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翠禽小小》翠禽小小中的翠禽何解 出柜 翠禽小小虐文

翠禽小小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佩佩,齐佩佩的小说是《翠禽小小》,它的作者是囫囵吞鱼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可不能犯晕,摸了颗果儿,冰凉的汁子在口中炸开,“嘶~”酸味儿逼成一根针扎入牙根儿,混沌的脑子瞬间清醒。 一碗糖粥恰到好处递上,齐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16 06:09: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佩佩,齐佩佩的小说是《翠禽小小》,它的作者是囫囵吞鱼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可不能犯晕,摸了颗果儿,冰凉的汁子在口中炸开,“嘶~”酸味儿逼成一根针扎入牙根儿,混沌的脑子瞬间清醒。 一碗糖粥恰到好处递上,齐

《翠禽小小》免费试读

可不能犯晕,摸了颗果儿,冰凉的汁子在口中炸开,“嘶~”酸味儿逼成一根针扎入牙根儿,混沌的脑子瞬间清醒。

一碗糖粥恰到好处递上,齐佩佩拿瓷勺搅了搅,“翕娘,食点粥,净看你喝酒了。”

卫翕小口吃着,看齐佩佩欲言又止,“佩佩今日见我,可是有事?”她差人上门约的齐兆,不曾想齐佩佩也跟着一道来了。

齐佩佩与她不同,性子温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临安城里夫人小姐的宴会都很少参加。也是因着太后的关系,她才和齐佩佩相熟。

太后身旁的女官苏明若,是齐兆、齐佩佩的祖母。苏嬷虽在宫外,亦是看着她长大的。齐佩佩的性子多是承了苏嬷,貌婉心恬。

看自家妹妹嘴唇嗫嚅,几欲张嘴未说出口,齐兆实在忍不住,“还是我说吧,前日府上来人提了门亲事,祖母问过,觉得尚可,问了妹妹意见,若是合意便答复了。”

齐兆话一开头,卫翕心里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张口问道,“是哪家公子?”

“军器监常威灵次子,常春茂,八品翊卫东宫当值。”

能在东宫当值,常威灵为他这宝贝儿子怕是花费了不小的心里。若能一路顺遂,不出错混上五六载,也能在未来天子面前挂上号。

即便如此,齐府与常府结亲,佩佩仍是低嫁。远济将军府不出事,常威灵父子自是好好生生待佩佩,出了事,谁知道呢……

回顾记忆,安乐侯获罪她被囚天狱,许久没见过面的齐佩佩花重金买通的狱卒来探望。当时域京关还未出事,齐将军因言辞不妥,被迫称病不朝罢了。

幽深潮湿的地牢中,她被齐佩佩的双手惊着了。

明明是在府中享福的大娘子,比她还要瘦上二两,骨瘦嶙峋,伸出来的哪是手,分明是白骨爪子,捏在手里都硌手。伴随着一两声咳嗽,整个地牢内都在回响,能察觉,佩佩在尽力压制,不让自己咳的太厉害。

趋利避害、明哲保身,人之常情,可常家父子为讨上位者欢心,拿齐佩佩做筏子的行为,令人可耻。这般人家,哪配得上苏嬷“尚可”的评价。

不动声色,“没听说过,佩佩若是为他找我,我可帮不上忙。苏嬷怎会相上常春茂,以佩佩的家世,配个国公府的公子都是行的。”

至少挂上国公府牌匾的人家大多勋贵、要脸,不会在饮食医药方面短了自家妇人的用度。也能在齐府受难时,给佩佩一角屋檐遮风避雨。

“我妹妹的性子你还不知,齐府不用女儿家的姻缘笼络关系,何必拘了佩佩去高门大户受尽蹉跎。”

除他之外,家中兄弟皆在军中,这话说的绝对有底气,他惯是看不上那些富贵荣华往女子身上靠的人。

“她找你,是想你陪她去焦国夫人的游春会。”

三月初三踏春绝对是临安城的一大盛事,无论达官贵族,还是布衣平民,纷纷出门踏青,迎接春神,祭祀宴饮。

自顺安帝登基以来,三月初三有两人牵头组织踏春,一是焦国夫人的游春会,另一个是鹿国夫人的明春会。

焦、鹿两位夫人原是昭和国公府中的两位归家娘子,先后进了顺安帝所在的庆平宫。平日里,相互别苗头的举动不少,今日你得了灰鹞子,明日我就得鹘雕。

连三月三的踏青,两人也是要争上一争的。看是你家来的宾客多,还是我家的氛围盛。

想不到一向腼腆的齐佩佩胆子大了些,想借游春会亲自相看。也是,婚嫁如过生死门,不慎重些,苦的是自己。

“当然可以,佩佩相邀,我岂敢不从。”正好她来会会这常春茂,挑了他一身皮。至于卫恣瑛,她自个儿玩儿去。

齐佩佩高兴的眼睛发亮,“无事吗,明春会那里?”

今年,安乐侯府是接了鹿国夫人明春会的帖子。

“无碍,鹿国夫人巴不得我离她远远的,免得抢了她风头,搅和了她精心准备的宴会。”

齐佩佩“噗嗤”笑出声,可不是,两位夫人最厌烦翕娘了,每每捉弄她们,偏偏还骂不得、打不得,心里憋了好大的气儿。

宫中无趣,就这两只花蝴蝶整日轻飞曼舞的,她不扑她们,扑谁?

“三月三那日,我这妹妹可就交给你护着了。”

“自然,有我在谁也欺负不了她。”

两人端起酒碗,隔空示意。

“今儿叫齐二哥出来,还有一事麻烦。”

“哟呵!”齐兆面色夸张,“真是难得,何事能担得起郡主一声麻烦,有事吩咐,齐兆办了便是。”左右不过是些女儿家的小事。

齐兆声量颇高,坦坦荡荡。卫翕拢了拢袖子,“不知齐二哥可听过‘听风阆苑’?”

“听风阆苑?”顿时放低声量,齐兆面上泛出古怪之意,眼睛盯着卫翕,确认是否是自己知道的那个听风阆苑。

卫翕点头,她想,临安城应该没有第二家听风阆苑。

“那个卫翕,你现在还小。”齐兆说的语重心长,口中干涩不已,喝口酒润润嗓。

还小?

一旁听的迷迷糊糊的齐佩佩喏喏开口,“二哥,听风阆苑是个什么地方?”

听齐佩佩问出,侍立一侧的玉心努力支长了耳朵。她自小进宫,不甚清楚宫外的情况,亦疑惑郡主口中的听风阆苑是处什么地界。

“平康坊中的院子。”他没想瞒自家妹子,直言不讳。

齐佩佩听了面颊热气升腾,她不知听风阆苑,却晓得平康坊。平康坊是临安城有名的风月之地,夜夜红光映天,终年不熄,丝竹盈天声不绝。

听风阆苑与其他不同,里面还有男人。

迎着齐兆促狭的目光,卫翕面不改色,“还有四月我便及笄,都道听风阆苑的小倌儿尤为俊美——”

“咳~”

“郡主!”

话被齐兆、玉心两人打断,齐兆是被卫翕惊到,玉心是被吓到,急忙打断,怕再说下去,招人口诛笔伐。齐佩佩此刻满脸通红低着头,羞的只想钻了桌底。

卫翕,卫翕怎敢如此大胆,竟想效仿鹭单公主,豢养面首。

《翠禽小小》 免费阅读章节

《翠禽小小》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