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王的男人:岂曰无衣》 GV 王的男人:岂曰无衣Basher

王的男人:岂曰无衣

古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是方青,侯府的小说《王的男人:岂曰无衣》此文是劫墨成灰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拿面具遮住半边面庞,无衣抱着白狐转身看向方龙秀。 “太子殿下,又见面了,抢了你的猎物真是不好意思。” “原来真是你。”看不到对方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12 12:05:2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方青,侯府的小说《王的男人:岂曰无衣》此文是劫墨成灰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拿面具遮住半边面庞,无衣抱着白狐转身看向方龙秀。 “太子殿下,又见面了,抢了你的猎物真是不好意思。” “原来真是你。”看不到对方

《王的男人:岂曰无衣》免费试读

拿面具遮住半边面庞,无衣抱着白狐转身看向方龙秀。

“太子殿下,又见面了,抢了你的猎物真是不好意思。”

“原来真是你。”看不到对方完整的容貌,方龙秀心里多少有些失望,不过还是保持着风度道,“既然是你,这只白狐送给你也无妨。”

真是好说话的好孩子。无衣嘴角弯弯:“多谢。”低头看向怀中的白狐,“我救了你,你陪我三天如何,也免得你欠我恩情。”说完又把白狐放到地上,“若是不愿意就走吧,我不为难你。”

那白狐在原地转了几圈,最后竟是跳回了无衣怀中,仰着头叫唤了两声。

无衣笑:“放心,这三天我不会让人抓走你的。”

方龙秀挑了挑眉,意外这只白狐竟然颇具灵Xing懂人话,更惊讶高人能与白狐沟通。

方龙秀道:“能再次遇见高人实属缘分,不知如何称呼?”

无衣:“高人称不上,我叫无衣。”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方龙秀点头道,“名字很好。”

没那么好的含义,无衣内心极度无语,面上却是微笑点头:“一般一般。”

听见身后传来骑兵赶来的马蹄声,至从方龙秀开口后就没再说话的风伴狩提醒道:“殿下,我们该回去了。”

方龙秀点头,看着无衣正要做出邀请。

“走了。”无衣抱着白狐,身子一动,跳上树枝离开。

方龙秀:“……”

风伴狩:“殿下,走吧。”

回去途中,方龙秀再无心思打猎,一路上有些闷闷不乐。

风伴狩:“殿下以前就见过他?”

方龙秀点头:“嗯,在一品侯府迷路时他指的路。”

风伴狩挑眉:“侯府的人?”

一品侯府?那次殿下从侯府回来便有了后来的选师。想起方才那人的轻功,风伴狩心里有了几分了然。

不过,既然是侯府的人,殿下为何还如此待见?

“应该不是。”方龙秀顿了顿问道,“伴狩,无衣的轻功是不是很好?”

风伴狩肯定道:“很好。”

方龙秀:“比之方青逍如何?”

风伴狩想了想无法下结论,如实道:“见的不多,不敢妄加猜测。”

方龙秀冷哼一声:“肯定比方青逍好。”

确定这不是偏见?

风伴狩提出疑问:“殿下的身份完全不必具备如此高的轻功,为何您却如此执着于此?”

“因为看不惯方青逍那嚣张的脸。”

想起方青逍故意把自己留在花园出丑的事,方龙秀磨牙:“这份债本宫迟早要他还回来。”

风伴狩:“……”因为这个缘故才要学好轻功?额,果然,本Xing上还是一个孩子。

正想发表一下关于那位高人应该不会跑来皇宫当太子太傅的看法,话未出口,青天白日的却是忽地一声惊雷劈下,惊得一起的马匹乱作一团。

风伴狩厉声道:“大家稳住,别慌!”

话落,地上竟是接连响起几声闷雷,巨响中扬起万丈灰尘,一时间马匹四蹿,各奔东西。

“保护殿下!”

闷雷不停,四周乱成一团,方龙秀紧紧抓着缰绳不让自己摔下马,尽量镇定,但到底还是孩子,再镇定,一张小脸也已是慌乱惨白。

尘土漫天,视线被遮挡,方龙秀无法看见风伴狩,兵荒马乱中只听见风伴狩喊道:“殿下,抱紧马的脖子,千万别摔下马!”

方龙秀连忙照做,然而刚牢牢抱住,身下的马却是突然一声长鸣,快速奔跑起来。

马匹冲出灰尘范围,视线恢复,然而不管方龙秀怎么做,快速奔跑的马却是始终不肯停下,反而越跑越快。

“停下,快停下!”

方龙秀从来没遇到这种情况,心里慌极了。

她不想死,不想这么小就死去,她舍不得父皇,舍不得母后。

怎么办!怎么办!谁来救救我!

方龙秀紧紧抱着马的脖子,怕得要死。

“怎么回事!修儿!”

慌张间隐隐听见一声呼喊,方龙秀抬头,这才发现马匹竟是已经冲出了树林,直冲望天坡,而父皇正抱着一团白**在坡上。

是父皇!有救了!

等等,望天坡!望天坡!马儿直冲过去不肯停下,肯定会掉下去的!望天坡那么陡峭那么高,她一定会摔死的!

方龙秀一下子哭了,大喊:“父皇,救我!父皇!救我!”

方盛兰也意识到了这种情况,瞬间胆战心惊,但面上却不能慌,怕再吓着孩子。

“修儿别怕,父皇这就来救你,别怕!”

把怀中白兔直接扔给一旁刚下马的方青逍,方盛兰翻身上了马。

方青逍一怔,喊道:“陛下,让臣去吧!”

“抱好兔子,别让兔子跑了,朕还要送太子礼物呢!”

方盛兰丢下一句话,骑着马迎向方龙秀。

“修儿,抓紧了,父皇这就来救你!”

唉,陛下,您这样会影响我的计划的。方青逍摇头叹气。

一旁离九忽地开口:“你竟然也会担心陛下的安危?”

方青逍正色道:“离大人这是什么话,身为臣子,当然要担心陛下的安危!”

离九一声冷笑,转头专注方龙秀的情况。

方龙秀死死抱着马脖子,大气不敢出,看着父皇的马匹越来越近。

父皇来了,父皇是万能的,父皇一定会救下自己的!

想起父皇的无所不能,方龙秀害怕的心稍稍缓和。

两匹急速奔跑的马越来越近,在还有一小段距离的时候方盛兰强行调转马头,让自己的马和方龙秀的马并排奔跑。

方龙秀看着触手可及的父皇,终于安心了。

“修儿,你的马有问题,你要赶紧下来!”方盛兰控制着马不落后与另一匹马,温和道,“你听着,等会父皇伸手抓你时你要立即松手。相信父皇,父皇不会让你受伤的。”

方龙秀点头:“孩儿相信父皇。”

方盛兰瞧准了时机,身子探过去,伸手揽住方龙秀:“松手!”

方龙秀立即松手,身子腾空,随即被带入温暖又熟悉的怀抱。

“父皇,孩儿吓死了,我以为我要死了!”方龙秀紧紧抓着方盛兰的胳膊,一张小脸全是泪水。

方盛兰一边控制马速,一边安慰道:“没事,没事了,有父皇在,修儿不会有事的。”

马匹渐渐缓慢下来,方盛兰Cao控着马慢慢停下。

正准备下马,原本好好的马却是徒生变故忽地原地蹦了一下,猛地躁动起来。

方盛兰心里一紧,什么也来不及想,下意识地抓着方龙秀直接扔给还有五六步之隔的离九:“接住!”

话落,人刚扔出去,胯下之马就直直冲下望天坡!

《王的男人:岂曰无衣》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