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刑秦》刑警荣耀 cj 刑秦GV

刑秦

历史已完结

主角是李理,钟衍的小说《刑秦》此文是戊寅人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吾等四局三胜方为赢,两胜则为平。”李理开始自顾自的说起了规则,在台上仰着头踱步,一派风流气象。 “随你,输了莫要不认便是,李理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24 00:11:0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李理,钟衍的小说《刑秦》此文是戊寅人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吾等四局三胜方为赢,两胜则为平。”李理开始自顾自的说起了规则,在台上仰着头踱步,一派风流气象。 “随你,输了莫要不认便是,李理

《刑秦》免费试读

“吾等四局三胜方为赢,两胜则为平。”李理开始自顾自的说起了规则,在台上仰着头踱步,一派风流气象。

“随你,输了莫要不认便是,李理,废话少说,这第一局且让你先出题。”钟衍就简单的坐在轮椅上,用手支着头,开始想着,到底从喉结一下入手还是喉结以上入手?到底是没有爹有经验,还需要多学习。

李理恼怒的看着一副散淡样子的钟衍,也不好说什么,冷哼道:“希望公子的学识能配得上公子的嘴!”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快开始吧。”

李理来回的晃荡了几圈,这在钟衍眼里觉得十分可笑,装模作样,博人眼球,心智还不如一个初中生,算计这样的人,还真是略有羞愧!

“且听第一题,我们来解一解春秋经义!”李理装模作样的转了几圈之后就甩出了这个杀手锏。

底下老秦人中有儒家子弟,当即在下面大骂:“好一个无耻之徒!”有好事儿者然不解其意者就上前问是为何,熊意不是儒家子弟,觉得这个题目也没什么,《春秋》可是孔圣的最重要的一部书,解读经义怎么了?

那儒家子弟一脸不平之色,对着周围的人讲:“《春秋》,即《春秋经》,又称《麟经》或《麟史》,乃是圣人暗含褒贬之意写成,迄今为止,孟子、荀子儒门圣人都未尝做传,如何解的经义?”

周围众人才恍然大悟,李理这厮果真无耻,他出之题心中不知剽窃何大儒之经义,除非钟衍解释远胜于他,不然这厮最起码也是一个不败之地!

李理才不管这台下议论纷纷,李斯从他小时就告诉他,狮子搏兔亦是要用全力,况且这出题又没有限制,何来这无耻之说?不管台下人怎么看,这李理却是自鸣得意。

“谁先答题?”钟衍才不理会这厮的小心思,韩师给的那方印里面不光有着术法传承,关键的还有经义,没有经义根本算不上是一个真正的学子,况且,钟衍前世的主流,不就是儒家经典吗?

“我先出题自然是你先回答。”李理哈哈一笑,自以为抓住的胜利的关键,论经义,汝这蒙学堪过的人,比某差的远了!

钟衍清了清嗓子,想了想大学选修课的那门《春秋》精品课,虽然忘了很多,但是掏出来点儿就比这个时代都要先进。

“凡传以通经为主,经以必当为理。……据理以通经乎?虽瑰望硕儒,各信所习,是非纷错,准裁靡定。”坐在轮椅上,仰着头杵着剑,说着人听不懂的话。

“你可懂乎?”钟钰抛出了一句杀伤力巨大的话。

李理那听得懂,换他老子李斯来还差不多!

场下有有见识的儒生,纷纷为钟衍造势:“吾等不懂,然知其玄妙也!”我们听不懂,但是知道你说的牛逼!

“……”李理。

“李理,到你了,若是不懂,认输便是。”钟衍连余光都不去扫李理,就等着李理炸了心态。

“…圣人之言,岂可由汝一人之言定之,某认为,圣人乃是一言有褒贬,此局便是平了。”李理厚着脸皮说出这句话。

“无耻”

“卑鄙”

“儒家学子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快滚下来吧,你不配跟公子衍文斗,快滚!”

这些话自然是让李理臊红了脸,但是他还是在强撑着,只要再漂亮的赢一局,这局面就能赢回来,到时候他们称赞的就是我李理,而不是你这个狗屁的公子衍!

“李理,第二题该我出了,我且问你,何谓仁、义、礼、智、信?”钟衍想听一听,在这厮的脑袋里,谢谢读过的书到底对他有没有作用。

李理额头有点冒汗,仁义礼智谁没听说过?但是这个信是谁加上的?他怎么没读过?

仁义礼智是孟子提出来的,信是董仲舒,就是那个“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家伙提出来的,此时的李理当然不知道,关键是,这厮就连仁义礼智都不知道该从何入手,更别谈信了!

钟衍摇了摇头:“仁之实事亲……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此乃孟子一书原文,汝这经书,当真是读到了狗身上!”

“慢着,你还未解释何谓信,这局不算你赢!”李理已经有点癫狂,台下的人的眼神看李理好像在看一坨牛粪,不,最起码牛粪晒干了还能烧火,这厮一无是处!

“冥顽不灵,言出由衷,始终不渝,是为信。李理没想到你是此等厚颜无耻之徒,文斗便算你赢了,某让你一把!”钟衍淡淡的嘲讽,示意黑山把他推下去。

李理青筋暴涨,他从小到大何曾受过此等侮辱?士可杀不可辱!

“钟衍,你可愿与我武斗?若你敢,我不使兵器,你便用你手中吗把剑!如何,你可敢否?”李理已经失去了理智,也不管下面的儒生怒斥“趁人之危,君子不齿!”

现在的他,只是一门心思的想要赢,想要洗刷自己的耻辱,就想一个赌徒,明明已经输掉了全部,却还要配上自己的性命。

“哦,汝莫非要欺辱我这行动不便之人?”钟衍转过头,笑眯眯的问,上钩了,快咬钩啊,钟衍在心中疯狂的叫喊。

“不敢你就认输,怕了你就直说!”李理认为钟衍是怕了,也确实,李理自认到了这个时候见好就收便是,何况是受了伤。

“怕?问问台下的老秦人。我钟氏可有怕的一天?这夷狄岂不是让我父杀的闻风丧胆?我钟氏何尝有怕的一天?赌上家族的荣耀,你可愿生死一战?你可敢生死一战?”钟衍终于再也不掩饰自己的杀意。

台下的人本来都在劝阻钟衍不要应战,但是钟衍开口就赌上了钟氏的荣耀,台下的老秦人一阵静默,同时大喊:“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台上台下得大势逼的李理有点怕,但是看着钟衍那病秧子还坐着轮椅的样子,李理一声狞笑,“公子衍,这可是你自找的,若是你死了,你老子可找不到借口对付我!”

“某虎父岂会如你犬爹那般无耻,毫无信誉可言?”钟衍鄙夷道。

“好好好,看你的嘴硬还是某得拳头硬。”自己的父亲受了侮辱,身为人子怎能忍得下去。

“且来,且来,公子衍,让你的侍卫下去,我等且来一场生死斗!莫怪我不讲情面了!”李理残忍的笑道。

黑山下去了,他要去给钟钰发信号,示意钟钰可以带李斯来这里见证一下他儿子的死状,残酷而绚烂,血腥而美妙。

李理在书院里还未修成浩然正气的种子,因此只是修炼“兵戈力”来傍身,他自认为修炼到两层,已经很接近一个甲士了,远远不是这个病秧子能比的。

台下早就一片寂静,熊意只觉得瘆人,那天钟钰揍他的时候那个眼神就跟现在李理的眼神一样,可是现在钟钰看李理的眼神,就跟他熊意自己在馆驿觉得好玩杀了一只鸡一样?

“他老母的,这钟衍不能招惹,真邪性!”熊意打了个哆嗦,他决定看完了这场决斗马上走,离这钟衍远远的,他老母的,太害怕了!

钟钰收到黑山的信号,笑眯眯的拉着李斯从丞相府里出来,说要带着李斯去看一场好戏。李斯有点纳闷儿,咱俩就喝了那么一次酒,你拉我去看戏?我还有这么多事干,看什么戏啊!结果钟钰说这场戏不看会后悔终生,李斯迷迷糊糊的就跟着去了。

钟钰计算这时间,觉得差不多到了儿子要求的时间了,就带着李斯往妓馆赶,结果刚到了那里,正是大戏最精彩的部分!

之间坐在轮椅上的黑袍青年手中好似抽出了一抹流光,准确的从那李理的咽喉出削了下去,秋水这等利器砍头如削泥。然后还剑入鞘,捏起剑指,眉心一抹血红钻了出去直射那冲天而起的大好头颅而去。

在场众人只听“砰”一声。

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粘上了血渣,随着尖叫,在场的四散而去。熊意坐在卫士的肩膀上,首当其冲,恶狠狠的呸了一把,催着卫士赶紧走,他老母的这个钟衍果然是个狠人,杀人都这么华丽,惹不起啊!

“阿理!”李斯一声大吼!看着儿子的无头尸身,李斯快气疯了,“小畜生我要杀了你!”眼见李斯一道术法打过去,钟钰闪身挡在钟衍前面,一只手捏碎了那术法。扣了扣耳朵,“小畜生骂谁?”

李斯暴怒,眼见自己的儿子被如此虐杀,他恨不得把钟衍灭杀当场!“钟钰,你是何意?”李斯气疯了,还没反应过来。

“你要杀我儿子,你说我是何意?”钟钰笑着看着李斯,儿子那一手当真华丽,以后征战夷狄可以试一试!

“好,好,好,汝父子二人真好,我斗不过你们,且去秦王面前评理!”李斯的理智终于回来了,不说黑山,钟钰他都打不过,那边还有一个不知何意的赵高。

赵高早就来了,带着几十中车府卫士看着钟衍跟李理的文武斗,看了这两场还是惊叹,大秦的宗室出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啊,大秦之福啊,至于李理,死了就死了,值得甚?

“李斯,你儿子与我文斗还未回答我的问题,且问问你知不知什么叫仁义礼智信,嗯?”钟衍淡淡的嘲讽着李斯。

“小畜生莫要嚣张,愿汝父能护汝一生!”李斯咬牙切齿道。

“你一不忠不义不信之人,可认得这股气息否?”钟衍自内心引出一抹幽光,那正是韩非的气息!

“你,你,你如何有他的气息。”李斯心乱了,这要是让秦王知道,就算还会用他李斯,这一生也不会重用了!

“若是天下都知道你李斯是这等人,你猜这天下可还有汝藏身之地?”钟衍冷

《刑秦》 免费阅读章节

《刑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