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盛唐豪侠传》盛唐妖狐传 YD 盛唐豪侠传免费阅读

盛唐豪侠传

武侠连载中

主角是聂萧,罗飞岩的小说《盛唐豪侠传》此文是角仲吕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当那女子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一睁眼就看到了天上的星月,而后才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破屋里,身下铺了稻草,她慢慢爬了起来,却还是不小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23 12:10:3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聂萧,罗飞岩的小说《盛唐豪侠传》此文是角仲吕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当那女子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一睁眼就看到了天上的星月,而后才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破屋里,身下铺了稻草,她慢慢爬了起来,却还是不小

《盛唐豪侠传》免费试读

当那女子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一睁眼就看到了天上的星月,而后才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破屋里,身下铺了稻草,她慢慢爬了起来,却还是不小心牵动了白天遭打所受的伤。

聂萧靠在不远处的柱子下睡觉,他长得实在好看,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颤动,既年轻又俊秀,好似琉璃美玉,光洁无瑕。

那女子看着看着忽觉脸颊发烫,不禁害羞了起来,脑子里乱哄哄不知在想什么,心里似有小鹿乱撞。

聂萧舒了口气,将眼睛睁开,他侧过头,看到那女子已经醒了,便报以一个微笑,却不想他这一笑竟让那女子呆住,在她的心里种下了什么东西。

聂萧走到女子的面前,看她双颊绯红,以为她生病发烧,便用手去量了量她额头的温度,他的手才碰到女子的额头,那女子便如触电般跳了起来,又牵扯到伤痛,摔回了稻草里。

聂萧轻声道:“别怕,我不是恶人,白天是我将你救出来的,你可还记得?”

女子点了点头,努力平静心情,片刻后才说道:“多谢恩公相救,奴家感恩戴德。”

聂萧道:“举手之劳而已,在下聂萧,不知娘子芳名?”

女子将聂萧的名字在心里念了几遍,牢牢记住,她开心一笑,似个天真无邪的孩子,接着她才说道:“奴家名叫木槿。”

聂萧轻轻一笑道:“有女同行,颜如舜英。”

木槿一愣,她未读过书,不知聂萧所说之意,聂萧见她不知晓意思便解释道:“这是诗经里的一句,说的是一个男子与一个女子一同乘车出行,男子夸赞女子容貌美似木槿花,而你的名字叫做木槿,长得也十分好看,我因此想到了这句诗。”

木槿听言,那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心再次掀起波澜,脸颊红得似火烧一般,让聂萧以为她不舒服,赶紧问道:“你是不是不舒服?”

木槿不敢看他,将头扭过一旁道:“没,没事,只是身上有些疼痛而已,不过都只是些皮外伤,不打紧。”

聂萧点点头,从怀中拿出一瓶药,取出其中一粒,又拿来了水递给木槿,道:“这药可舒缓你身上的伤痛,话说你与那断江门的事情可否说与我听?”

木槿服下伤药,叹气道:“唉,我本是沱江边渔村的渔家女,四个月前那断江门的罗飞岩途径渔村,看上了我,便向我爹爹下聘说要娶我为妾,我爹爹知晓罗飞岩是个歹人,回绝了他数次,直到十多天前,他失去了耐心,派人打伤我爹爹,将我掳走,他将我抢回去的之后把我关在屋子里,说过先关几日,磨去我的性子再说。”

聂萧气愤道:“这厮真是无法无天了!官府也不管吗?”

木槿流下泪来,继续说道:“断江门乃是益州的名门正派,罗飞岩与唐门关系颇深,当地官府对其所为也睁只眼闭只眼,加上他时常贿赂打点,早已与官府连通一气。”

聂萧握紧拳头道:“想不到唐门竟然包庇这样的恶人!你被关起来之后又是怎样逃走的?”

木槿咬着牙,纤手紧握道:“罗飞岩的第三十二房小妾可怜我,趁着夜晚将我偷偷放了,我一路逃回家,却还是被他的手下给抓了,我爹爹也因此而丧命!”

聂萧大怒:“这个畜生!他家中一定还有不少如你这般的女子!你放心,待会天一亮我就去把那罗飞岩给杀了,替你报仇!”

聂萧话音刚落,忽地从屋外射来数支火箭,吓得木槿大叫起来,聂萧二话不说,拿起剑一边拨开火箭一边拉着木槿跳出了破屋。

破屋被大火吞噬,火焰照亮了黑暗的树林,早已埋伏好的断江门弟子从暗处跳出,他们搭好了弓箭,将聂萧与木槿团团围住。

聂萧将木槿护在身后,环视了一眼敌人,看到一个身着锦衣的男人,他一边拨弄唇上的胡子一边狞笑的看着两人。

聂萧看向那个男人问道:“你就是断江门门主罗飞岩?”

罗飞岩点点头笑道:“你就是那个抢走我小妾的无名小辈?”

聂萧平举长剑,指向罗飞岩道:“罗飞岩!你作恶多端,枉称正派!可敢与我一战?”

罗飞岩大笑道:“哈哈哈!我纵横蜀地多年,如何不敢与你一战?但我带了五十人将你团团包围,此时我占尽优势,又有什么必要和你单打独斗?你还是先想想怎么保命再说吧!”

说罢,那罗飞岩转身离开,只留下一句:“莫要伤到我的小妾。”

聂萧怒不可遏,他记得曾听义父说过江湖险恶,却不知是如何险恶,不想如今才初入江湖便遇到了这般恶事。

断江门众人扑上,先来的是手持长矛的十几人,他们占了距离上的优势,若是十多支长矛从四面齐齐刺来,将会危险至极。

聂萧抢先出手,只见他手腕一抖,剑鞘飞击一人,接着猛地冲进前去,抢到了安全距离,手中长剑左劈右斩,逼开一条路,看他步法灵巧,在长矛之间躲避腾挪丝毫不见局促,好似舞蹈一般。

剑光闪动似长蛇游击,将长矛压在剑下,合数人之力竟拉不动聂萧,忽见他飞身而起,一剑便将矛头齐齐斩断,接着沉身坠下,在地上翻了个滚,长剑连刺,剑花朵朵绽放出点点血红,当头几人便捂着脖子倒地。

对方第二波上来的是持盾的刀手,他们以盾牌护身,可防聂萧剑刺劈砍,这一波有二十来人,皆是精壮的汉子。

聂萧亦不惧,他将木槿推到一棵大树旁,长剑一转,继而攻上,此时他手中长剑如暴雨流星一般,四处皆是剑影,看他飞身一脚,竟将一人连人带盾踢得飞出十米开外,又借着这一脚之力跳到另一人身后,一剑穿透后心,接着再跳,这样反复数次,竟在短时间内杀了七八人。

断江门人不敢射箭,怕伤到了木槿而被罗飞岩责罚,他们见到聂萧如此神勇,只得硬着头皮一起扑上,想以人数的优势压制聂萧,岂知那聂萧并不与他们硬碰硬,只是不断后退躲闪,一直没让身后露出空档给他们有机可乘。

忽然几张渔网从后方撒来,聂萧一惊,赶紧向后翻滚,险之又险的避开,他若是被网住,必死无疑,此时对方已经散开,只将他包围起来,而不主动上前,等着渔网将他捉住再一顿乱刀将他砍死。

聂萧突然暴喝一声,剑势转灵动为刚烈,内力灌注剑身,长剑发出一声清啸,只见那渔网飞来,聂萧一步抢上,竟猛劈一剑,将那渔网从中间一分为二,惊得一众断江门人目瞪口呆。

利剑如虹,寒光封喉。

聂萧脚步诡奇,出剑刁钻狠辣,剑剑夺命,杀得对方心生害怕,不自觉间乱了阵脚,露出了一个缺口让聂萧有机可趁。

忽见聂萧飞身而起,割断了一人咽喉,迅速拉着木槿从那缺口冲了出去。

他们一路狂奔,躲避着断江门人的追捕,猛地扑进野地的长草之中,木槿捂住嘴巴,聂萧也屏息静气,静静等待敌人从面前跑过。

等到敌人都走远了,两人才从草丛中爬起,木槿看到聂萧背后与手臂都受了伤,不禁心疼道:“你受伤了!”

方才打斗激烈,聂萧也不知晓自己受了伤,此时危机过去,他才觉得疼痛。

两人走到一棵树旁坐下,聂萧拿出随身的伤药涂抹,但背上的伤他自己看不到,本想算了,却见木槿红着脸说道:“我来帮你吧。”

聂萧点点头,脱下衣服,露出结实的肌肉,他背上的伤比手臂的要严重得多,那伤口向外翻开,触目惊心。

木槿心疼聂萧,然不住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处理伤口,聂萧见她哭泣便安慰道:“别哭别哭,这种伤对于我们练武之人算不上什么。”

木槿道:“怎么不算什么?再深一些就要见骨头了!”

聂萧笑道:“只要不伤及筋骨,不伤及脏腑,都不是什么严重的伤。”

眼泪已将木槿的视线淹没,她此时突然想起了被打死的父亲,悲上心头,忍不住而放声大哭了起来。

聂萧赶紧将她的嘴捂住,道:“断江门的人还没走太远,你哭这么大声恐怕会将他们引来。”

木槿忍住哭声,嘤嘤抽泣,聂萧看她这梨花带雨的模样,反而笑了起来。

她看到聂萧在笑,便气道:“人家在哭,你笑什么?”

聂萧道:“人在哭的时候都是难看的,但你哭起来却还是这般好看,你是我见到的第二个哭得好看的人。”

木槿听言,不禁春心荡漾,那悲伤的情绪顿时一扫而空,破涕为笑,她擦了擦眼泪,问道:“你说我是第二个,那第一个是谁?”

聂萧道:“是我姐姐,只比我大一岁,她的眼睛是绿色的,像春天的新芽,十分好看。”

木槿咬了咬唇,低声问道:“那是我好看,还是你姐姐好看?”

聂萧笑了起来,像是这二月的春风,吹进了木槿的心里。

他想了想说道:“都好看,我姐姐的好看就像峨眉山的初春,漫山遍野都是鲜花,又带着点点冰冷的白雪,还有那山中的云雾,看似难以琢磨,实则温暖入心。”

木槿看着他,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聂萧用手将她睫上的泪摘下,又接着说道:“你的好看则像江南的春天,暖暖的春风,青青的草,彩色的花朵,温柔的水,还有那掠过水面的燕子和池塘里的鱼儿,灵动近人。”

木槿羞红了脸道:“你怎知道江南的春天是这样的?”

聂萧笑道:“我虽未去过江南,却在书中读过,听别人说过,我此行便是要去那江南看看,看它是否真有你这么美。”

木槿低下头,已羞得说不出话来,她此时只想时间能够停止,让这美好

《盛唐豪侠传》 免费阅读章节

《盛唐豪侠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