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财妻》财妻嫁临全文 全文无弹窗阅读 财妻最新章节

财妻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财妻》的小说,是作者雨听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瀚水中游,珦阳和璠城隔水相望。 距珦阳城东十多里处,江临绝壁,高耸兀立,悬崖磷峋,此山名曰万山。 落日的余晖渲染了大片晚霞,窄浅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7 18:07:0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财妻》的小说,是作者雨听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瀚水中游,珦阳和璠城隔水相望。 距珦阳城东十多里处,江临绝壁,高耸兀立,悬崖磷峋,此山名曰万山。 落日的余晖渲染了大片晚霞,窄浅

《财妻》免费试读

瀚水中游,珦阳和璠城隔水相望。

距珦阳城东十多里处,江临绝壁,高耸兀立,悬崖磷峋,此山名曰万山。

落日的余晖渲染了大片晚霞,窄浅的江水倒映着绚丽的云彩缓缓流淌。轻舟泊至山脚处,一个三十多岁的渔夫负手由船上踱了下来,紧跟着跳下两个不大的男童,一人手里提了一串活蹦乱跳的鲜鱼。

年纪稍长的哥哥也年仅十一岁,偏装着十分老成的口气对着弟弟吩咐道:“二弟,鱼给我,你扶妹妹下来。”

一副怕弟弟把鱼沾到衣服上的样子。

十岁的弟弟笑嘻嘻的把鱼给了哥哥,然后快速朝着站在船上的女童伸出了双手,“妹妹,要不二哥抱你下来?”

妹妹弯了弯眉眼,轻笑着摇头道:“蔷薇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下来。”

她有轻功,只是不方便在人前展示罢了。

蔷薇在朱旭尧的折磨下抑郁而终,没想到死亡并不是结局。再睁开眼睛,她已经重生在六岁这一年。

这一年是天佑七年,离她嫁给朱旭尧整整还有九年!希望一切还来得及改变。

……

男童只道妹妹是嫌弃自己刚提过鱼,却也不点破,只让她扶着自己的手臂下了渔船,又从哥哥手里取过自己刚拎的那串鱼,跟着前面渔夫模样的男子沿着河堤而上,渐行渐远,一起没入山林之中。

倘若是细心之人,就会发觉走在前面的男子虽着渔夫打扮,却难掩身上的那股书卷之气,后面两个提鱼的男童手中所提大都是半斤左右的鲫鱼,一串少说也有十多斤,但两个小童并肩而行,一直保持在离男子三步之遥,不见任何吃力和不适,唯有走在最后的女童不慌不忙,慢香香移动着步子,还时不时弯腰从地上拾些什么。

在自家两位哥哥数十次的回首暗示中,女童小跑着跟了上来。离前面草庐数十步之遥的时候,年纪最大的男童快步上前打开木栅栏,又垂首站定,待男子进了门,兄妹三人才鱼贯而入。

看来,昨天请冷妈妈讲的“三顾茅庐”多少还是派上了点用场。

走在最后面的妹妹顺手围好栅栏,主动对着三位大小男人道:“把鱼交给我吧,保证晚上会给大家端上一桌丰盛的鱼晏。”说完理所当然的扯下两位哥哥手中的鱼,放在了草地上。

兄弟二人内心疑惑,考虑到孟先生的古怪Xing格,阻止的话才不情愿的咽了下去。妹妹的好强他们是知道的,学武之时,恨不得比他们还用心,但是会不会做饭他们就不清楚了。更何况,她还没有灶台高!但晚饭妹妹不做,那要谁做?他们二人是不会的,那个凶横的随从看起来也不像会的样子,难不成让孟先生做饭给他们吃?假如这样,他们又有什么理由继续赖在这里?

兄妹三人商定好要磨到孟先生同意为止的,却不知道要在这里磨上多久。眼见年龄最小的妹妹拿定了主意,两位做哥哥的也只好听之任之。早听得孟先生不是好相与的人,不明白为何父亲也十分赞同拜他为师。

孟先生此刻正坐在一把大竹椅上,悠闲的享用着仆人刚奉上的茶。

不反对,蔷薇就当他是赞成了。若是真想赶走他们,兴许在江上买鱼的时候已经开口了,他不开口,她就当做是考验。

看着哥哥们怀疑的眼神,蔷薇又央求道:“两位哥哥去厨房帮我把盆子搬出来,在里面注满水,再放半桶水到厨房。”泡了水的木盆很重,木桶更沉,这活儿必需要两个哥哥去做,一是安他们的心,二是那两样东西她提着也确实吃力,三是让主人觉得他们兄妹和睦友爱、自主独立。

上一世,他们兄妹三人师承数位隐世的剑客,最终她成为本朝第一杀手,被自己的夫婿暗算于洞房花烛夜,两位哥哥亦在那人的谋划下战死沙场。

绞尽脑汁才说服父母,同意让她和俩哥哥一起,拜访这位隐居于万山之中的名士为师。希望这一世,自己兄妹几人会有勇有谋,不再重蹈覆辙。

大哥辰杰按蔷薇的吩咐,已从院内的井里提了水,倒进二哥辰逸拿出来的木盆里面,再次收到她递过来的坚定眼神,方提水去了厨房。

蔷薇熟练扯出鱼腮,刮掉鱼鳞,剖开鱼肚取出内脏,舀水冲洗干净。待她收拾好,发现大哥已经把柴劈得粗细均匀,正被二哥抱去厨房。

万山多松树,松枝做柴,极好燃烧,这顿饭应该比她想像的更好做,唯一为难的是要站在凳子上完成。

孟先生那位随从他们开始忙乎,就没打算插手。难道是等他们折腾完了好赶人?

厨房极其干净简单,唯有案板和灶台。案板上只一罐盐,其他调料一概全无。

独灶,上面支了口大锅。

蔷薇腹诽着,也不知天冷之时会不会是煮一大锅,吃一个冬天完事。

二哥辰逸看到厨房的摆设嘴巴就没有合拢。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妹妹的“鱼宴”是不是夸口的太早了点?不过他并没有开口,而是把劈好的柴码的整整齐齐,用火镰把松针点燃放到了锅灶下面,然后慢慢的添加松枝。

蔷薇从墙上挂着的干腊肉上割下一块,切成薄片,放进锅里炼出油来,剔除油渣,将晾得差不多的鱼放在锅里炸了起来。她开始不让哥哥们参与,是提醒他们“君子远庖厨”。

孟先生自己做隐士,不代表希望自己将来的弟子也做隐士,真正的隐士,又何尝会隐居在素有兵家必争之地的珦阳附近?所以她得遵遁世人的一贯主张,让孟先生知道两个哥哥在家并不做这些事。但隐士也是需要吃饭的,孟先生那个仆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哪像会做饭的人,必定是自己下厨。哥哥帮助幼妹下厨,想必会让孟先生多出一份亲近之感。

蔷薇趁着炸鱼的时间,又从油纸盖着的小竹蓝里掏出荠菜、野葱、野蒜、松菇等洗净,切好。

辰逸看着蔷薇变戏法似的拿出这些东西,才恍然大悟的小声开口道:“难怪妹妹一直在后面,原来早在准备了。”

孟先生系风流名士,又隐于山野,想必对自己兄妹三人是县令子女的身份也有些排斥和不以为然。这些菜全是为拉进彼此感情而做,以事实证明他们家也是与民同苦,与那些纨绔子弟不能一概而论。希望他尝过几人的劳动果实之后,会早些答应收下他们。

上一世,他们在这里软磨硬泡了半个月,孟先生才点了头。

待鱼炸成金黄色盛出,蔷薇在锅里放上野葱葱白小爆片刻,又将炸好的鱼倒了进去,加水用中火炖好,撒上荠菜末、葱叶,弄了一个大盘红烧,接着用蒲公英和野芹菜各炒了一盘青菜,又用野松菇和着剩下的鲜鱼放上刚捞起的油渣做了个鱼汤。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唯独因为小木凳站得久,小腿有些不适。好在习过武,也不是不能忍。

菜端上桌,孟先生挑了挑眉,“你们也坐下一起用吧。”

兄妹三人早上从珦阳城出发,徒步行了十余里的路,又在江上吹了一天的冷风,到现在还空着肚子,听得可以吃东西,又是香喷喷的肥鱼,眼睛都亮了起来,却如事先商量过一般,一起摇了摇头。

“先生是长辈,我等岂能对先生不敬。”

孟先生深深地看了三人一眼,“尊师并不仅限于形式,况且你们又没有正式拜师,今日只当是我孟某人的朋友,吃过饭送你们回去,待明日拜了师再立规矩。”

传言中孤高冷傲的孟先生,就这样答应了收他们兄妹三人为徒?三人皆不可信置的张大了嘴巴。

“怎么?难道还在怪我今天让你们吹了冷风?”孟先生的话里带上了厉色,眼中却有意味不明的光芒闪过。

冷笑话让兄妹三人赶快坐了下来。

蔷薇坐定之后,夹了条鱼吃的飞快,将鱼头和完好的骨刺轻轻放在桌边,才意犹未尽的开口道:“先生是先天下之忧而忧,我们陪着吹些冷风也是应该的。”

孟先生本以为这话是出门之前父母交待的,看到两个哥哥恍然大悟的表情,才不动声色的否定了之前的想法。

有这样七窍玲珑的弟子,他该感谢上天的厚爱,相较之下,连她不是男儿的遗憾也弥补了不少。

“明早过来拜过师。”孟先生看辰杰毫不犹豫的咽下一箸蒲公英,当即拍板。这东西有些苦,若是第一次吃面色肯定不会这么平静。

孟先生也夹了一箸,然后才发觉并没想像中那般苦涩,想必是用开水烫过了。一个六岁的女娃能做事这般周全,很出乎他的意料。

原本,他打算磨上些日子再收下两个男娃,拒绝这个小女娃的,没成想一个六岁的小女娃,竟然一眼看出他在江上观察地形。若一个六岁的女娃都能看出他是在观察地形,旁人呢?

罢了罢了,就收下他们吧。这样以后行事也方便一些,那女娃年纪这么小,肯定不愿每天行十几里的路来听课,说不得三日的新鲜过后就打退堂鼓了。

不过,当孟先生从三人讲话中得知他们将暂居于幽兰寺,竟有松口气的感觉。

蔷薇垂目敛眉,继续啃鱼,脑中却转得飞快。孟先生院中那口古井,怕是也有些年月了吧?井口的石头已经磨得十分光滑,这绝非短时间内可以做到的。这位大名鼎鼎的隐士,真像世人所描述的那般淡泊吗?

《财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