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妙冠娇宠》妙冠娇宠全文阅读未删节系列 平胸小受文 妙冠娇宠蕾丝

妙冠娇宠

古代言情连载中

天初暖新书《妙冠娇宠》由天初暖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秦暖,秦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第14章存心害人 秦暖看着刘氏扬长而去的背影,气得太阳Xue突突直跳,牙槽都差点磨出声音来,尤其是那句怪腔怪调的“纸扎的小人儿”听到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21 06:10: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天初暖新书《妙冠娇宠》由天初暖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秦暖,秦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第14章存心害人 秦暖看着刘氏扬长而去的背影,气得太阳Xue突突直跳,牙槽都差点磨出声音来,尤其是那句怪腔怪调的“纸扎的小人儿”听到

《妙冠娇宠》免费试读

第14章存心害人

秦暖看着刘氏扬长而去的背影,气得太阳Xue突突直跳,牙槽都差点磨出声音来,尤其是那句怪腔怪调的“纸扎的小人儿”听到耳朵里就像是诅咒!

茉莉儿很有眼色地端了一杯凉茶来,递到了她的手上。

秦暖咕咚两口将凉茶喝完,压了压心中的邪火。

秦康已经穿戴齐整跳下了床,原本呆滞的神色也活泛了起来,笑眯眯地跑过来拉住了秦暖的手,糯糯地唤了声“阿姐!”

握住那只软软的小手,秦暖的心一下子就软了,脸上的黑云倏然消散,温柔一笑,摸了摸秦康的头,柔声问道:“刚才吓着没?”这么多年,看着秦康由一个粉嫩柔弱的小婴儿一点一点地长大,血脉亲情早已融进了骨子里。

秦康摇摇头:“没!可是,阿婆的声音太大了,耳朵都疼了!”秦康显然在撒娇。

秦暖笑着给他揉了揉耳朵,又捏了一下小包子脸,“去和小叶子玩一会吧!”

玩耍能让小孩子很快地忘掉不愉快的事情。

看着秦康笑嘻嘻地应了一声,跑出了房门,秦暖开始询问平嬷嬷刚才的事情经过。

秦康回来后,平嬷嬷看秦康已经很是倦怠的模样,便让秦康上床去睡一觉,秦康刚刚躺下,刘氏便来了,说平嬷嬷给只给秦康胸腹上搭个布单,盖得太薄,一定要给秦康盖上夹被,还要给盖严实,平嬷嬷拗不过刘氏的泼辣蛮横,而且她还是主子,只得给秦康盖了。

后来秦康睡熟了,平嬷嬷看小孩子睡得实在是热,便轻手轻脚地拿了薄薄的布单,想着在不惊醒小孩子的情况下,悄悄地将夹被给换了下来。没想到,平嬷嬷刚刚把夹被拿下来,给秦康肚子上盖上布单,刘氏就怒气冲冲地杀到,指着平嬷嬷扯开喉咙大骂,秦康也一下子被吓得惊起来了,之后就如秦暖所见。

秦暖听平嬷嬷说完,肝都气疼了,刘氏这分明是有计划有步骤的!不然两次时间点怎么都掐得恰到好处?

不要说那是凑巧!鬼才信!

刘氏当然不会亲自在窗户底下守着看平嬷嬷的动静,自然是有人给她当耳报神,她的耳报神自然就是杏儿!

平嬷嬷看着秦暖脸黑如锅底,心中惴惴不安,想了一会儿,决定将功补过,于是小心翼翼地建议到:“大娘,要不要叫厨房给小郎君熬上一碗姜汤,多加些红糖,给小郎散一散?”

秦暖想了想,小弟先是热出了一身汗,而后又是被惊醒,穿着一身湿单衣坐了半天又给凉透了,这样一热一冷很容易伤风感冒,听了平嬷嬷这个“防患于未然”的建议,深以为然,立刻让平嬷嬷去实施。

秦暖松了一口气,扭头又对茉莉儿道:“今天的事你也都看到了,以后把杏儿给我盯紧点!”茉莉儿抿着嘴,严肃地点了点头。

秦暖很是恼怒,这么一个小家,才几个人呢,才多大一点家产呢,就这样明刀暗箭地开始了杀人不见血的宅斗?而且敌人比她想象的还要心急、心狠、手段毒辣!居然这样子对一个体弱的小孩子下黑手!

秦暖撸了撸袖子,狠狠地磨了一下牙槽,想玩宅斗?谁怕谁啊!

秦氏和石二郎都不在家,晚上也会呆在白梨观守灵不会回来,秦暖便吩咐壮嫂晚餐做简单点,而且得做素食素菜。

安排完厨房的事宜,秦暖回到自己房中,长长嘘了一口气,又想起静悯仙姑的遇刺来,凶手究竟是很么人呢?或者说静悯仙姑从前究竟是个什么身份呢?

还有自己胸前这个玉环,究竟与此事件有没有联系呢?

秦暖突然想起一件五年前已经被她忘掉的事情来:

在静悯仙姑出家之前的一天晚上,静悯仙姑将她叫到了自己的房中,让她把玉环拿出来看看。秦暖依言将玉环取下递给了她,静悯将玉环拿在手中摩挲良久,似乎感情深重的模样,却没说什么话,而后又将玉环递回给她:“阿暖啊,这个玉环自你五岁的时候,阿婆就戴在你身上了,你可要好好戴着着它,谁都不许给,也不许给别人看,记着没?”

秦暖乖巧地点头,伸手接过玉环,而后指着玉环上弯弯曲曲的文字,软糯糯地问道:“阿婆,这上面的字,阿暖一个都不认识,阿婆可以告诉阿暖认识么?”

静悯又端详了玉环片刻,“这个上面的字,阿婆也不认识!”

“阿婆也不认识?”秦暖表示惊讶,正要继续问点什么东西出来,却见静悯惊声问道:“这玉环上怎么多了三道红色的断纹?”

秦暖吓了一跳,难道当初这个玉环原本是没有那三道血色断纹的么?那么那三道血色断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自己从这个身体上醒过来之后,看到的玉环就是有三道细细的血色断纹的样子!

秦暖怔怔地望着静悯仙姑,静悯仙姑的一双幽深的黑眸也紧紧地盯着秦暖,秦暖只觉得那双黑瞳直直地看到她心底去了,忍不住微微战栗起来。

“这三道红纹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静悯的声音低沉沉的,和先前的温暖慈祥完全是天壤之别。

“阿暖不知道!”秦暖声音控制不住地微微战栗,并不掩饰自己的害怕,作为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遇上这样奇怪的事情,在长辈这样严厉的追问下,若是不害怕才是奇怪。

静悯注视了秦暖良久,才收回目光,又反反覆覆地端详着那块玉环,而后喃喃道:“这玉环竟像是断过的模样,这颜色竟像是血……”

她端详完了玉环,又开始注视秦暖,然后又端详着玉环,又追问了秦暖两次,“真的不记得这三道血色断纹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吗?”

“阿暖真的不知道!阿暖一直好好地戴在身上,也没磕着也没碰着,也没有给别人瞧……”秦暖几乎要哭出来了,坚持不知道那血色断纹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当然她也确实是不知道,虽然她心中已经隐隐猜测那三道血色断纹大概是在重生的那一刻有的。

但是重生这件事,她是打死也不能说的,在这个中古时代,她一定会被当做妖孽烧死的!

---

《妙冠娇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