快速的穿过树林,向着着东方跑去。树林里安静的有些可怕,除了偶尔的夜禽煽动翅膀的声音,就只剩下金苓自己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8 00:04:4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金苓,向树林的小说是《田赐良缘》,它的作者是戎言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呼、呼……静谧的深夜里,金苓快速的穿过树林,向着着东方跑去。树林里安静的有些可怕,除了偶尔的夜禽煽动翅膀的声音,就只剩下金苓自己

《田赐良缘》免费试读

呼、呼……静谧的深夜里,金苓快速的穿过树林,向着着东方跑去。树林里安静的有些可怕,除了偶尔的夜禽煽动翅膀的声音,就只剩下金苓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此时金苓已经连续不断的奔跑了将近三十分钟,但那曾经是顶级盗贼的直觉告诉她,她还是没有逃出追捕人的跟踪。更糟糕的是,虽然她已经预想到了现在这个16岁少女的身体条件不好,但却没想到有这么差!以前作为盗贼的步法和技术完全无法使用,而严重的营养不良加上体力透支,金苓惨白的脸上现出了痛苦的神色。她想,她顶多再撑上四十分钟就会完全的因为体力透支而昏迷。露出一个苦笑,这次她是真的是有些失算了。

尽管如此,她还是必须在四十分钟内逃开那个追捕者,否则被抓之后等待着她的绝对是万劫不复的地狱!

跑着跑着,金苓的眼前猛地开阔了起来,她已经跑出了树林,现在在她面前的是一条宽阔的官道。看着这条大路,金苓露出了犹豫的神色。此时她有两个选择,沿着官道跑,如果她运气好能遇见几个有实力的路人,那她的安全就有了保障,但问题是现在是深夜快子时,就算是官道上行人也没有一个,在那个男子追上她的这段时间里,她真的能遇见能救她的人么?

而另一个选择,转身向树林跑,方向要与刚刚不同,虽然不可能碰到救命的人,但是也可以借着夜色和树林的掩护多撑些时间。运气好的话,能让那个人放弃追踪。

轻轻的喘着气,金苓双拳紧握、死死的咬着唇思考。最后她叹息一声,猛的转身就要向树林里跑。罢了,她天生就不喜求助别人,更何况古人也不一定会不怕死的救她,还是靠自己的力量逃离这次危机吧!但刚刚跑出了了一步,金苓却又蓦地停下了脚步。

该死的!这个身体的体质也太差了一点吧!!金苓一下子半跪到了地上,双手紧紧的捂着心口。从心脏处传来的剧烈的疼痛差点让她直接倒地不起!苦笑了一下,金苓捂着心口慢慢转身顺着官道走去。照现在的这个情况,她要是进到树林里那结局就只有两个,被抓或者第二天暴毙而亡。与其选择必死的道路,倒不如赌一赌她的运气和福气了!

至少,她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上天既然让她重生就应该不会让她这么轻易的再让她死一次吧。

“咳、咳咳!呼……呼……”尽管金苓已经由奔跑变成快走,但年幼孱弱的身体却依然承受不住这种强度的行动,此时不单单是心口,金苓觉得她的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疼的。看着前方暗色的大路,没有一点有行人将要到来的迹象,她终于低低的叹了口气,停下脚步直直的坐在了地上。

算了,再不休息她就真的要玩完了。与其跑着死,那还不如坐着等死呢。双手抱膝坐在草地上,金苓抬头看向天空。莞尔一笑,果然古代的天空很干净,清冷的玄月孤零零的挂在天上,像极了她此时的心情。

金苓不清楚,就算是重生了,对她而言还有什么意义呢?上一世她是孤儿,从小在严酷的训练里成长,虽然有着巨大的财富却感受不到有什么活着的意义。而这一世,她照样是孤儿,身处的环境又是和她的思想完全不合的古代明朝,‘孤寂’这一个词的意义被她体会的淋漓尽致。她根本找不到好好活下去的目标!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还活着做什么?!而自己这次的逃亡,也变得同样是那么没有意义。

“唉,至少我救出了两个少女,希望她们能好好的活下去吧。”看着那几近黑色的夜空,金苓喃喃自语。

就这样过了五、六分钟的时间,金苓猛的将头转向自己来时的放向。终于追来了,算是不错的速度呢。估计大概要五分钟这个人就能到达自己所在的地方了吧。唉,为了少受一点罪,她要不要半路**呢……

而就在金苓感觉到追踪者的下一秒,从官道的另一方竟然传来了隐隐约约急促的马蹄声!呆呆的看了那个方向几秒,金苓猛的站了起来。老天爷,你还真爱玩儿人!

在绝望的时候看见希望,给人的动力往往是无穷的。金苓拖着她那疲累的身体竟然还跑出了比刚逃亡时更快的速度!不管这次来的是什么人,她绝对不能放过,就是拼着被奔马踏死也要让来人停下!

狂奔了三分钟后,金苓看见了正向着自己飞驰而来的马车。而此时,那种被追击的危机感也更加强烈的冲击着她的心。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金苓神色果决的张开双臂,对着奔来的马车大喊道:

“停车——!!!停下来!!停车——!!”

金苓的喊声在这静谧的夜里显得非常清晰,但却被马车的奔驰声盖了过去。不过马车却依然急促的停了下来,拉着马车的两匹骏马高昂着四蹄,发出急促的嘶鸣声!

“女人!你干什么?!找死么?!”那赶车的年轻男子被金苓的拦车行为惊出一身的冷汗,气急之下差点骂人。不过金苓根本顾不得听这车夫的废话,快步跑到车门旁一把掀开车帘,死死的抓住坐在车厢内的人的衣服。

“救我!”刚刚说出这两个字,金苓就感觉到有人抓住了她的后衣,一同感觉到的还有从身后传来的冰冷的杀气。

“他是拐卖女人去青楼窑子的恶人!你一定要救我!”虽然被追踪者拉扯的身子几乎悬空,但金苓却死死的抓着眼前男子的衣袖一点也不松手。而她的双眼也是直直的注视着那眉头轻蹙的人的双眼,眼神中满是不容拒绝的坚定。

“……小六。”低沉而极富磁Xing的声音在车厢内响起,那坐在车内的男子和金苓对视了十几秒,在金苓的双手就要被身后的人给拽的脱离开他的衣袖的时候淡淡的开了口。

就在这男子开口之后的下一秒,金苓便感觉到身后猛的一轻,接着身子一沉,就趴倒在了车厢内。

“阁下是什么人?为何非要管这吃力不讨好的闲事?!”

转过头,金苓就看见那赶车的年轻车夫正举着两把弯刀神色严肃的挡在车前,而他的前面,则正是那个眼神阴冷、追踪了她整整一个多小时的男子。

“废话!只要是我们爷想管的事那就都不是闲事!识相的赶紧给我走的远远的,不然到时候你哭着想跑都跑不了!”不等车内的男子说话,那车夫就直接回答。

闻言,那眼神冰冷的男子露出狠厉之色,看样子就要暴起伤人。不过还没等他有所行动,马车内的男子轻轻问了金苓一句话。

“你说他们拐骗女人卖给青楼?地点在哪里?”

金苓听到这问话,快速的抬头看向他,想也不想的回答:“距离此地有半个时辰的路程,西南方一处被密林包围的空地。中型马车,车门在车厢后方带锁!现在应该有四人在那里看守。”

金苓如此详细的说出了马车停靠的位置和特征,让在场的三名男子都是一惊。而车厢内的男子除了惊讶之外眼中还闪过一丝兴趣。

从衣衫容貌上看不出这少女有多特别,自己选择出手也是因为他很欣赏这丫头敢于拦车的勇气还有她注视着自己双眼时的那种坚定。虽然口中说着请求的话,但那语气却更加偏向于命令。一般情况下,来求救的人至少都会说‘请救救我’、或者是‘求求你救救我’而这个少女却仅仅是说了两个字‘救我’,在第二句话里甚至还加上了‘一定’二字。如此强势和大胆的女子,至少在他的印象中,还没有一个。

另外,从刚刚这少女的话中能知道她是经历了半个时辰的激烈逃亡,那眉宇中的痛苦之色任谁都能一眼看出,那剧烈的喘息声也表示着她依然惊魂未定。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这少女还能那么清晰简练的说出拐骗她们的马车的位置、特点,单单是这份过人的理智,就足够让自己感兴趣了。

这样的人儿仅仅还是个14、5岁的少女,若是放在自己身边好好培养一番,将来的能力定然不可估量。

于是,那车厢中的男子极为罕见的露出了一个称得上是亲切的笑容,也不管车外追踪金苓的男子神色大变的飞奔离去、他的车夫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就对着金苓直接说到:“你叫什么名字?还没有亲人在世?如果没有的话,你,愿不愿意跟在我身边?”

《田赐良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