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农门春色:火辣娘子撩憨夫》农门春色火辣娘子撩憨夫 m.kenshu.cc HE 农门春色:火辣娘子撩憨夫罗御

农门春色:火辣娘子撩憨夫

古代言情已完结

《农门春色:火辣娘子撩憨夫》是左及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农门春色:火辣娘子撩憨夫》精彩章节节选: 姜温还是没办法不操心,直到赵氏从里正家回来说买地的事情都和里正说好了,里正会帮忙看着,姜温这才放下一颗心来。 等到后来赵氏逐渐恢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24 06:09:3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农门春色:火辣娘子撩憨夫》是左及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农门春色:火辣娘子撩憨夫》精彩章节节选: 姜温还是没办法不操心,直到赵氏从里正家回来说买地的事情都和里正说好了,里正会帮忙看着,姜温这才放下一颗心来。 等到后来赵氏逐渐恢

《农门春色:火辣娘子撩憨夫》免费试读

姜温还是没办法不操心,直到赵氏从里正家回来说买地的事情都和里正说好了,里正会帮忙看着,姜温这才放下一颗心来。

等到后来赵氏逐渐恢复崛起,姜温回想现在,才发现自己当初是多么天真。

买地的事情去里正哪里过了明路,关于姜家要买地的事情,很快就在庄子里传了开来,就算是一直闭门自处的何家也听说了姜家要买地的事儿。

“述恒呀,你听说的姜家要买地的事儿是真的吗?”

葛氏坐在堂屋里喝着茶,只是着一个小妾给自己捏着背,悠悠的问何述恒。

何述恒蹲在她身边儿,给她端了一杯茶,有些鄙夷的说,“这件事儿八九不离十,要不然那外面能传的这么厉害?

娘,你说这姜家是不是真的准备当泥腿子一辈子吧?”

何述恒这么一说,葛氏也皱了眉头,不管是赵府,还是姜府,都是在平都为官了好几代,人脉积累也都不错。

这一代的赵家男子虽然不成器,但也做到了三品的官职,这姜严铮生前也是很得圣上的倚重。

若非江南一案牵扯慎重,圣上不得不暂时妥协,也不至于将他推了出去,冤屈至死。

这么一来,圣上对姜家还是有亏欠的,不仅姜家,自己也是手了牵连,虽然自家老爷多有牵扯,但江南一案却属蒙冤。

这两个案子是迟早都要翻案的,所以自家和姜家的孩子,只要安静的避过这段案子,等尘埃落定,再入仕必受提拔。

“不会,赵云雅是个明白人,或许一时因为伤心难过看不清形势,但是只要她安定下来,必然不会选择老死在这个贫瘠破烂的地方”,葛氏呷了一口茶,肯定的说。

听自己娘说完,何述恒还是不大相信,还是提醒她,“娘,咱家述绩,这姜家如果真的就留在这里了,您也该好好的管管了”。

这个是自然,她的三儿子,本就打算给她选个好的,以前自己是很中意姜家的丫头,现在也很中意。

但是,自己现在必须得去姜家问问赵云雅,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姜家不会,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明日过去问问”。

一到姜家,葛氏屁股还没有挨住凳子,就火急火燎的开口询问赵氏,“云雅,你们家当真要买田地?”

“那是自然,不然以后吃什么,喝什么?难道你家里面没有买田地?”赵氏被问的莫名其妙,买几亩田地能有什么问题。

葛氏看着赵氏这理所当然的态度,莫非是真的就要定居这里一辈子的架势子?

葛氏立刻说话语气就有些重了,“云雅,我家可是没有买田地,不能种这地,这地一旦种了,泥腿子的耻辱可就撕不掉了!”

这是什么意思?赵云雅觉得葛氏有些不对劲儿,怎么这么说话,大家都已经定居到庄子上了,还说什么泥腿子的耻辱不大好吧,再说人家种地的跟她没什么过节吧。

“婉双姐姐,你这话说的,咱吃的喝的不都是这田地里长出来的,种地又怎么了,靠双手劳作,哪儿来的耻辱?”

赵氏听了心里不大舒服,说什么泥腿子,自家也是要种田的。

葛氏觉得赵云雅简直是糊涂极了,真是该好好敲打敲打,不能死了个相公就变傻了。

平都的夫妻,哪来的那么深厚的感情,居然还连后宅妇人该有的精明都伤心的丢掉了。

“云雅,旁的我就不说你,但是咱们都是生在平都的人,平都的贵族圈里,最是捧高踩低你我都不是不清楚的人,现在你们家里要种地,你有想过以后等回了平都,让圈子里的人怎么看待你们一家吗?”葛氏痛心的控诉赵氏。

确实,平都的家族最是捧高踩低,虚情假意,就算是亲人之间也是充满了利用算计。

就像自己家里出了事儿,娘家立刻避而远之,姜家的宗族也远远的避嫌,不管是出了平都还是在平都,都不曾露个面儿。

但是,自家都已经决定不再回平都,那平都的人怎么看待自己一家,又有什么关系,眼不见为净,自家管那么多做什么,自己一家人过的好就行了。

“婉双姐姐,你们你家还要再回平都的?”赵氏询问,听她似乎对回平都的事情很是肯定。

葛氏一听赵氏这文化的语气就觉得有问题,立刻反问,“云雅,难道你们真的就决定在这个地方呆上一辈子?”

赵云雅从容的点了点头,已经决定的事情岂会轻易改变,何况是相公生前唯一强调了有强调的遗言。

然而,赵氏的点头让葛氏收到了巨大的冲击,情绪甚至有些失控。

“赵云雅,我看你简直是疯了,我们都是大家族的嫡女,从小不曾手过苦楚,嫁了人也光鲜亮丽。

难道你就能适应这北疆的清苦,忍受着平民的粗俗?

连饭都不会做,衣服都不会洗的人,你能忍受每日洗衣做饭下地劳作的生活?

如果我们何家现在能够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平都,我恨不得现在就离开,你倒好,偏偏要留下来”。

也不怪葛氏反应这么大,她原以为姜家只是暂时留在这里,当朝廷江南一案彻底解决了就会回去。

姜家已经是平民之身,就算是说了要流放北疆的,但是姜家确实是蒙冤,圣上心底清楚,就算回了平都圣上也不会过多计较。

她从来没有想过姜家会真的留在这里,平都的繁华生活历历在目,谁能忍受着北疆的清苦。

再想想自己家,虽然也是蒙冤,但到底和姜家是不同的,自家现在还是带罪之身。

现在本该在北疆的军营,在不归城做苦役,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何家偏向的一派人用别的死囚将自己一家替换出来。

葛氏心里是多么想回平都,但是不可以,在真正的释罪诏令下来之前,何家一家人不能出现在平都,不能出现在圣上的眼皮儿底下。

因为何家早早的选择了党派,在圣上还十分年轻力壮的时候,圣上是不会容忍一个不纯粹的臣子再违抗圣命的,所以自己一家只能在这里等待赦令的到来。

葛氏怎能不情绪失控,怎能不激动,她还想着和姜家结个儿女亲家,想着姜家能够先回到平都,为他们何家走动走动。

《农门春色:火辣娘子撩憨夫》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