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囚爱成瘾,总裁太危险》囚爱成瘾,总裁太危险 小说txt 父子文 囚爱成瘾,总裁太危险YAOI

囚爱成瘾,总裁太危险

现代言情已完结

唐漠叶新书《囚爱成瘾,总裁太危险》由唐漠叶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叶宁,贺晋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已经快到中秋节了,可空气里依旧带着令人快人窒息的燥热,这算是秋天了吧,可是C城一直是如此,冷空气迟迟不来,或者下几场雨就好了,叶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27 06:05: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唐漠叶新书《囚爱成瘾,总裁太危险》由唐漠叶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叶宁,贺晋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已经快到中秋节了,可空气里依旧带着令人快人窒息的燥热,这算是秋天了吧,可是C城一直是如此,冷空气迟迟不来,或者下几场雨就好了,叶

《囚爱成瘾,总裁太危险》免费试读

已经快到中秋节了,可空气里依旧带着令人快人窒息的燥热,这算是秋天了吧,可是C城一直是如此,冷空气迟迟不来,或者下几场雨就好了,叶宁看着飞机缓缓的下降,坐在机舱内她似乎已经可以感觉到了外面的风卷着尘土扬在空气里,如同一层淡灰色的纱笼在了天地间……

因为回来参加姐姐的婚礼所以她连行李都没有带,只是背了一个大大的双肩包好像快要将她娇小的身子给掩掉了似的。

“宁宁……”随着人流涌出来时,就已经听到了她的母亲的声音,她倒是挺佩服她母亲的,可以在这么多人之中一秒就认出她来,毕竟她两年没有回来头发也留长了,好像也比刚刚出国时瘦了一些。

“妈,你怎么来了?”母亲向来不喜欢出门,虽然疼爱她但是亲自接机似乎不太像是母亲的Xing子,而且叶宁发现了一些异常,那是在她母亲眉眼之间的焦灼。

母亲向来是个温婉如水的大家闺秀,很少有这样的时候几乎是不曾见过的,出了什么事了?

“车上再告诉你。”傅婵娥眉紧锁,心上如同压了块石头般的,她不知道如何开口,可是却又非说不可。

车门关闭起来把人声鼎沸的嘈杂都隔绝在了外面,这汽车的隔音效果真的很不错,一时间车里与车外变成了两个世界,车里的冷气十足使得叶宁卷起袖子时裸露着的那纤细莹润的手腕都感到有丝丝的寒意。

傅婵轻声的告诉司机:“去民政局。”然后看着坐在身边的叶宁,她与叶安多少会有几分相似,但是叶宁的眼睛更温暖明亮一些,微微笑着的时候好像是一池的Chun水。

“宁宁,你的姐姐跟易北方私奔了。”这种事情在司机的面前说起来傅婵都觉得有些羞耻,但是她已经没有时间了,贺晋年是一个非常守时的人,她们一定要在他到之前赶到民政局去。

“易北方?”叶宁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只是有人的名字叫北方确实会让人有些觉得好奇。

“三天后的婚礼还是要办,只是新娘必须中场换人,宁宁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我知道这让人无法接受,如果有一点点可能我都不希望你嫁进贺家,但是现在我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傅婵说得艰难无比,没有一个母亲愿意用自己女儿的幸福去赌,但是现在叶家连赌的资格都没有了。

现在的叶宁其实就是被送上了祭台的一个牺牲品而已,或者是说这是送给贺家的一个礼物。

“妈,你的意思是说新娘要换成我?”叶宁明眸微微的眨了一下,颤动着的睫毛似乎不相信她听到的这些话,她还是没有完成学业,她才二十一岁,现在就要让她去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

最夸张的是这个男人差一点点成了她的姐夫?

贺家在C城的影响力自然不用多说,她这样不管世事的都多少有点耳闻,但是真的可以只手遮天吗?她相信只要有一点办法她的母亲都不会让她走上这条路的,只是贺家财雄势大娶什么女人不行呢?

“他为什么要娶姐姐?姐姐是自愿嫁他的吗?就算是我同意嫁他,可是他愿意娶吗?”叶宁坐在车里,一张素净的小脸上充满了不解与疑惑。

“不是他而是贺家,贺家点名了要娶叶家的女儿。”傅婵轻轻的叹了口气,胸中缠绕着那种千丝万缕的羁绊好像是怎样也挣脱不开的。

叶家的女儿,叶家的女儿有什么特别吗?是不是财力雄厚富可敌国的大家族就需要一个好像是母亲这般温婉的大家闺秀,可是她跟姐姐都不是母亲这样的温柔智慧的女人,姐姐明艳动人Xing格外向,而她却安静得只喜欢跟自己相处,没有一个人是如同母亲那样如水般的女人。

原来姐姐并非自愿的,她一直以为姐姐美艳动人,吸引了这个如同神话般的的商业钜子并不奇怪,财子佳人在这个时代里总是屡见不鲜的,没有想到家里竟然瞒了她这么多的事情。

其实外头的人一直以为她们的母亲是一个很柔软的只会站在丈夫身边的女人,但是其实不然,母亲在骨子里是透着一股韧劲的而且有主见,就如同现在她虽然非常的心疼还是替全家做出了决定。

以母亲这样柔软的女人却亲手把女儿嫁进了贺家,叶宁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她避无可避,或者往后岁月晦暗,她甚至没有来得及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来慰及这可怜的青Chun。

来不及想太多,来不及为自己哀悼,汽车就已经开到了民政局门口了,叶宁拉开车门走了下来,突然觉得背后的那个双肩包沉重无比,就好像是一个无法挣脱掉的壳一样的。

没有喜欢过一个人,却要陷入婚姻,那种感觉很奇怪,就好像她已经快要失明了,却从来没有见过极光,海洋,鲜花与落叶般好遗憾。

她都没有停留的就被母亲拉进了民政局的大厅里,向来优雅至极的母亲竟然也有这样慌乱的时候,叶宁甚至可以感受到母亲柔软的手上沁出了一点点手汗来,事情已经这么严重了吗?

就当她还有些迟疑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男人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突如其来,措不及防。

其实他的身边还跟了两个随从,但是他却显得鹤立鸡群。

这是一个过份好看的男人浓眉竣长,高挺的鼻配下是削薄的唇,高大的身形是绝好的衣架子,她甚至可以透过他身上的黑色的西装看到他西装之下深刻却又流畅的肌理,西装的肩部被撐开伸展到了极致,穿西装好看的男人一定有一副宽阔结实的肩,有这么完美粗犷肩膀的男人,也会有如沟渠般分开的结实胸肌,这个男人明明是沉稳内敛的,但是当光线从那扇门照到他的脸上时,却让人觉得他本就该是一个最耀眼的统治者。

他一直是个统治者,他统治着贺氏家族的所有一切,庞大的财富,以及无数人的生计,而这个人就快要与她进行婚姻登记,叶宁有点不太相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暗暗的掐了自己一下,然后看着那个男人迈开长腿朝她这个方向走来。

擦肩而过时,她闻到了他身上的味道,淡淡的香气说不上来是什么味道,好像是麝香却比麝香更加有层次,叶宁是一个对气味非常敏感的人,她觉得所有的身上都不同的味道,那是生存在这个世间的一种独特的标志,随着人身上的味道消失以后,人也就不在了。

他径直从她的身边走过,贺晋年从没有见过她,所以也不知道现在要跟他登记的是人是谁吧?

叶宁的父亲走了出来,他一直就等在这里,冲着叶宁招了招手,眼底有的是落寞与心酸。

走在这个男人的身后,他的脚步沉稳有力,一下下的好像踩在了叶家所有人的心上。

一个掌握着叶家生死的男人,每一个细微的举动都足以让他们心惊胆颤。

他走过时,叶宁捕捉到了他的眼神,平静得没有一丝起伏的眼神令人无法猜测他在想些什么,到底是怎样的人。

“叶宁?”贺晋年看到了叶万涛站在那里,转身看了身后的女人一眼,缓缓的问着。

他的声音沉稳充满了磁Xing,可是却好像是神秘的风卷过了水面时涌起了一层层的波涛,向着她扑面而来,叶宁定定的站在了那里,好像被他削薄的唇中吐出的名字给定住了。

“我是……”她抬眸与他对视了一下,脑中有道白光划过,这个男人的瞳仁深处带着幽冷的光,高贵无比。

“走吧,我赶时间。”他的声音再度响起时,叶宁才缓过了神来。

赶时间?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们脸上几乎都带着甜蜜幸福的笑,他们或许是唯一的在快要登记的前一秒才见面的吧?

“爸爸想跟你说对不起,宁宁委屈你了。”叶万涛的眼眶一下子红了起来,当叶宁跟在了贺晋年的身后快步过来时,他拉住了叶宁的手小声的说了一句。

两个女儿都是他的心头肉,他不愿意任何一个嫁入贺家那个鳄鱼潭里,但是如果非要选择的话他倒情愿是叶安嫁进去,那种没心没肺的Xing子或者还不会吃太多苦头,但是叶宁不一样,太过纤细的女人在那样的家族里,或许会被香噬到连骨头都不剩下的。

叶宁没有说什么,淡淡的笑了一下,走了进去。

前面的男人脚步没有停,她只能快步跟上了。

办手续的非常的简单,只是在拍照的时候有些小小的尴尬,他没有笑她也不知道该不该笑,索Xing不笑吧,确实是笑不出来,他们坐在红色的背影前面完美得如同油画般,拍照的工作人员看着他们说了一句:“靠近一点,笑一下……”

叶宁在心里叹了口气,身体往贺晋年的方向侧了一下,就在摄影师快要按动快门的那一刹那,浅浅的笑了开来,靠近他时他的气息更重了,染上了她的柔软的发。

当所的手续办完之后,工作人员递给了他们一人一本红色的小本子,她正想把这个小本子放入她的大背包之中时,他的手伸了过来,在她的面前摊开着。

修长的手指,还有掌心里清晰深刻的掌纹在她的面前无所掩饰的呈现开来。

他要这个小本子做什么?他不是也有一本吗?这是她的应该由她自己保管。

手里的小红本还没有捂热,他的手伸了过来从她的手心中抽走了那个小本子转身离开了。

“夫人我叫周循,这是我的电话任何事情都可以找我,贺总现在有事需要立刻去处理,请您稍后自己回到贺家。”一直跟着贺晋年身后的男人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叶宁,她接了过来那张白色的名片只有瘦金

《囚爱成瘾,总裁太危险》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